大义悍将左宗棠:抬棺西征,收复新疆
设本页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中文域名: 古今中外.com  英文域名:www.1-123.com  丰富实用的古今中外人物库
 

大义悍将左宗棠:抬棺西征,收复新疆

  “左宗棠是近百年史上世界伟大人物之一,他将中国人的勇武精神展现给俄罗斯,给整个世界。” ——美国前副总统华莱士

  “大将筹边尚未还,湖湘子弟满天山。新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度玉关。” ——晚清诗人杨昌竣

  兴办洋务,救亡国强

  左宗棠由于科举屡试不中,所以他另辟蹊径,幸得陶澍赏识,后走入仕途,致力于兴办洋务。在开厂造船、军事制造上沁入全力试图洋务救国。可终因一人之力而无法挽回晚清颓势。但就其个人能力而言,着实称得上“晚清第一臣”。曾国藩曾评价其说“论兵战,吾不如左宗棠;为国尽忠,亦以季高为冠。国幸有左宗棠也。”

  绝意仕进 另辟蹊径

  左宗棠出生于清嘉庆十七年(公元1812年),字季高,号朴存,湖南湘阴人。4岁时,随祖父在家中梧塘书塾读书,6岁开始攻读“四书”、“五经”等儒家经典,道光六年(公元1826年),15岁的左宗棠参加湘阴县试,并且名列第一。

  道光九年,18岁的左宗棠开始读顾社禹的《读史方舆纪要》、顾炎武的《天下郡国利病书》和齐南的《水道提纲》这些是完全不同于儒家经典的学问。正是这些不算是正统的学问,为左宗棠日后的成功奠定了知识基础。之后六年,三次赴京会试,均未考中。这时,左宗棠处在了一种复杂而迷离的心态中。

  然而,很快,他就从迷惘中走了出来。“读书当为经世之学,科名特进身阶耳”。这是他后来说的一句话。这说明他没有在悲观中走向人生的沉沦,没有像有些酸酸的文人一样从此寄情山水,尽管他的诗文才华出众。他决定不再参加会试,何必像范进一样在考试路上耗尽生命年华?从此“绝意仕进”,寻找新的报国途径。

  在左宗棠23岁结婚时,他就在新房写了一副对联用于对自己的鼓励:“身无半亩,心忧天下;读破万卷,神交古人”。30年后,左宗棠在福州寓所为儿女写家训时,也是写的这副联语。这也说明,这是左宗棠一生所追求的目标。

  陶澍赏识 拜为恩师

  1838年,左宗棠取道江苏南京,谒见当时赫赫有名的老乡陶澍,陶澍是连任了十多年的两江总督,是当时经世致用的代表之物。陶澍对左宗棠的到来,显得格外热诚。他们有过一段缘分。

  一次,陶澍回乡省亲。途经醴陵,县公馆的一副对联让他怦然心动:春殿语从容,廿载家山印心石在;大江流日夜,八州子弟翘首公归。这副对联,表达了故乡人对陶澍的敬仰和欢迎之情,又道出了陶澍一生最为得意的一段经历。走进公馆,迎面是一幅山水画,上有两句小诗:一县好山为公立,两度绿水俟君清。意思是醴陵县那傲然屹立的山峰,皆是仰载陶公一腔凛然正气而生。小小醴陵,居然有我的知己!这位60多岁的封疆大吏,当即提出要见见这诗文作者。

  令陶澍没想到的是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出现在他的面前。陶澍决定推迟归期,与素昧平生的左宗棠彻夜长谈,共议时政。左宗棠不失时机地提出要拜陶澍为师,毕生仿效。陶公爱才,欣然应允。

  于是,一个落魄的穷举人,就这样做了两江总督府的四品幕僚。左宗棠正是在这里开始接触军国大事,开始了解夷人的坚船利炮与世界大势。他将自己的命运与朝廷的命运连在了一起。这也是他致力于兴办洋务的开始。

  酝酿洋务 开厂造船

  作为中国早期洋务运动的代表之一的左宗棠操办洋务的第一个大项目就是创立福州船政局。

  早在浙江就任巡抚时,左宗棠就对西洋的器物产生了兴趣。他专门派人仿造过轮船,可惜由于各方面原因没有成功。在第二次鸦片战争后,他很早就萌发的洋务思想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在反复思考中国在鸦片战争中失败的原因后,他第一次提出学习和仿造近代轮船及火炮,并建议将此定为长远国策。

  他的这一想法提出来后,立刻招来一片反对声,就连洋务派内部也出现了分歧。李鸿章就认为造船费用比买船还高,因而主张在外国订造。另外,造船的诸多困难也被一一提及,如船厂择地之难,外国师匠邀约之难,筹集巨款之难等。

  面对反对之声,其实左宗棠早有准备。所以,他除力陈雇船、买船受洋人欺侮的事实外,还就人们所提之难分别进行了回答,以消除大家疑虑。在他的全力争取下,同治五年(公元1866年)六月三日,皇上发布”试造火轮船只系当今应办急务”的上谕,令左宗棠设厂造船。

  有条不紊 洋务典范

  船厂的建造工作开始了,左宗棠汲取了上次杭州造船的失败教训,专门聘请德克碑和日意格两个外国人代为监制。在他们的帮助下,船厂马上走入了正轨。日意格、德克碑正式成为福州船政局的负责人,船厂一切事务均由二人承办。船厂还制订出了5年中造出11艘一百五十匹马力的大轮船和5艘八十匹马力小轮船的宏伟计划。福州船务局的前途呈现出一片光明。

  可就在这个紧要关头,北方的捻军日益强大起来,皇上忽然调左宗棠任陕甘总督。临行之前,左宗棠一面加紧布置船厂的有关事宜,一面反复权衡船厂的接办人选。经反复比较,他推荐当时正闲置在家的前江西巡抚沈葆帧担任总理船政大臣。

 一切安顿妥当,左宗棠赴陕就任。船厂的日常工作交由沈葆帧管理,而左宗棠则遥控指挥。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左宗棠对兴办洋务这件事的重视程度,正是因为他从思想上有了一个彻底的转变,所以在考虑问题的时候已经和那些封闭自守的大臣们有了本质上的区别。左宗棠的思想在当时已经超越了中国社会的主流思想,这种认识是相当了不起的。

  在左宗棠和沈葆帧的共同操持下,福州船政局的生产规模不断壮大。到光绪三十三年(公 元1907年)船厂因各种原因停办时,已先后成船34艘,其中为南洋海军建造的3艘二千四百马力巡海快船,是当时中国自己制造的最大军舰。福州船政局以其在特定历史环境下从生存、发展到停办的经历,成为当时洋务运动的一个缩影,具有一定的典型意义。

  军事制造 西北推广

  离开福州就任陕甘总督后,左宗棠把他的洋务思想也带了过来。到西北之初,他又创办了兰州制造局和甘肃织呢总局。兰州制造局是官办的近代军事工业,主要仿造一些铁枪铁炮、后膛枪炮等。

  在后来摧毁阿古柏统治、收复新疆的战争中,这些武器也让一些民族败类和洋人胆寒。可惜的是随着伊犁的收回,兰州制造局在光绪八年(公元1882年)停办。这对于中国早期的军事制造业来讲,是个巨大的损失。

  其实,依据当时的社会情况来看,要想完全吸取西方先进的东西来挽救没落的清王朝已是不可能了,因为落后的封建制度是当时局面的最大阻力。所以,再有能力和进步思想的个人也是无法改变和拯救它的。我们单就左宗棠个人来看,可以说的确是“晚清第一臣”了。曾国藩曾经说过“论兵战,吾不如左宗棠;为国尽忠,亦以季高为冠。国幸有左宗棠也”。

  左宗棠所处的年代,既是中国睡狮猛醒的年代,因此才有所谓的“同治中兴”和“洋务运动”,也是列强环视、中国充满由边疆到心脏的危机年代。同治三年,俄国侵略者精心策划,在新疆挑起一场内讧,一直虎视眈眈的中亚浩罕国(位于今乌兹别克斯坦的浩罕市一带)在俄国、英国的支持下,趁机发兵数十万入侵。霎时间,大半个新疆被控制在侵略者的魔爪之下。此时满清王朝两股势力在新疆收与不收这个问题上,引发了权力争斗。

  为收复失地,以晚清重臣——民族英雄、常胜将军左宗棠为首的爱国人士与朝廷“重海防轻塞防”准备放弃被列强占领新疆的李鸿章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左宗棠据理力争,冲破重重阻碍,于同治十三年,抬棺西征,亲率大军在新疆与侵略者阿古柏作战,终于使新疆从侵略者的铁蹄之下归入祖国的版图。收复新疆是左宗棠晚年的一大壮举,也是他人生乐章中最为辉煌的一篇。

  外敌入侵 新疆失控

  公元1864年,南疆和北疆分别建立了地方割据政权。1865年1月,中亚浩罕国军官阿古柏勾结几个民族败类,侵入新疆南部的喀什噶尔、英吉沙、莎东、和田、阿克苏、库东和喀喇沙尔等城,宣布成立“哲德沙尔国”,他们以帮助巩固政权为名,以达到篡位夺权之目的。

  1865年秋,浩罕汗国本土遭到俄国军队攻击,约7000余浩罕汗国败军逃到喀什噶尔投奔阿古柏,阿古柏的实力大为增强。其时,安集延人的原有“地盘”已被扩张的俄罗斯人占去约四分之三,安集延人一面战守剩余领地,一面向中国新疆扩张,寻求出路。

  见到有利可图,殖民者们就不会坐以待毙。在英国等支持下,1870年3月,阿古柏率部攻占吐鲁番。而后,阿古柏相继攻取乌鲁木齐、古牧地、鄯善等地。至此,俄国乘机占据了伊犁,英国也虎视眈眈,意图瓜分西北。160万平方公里的新疆,从大清的实际版图上消失了。

  阿古柏占领新疆大部后,积极扩充实力。1870年,英国派遣使团到达喀什噶尔,为阿古柏提供军事教官和武器。1873年,英国再次派出300人组成的使团,携英国女王的亲笔信到达喀什噶尔,于1874年2月与阿古柏集团签订通商条约。1875年,英国从印度给阿古柏运去连发枪22000支,山炮8门,炮弹2000发。

  西部边陲出现危机的消息传到北京,朝中一片大乱,因当时我国东部海防也正吃紧,便出现了要塞防还是要海防的争论,以李鸿章为代表的一些重巨主张放弃新疆,把西征之饷作为东南海防之用。此时的左宗棠已年近花甲,但他凭借高度的民族责任感,毅然站了出来,反对放弃新疆。

  在朝廷关于西北边防问题的讨论中,左宗棠全面阐述了他对这一问题的看法。他认为中国的国防是一个整体,海防和塞防互为表里,缺一不可。他驳斥了李鸿章把西饷用于海防的谬论,并强调塞防现在情况紧急,应优于海防,大力增加经费才对。与此同时,左宗棠还从新疆战略地位的重要性出发,指出了失去新疆后的严重后果。

  面对左宗棠力主收复新疆的建议,慈禧太后心里没底,询问左宗棠:“需时几何?”左宗棠的答复是:“剿抚兼施,一了百了,得五年时间”。慈禧太后对左宗棠的“一了百了”四字十分欣赏,对左宗棠敢于承担责任的勇气尤为赏识,清廷最终决定收复新疆。而征战新疆的重任,自然也就落在了胆识、魄力和信心俱铸的左宗棠身上。

 同为英雄 所见略同

  对于左宗棠出征新疆一事还和清朝另一名爱国英雄林则徐有着历史渊源。道光二十九年(公元1849年)发配新疆的林则徐因病开缺回乡,路过湖南,派人约左宗棠一见。两人年纪相差27岁,却一见如故,结为忘年之交。两人畅谈治国方略,通宵达旦。林则徐将在发配新疆期间的材料、战守计划以及沙俄在中国边疆的政治、军事动态,悉数托付左宗棠。临行前,林公有言:“东南洋夷,能御之者或有人;他日西定新疆,非君莫属。”

  巧合的是,27年后,到了林则徐回乡养病的那个岁数,左宗棠在怀里揣着林则徐给他的作战方略和地图,身边跟着盛载他万丈雄心的木棺,走进了新疆。那口木棺,见证着他成功地将阿古柏叛军赶出新疆的那两年征战;那口木棺,见证着他与沙俄谈判并最终收复伊犁的那一刻。但那口木棺存于何地已无从考证了,可左宗棠抬棺西征的故事却一直流传着。

  1983年初秋,曾进军新疆并屯垦戍边多年的王震老将军约见左宗棠的曾孙左景伊,王震说:“左宗棠在帝国主义瓜分中国的历史情况下,力排投降派的非议,毅然率部西征,收复新疆,符合中华民族的长远利益,是爱国主义的表现。左公的爱国主义精神,是值得我们后人发扬的。”王震同志回忆他建国初期进军新疆的路线就是当年左公西征走过的路线。在那条路上他还看到当年种的“左公柳”。

  王震再一次记起了那首脍炙人口的七言绝句:

  大将筹边尚未还,湖湘子弟满天山。新栽杨柳三千里, 引得春风度玉关。

  收复新疆的战争没有退路。白雪皑皑的祁连山下,猎猎长风卷起了大纛。这不是一般意义的决胜负,这是一场维护民族尊严的战争。征战的将士情绪高昂,出奇制胜。这是为祖国的统一和完整而战,于是冷血变得沸腾,怯懦者变成了红眼的怒狮。左宗棠引以为自豪,湖湘子弟在血雨腥风中冲锋陷阵,在追求和捍卫战争精神,实际上更是在重塑自己的民族精神。

  敲定战略 擂响战鼓

  左宗棠领命之后,立即开始了进军新疆的实际准备工作。左宗棠认为,用兵新疆有四大困难:兵、粮、饷、运四难。尤其是新疆地理位置偏僻,粮食和运输就成了战争成败的关键因素。因此,他从一开始就主抓粮食和运输问题。

  军费也是战前必不可少的准备。说到军费,还可以说一个小小的插曲,现在正在热播的电视剧《乔家大院》中描写的主要人物乔致庸,在当时的历史时期正是左宗棠筹措军费的东家。

  回到当时的历史时期,时为钦差大臣的左宗棠,在军费问题上得到了山西乔家的顶力相助。当时,左宗棠便与乔家的大德通、大德恒票号结成密切关系,他所需军费,多由乔家票号存取汇兑,有时军费急缺时则向乔家票号借支透支。

  当西北安定下来,朝廷调左氏回京任军机大臣时,路上费用均由乔家票号经管,恰好乔家所在山西祁县位于川陕至京城的官道上,所以左宗棠在途经祁县时,便特地拜访了当时乔家的财东乔致庸。乔致庸当然十分欣喜,做了迎接左氏的充分准备。当左宗棠来到乔宅见到乔致庸时,直称“亮大哥,久仰了”,乔致庸更是受宠若惊。

  在乔宅叙话时,左宗棠一再表示,在西北有所作为,均仰仗亮大哥票号支持,云云。乔致庸也趁机请左宗棠为大门前百寿图题一副对联。左宗棠即兴执笔,所题对联为:损人欲以复天理,蓄道德而能文章。横批:履和。这自然是其中的一段插曲。

  1876年4月7日,左宗棠自兰州驰抵肃州,27日,命总理行营营务刘锦棠督率所部挺进新疆,一场收复新疆的进攻战即将打响。

  左宗棠在战前对敌情做了认真细致的调查研究。他分析了敌我双方的战略形势,向所部将领指出:新疆幅员辽阔,城市之间的距离三百、五百以至相距千里之遥。“千里馈粮,士有饥色”。因此,他制定了“缓进急战”的战略方针。即一个战役到另一个战役之间,要有充分的时间做准备,如将粮料弹药运储前沿阵地;千里跋涉,部队也须休整,所以大军前进要“缓”。一旦部队前进发动战斗,则前进要快,应以优势兵力迅速解决战斗,避免屯兵坚城。

  他以刘锦棠部25营作为进攻乌鲁木齐的主力,由金顺拨军协同作战,以张曜等部严守哈密至奇台一线,巩固后方。指示刘锦棠打仗须从要害入手,先取古牧地、红庙,则乌鲁木齐犹如囊中之物。

  1876年8月12日,清军逼近古牧地,分扎城东及东北。次日清晨,阿古柏派往北疆的数千骑兵从红庙来援,古牧地守敌则已在城东及东北山地筑垒,加强了外围防御。据此,刘锦棠决定先扫外围,而后再攻坚城。他当即命余虎恩、黄万鹏等率骑兵奔赴山前监视敌人;命步兵分别攻取山垒和南关;命炮兵筑造临时炮台,配合步兵轰击据守山垒和南关之敌。

  战斗打响后,清军步骑兵在炮兵配合下,勇猛冲入敌阵,很快占领了山垒和南关,扫清了古牧地外围据点。守敌退入城中,阿古柏派来增援的骑兵则向南逃窜。
 刘锦棠与金顺策马巡视古牧地,知敌守备甚严,必须强攻,遂令各营四面包围敌人。8月15日,炮台全部竣工,刘锦棠令谭拔萃率千总庄伟等用开花大炮轰塌东北面城墙,并对准缺口连续轰击。

  8月l7日黎明,炮兵轰开南门,后续部队迅速挖土填沟,涌入城中,与敌展开巷战。这时,金顺部亦从城东北入城,两军正好呼应。守敌大部被歼,少数由缺口逃出者,亦被预伏之清军歼灭。守城头目王治、金中万及阿古柏部将多人被击毙。

  连战连捷 光复北疆

  清军攻克古牧地后,缴获了王治、金中万给乌鲁木齐的求救信一封,信上说:“乌城精壮已悉数遣来,现在三城(指乌鲁木齐、迪化州城及妥明所筑之伪王城)防守乏人,南疆之兵(指阿古柏军)不能速至,尔等可守则守,否则退回乌城,并力固守亦可”。

  刘锦棠得此重要情报后,当机立断,决定抓住时机乘虚蹈隙,除留下两营扼守古牧地外,率领大军于8月18日黎明急速向乌鲁木齐挺进,途中不战而下七道湾堡。

  行至距乌城十里处,侦骑探报乌鲁木齐守敌正纷纷向南逃窜。刘锦棠当即命余虎恩率骑兵3营、谭拔萃率步兵4营由左路追击;命黄万鹏率骑兵1部、谭上连率步兵4营由右路追击;命谭慎典等率步兵3营向乌城急进。

  白彦虎、马人得没有料到清军来得如此神速,一闻炮声,即弃城向达坂城方向逃跑,因而清军轻而易举地收复了乌鲁木齐。阿古柏所遣援军5000骑行至达坂城时,闻乌城已失遂止。

  乌鲁木齐收复后,左宗棠命刘锦棠部驻守该城,搜捕残敌,处理善后事宜;9月2日起,金顺督军从昌吉向玛纳斯南城进攻,久围不克。10月4日,刘锦棠派罗长祜、谭拔萃、董福祥等率部增援。直至11月6日,才将玛纳斯南城拿下。至此,天山以北除伊犁地区外,所有敌占据点全部收复。

    调整军马 以图南疆

  此时,冬季来临,大雪封山,不便进行大规模军事行动。于是,清军一面继续肃清残敌,征集粮秣,设立采运机构,一面就地整训部队,为进军南疆做好准备工作。

  清军收复北疆,掌握了战争的主动权。特别是乌鲁木齐的光复,大大改善了清军在新疆的战略态势,解除了敌军窜犯内地的后顾之忧,为尔后进军南疆创造了有利条件。

  诚如左宗棠所说:“不得乌鲁木齐,无驻军之所,贼如纷窜,无以制之,不仅陕甘之忧,即燕晋内外蒙古,将无息肩之日。若停军巴、古以东瘠区,兵少无以扼奔冲,兵多徒以耗军饷……断难为持久之计”。北疆的收复,充分证明了左宗棠“先北后南”、“缓进急战”方针的正确。

  然而,阿古柏为了防止清军南进,在托克逊布置了防线,以吐鲁番、达板城和托克逊三城互为支援,坚守阵地准备抵抗。左宗棠也积极准备,一场大战不可避免。

  杀回南疆,摧毁阿古柏

  左宗棠自从请缨西征,白发临边,就带着新疆不回誓不罢休的豪气。他在给家人的信中抒发了这样的抱负:“天下事总要有人干,国家不可无陕甘、陕甘不可无总督,一介书生,数年任兼折,岂可避难就易哉!”

  在取得北疆大胜之后,光复全疆的前途更加宽广,左宗棠带领全军将士连克八城,直至摧毁阿古柏,收复新疆全境。这是晚清历史最扬眉吐气的一件大事,是晚清夕照图中最光彩的一笔。请记住这位功臣的名字——左宗棠。

  连克八城 胜利凯旋

  1877年4月,左宗棠指挥清军三路并进:刘锦棠部自乌鲁木齐南下攻达坂;张曜部自哈密西进;记名提督徐占彪部出巴里坤,至盐池与张曜部会师,合攻辟展、吐鲁番。刘锦棠部奇袭包围达坂城,19日破城,毙俘敌3000余人。随即分兵一部助攻吐鲁番,主力直捣托克逊,迫守敌海古拉(阿古柏次子)于4月下旬弃城西逃。

  与此同时,张、徐二部清军连克辟展、胜金台等地,吐鲁番守敌白彦虎望风西窜,马人得率部投降。至此,南疆门户洞开。阿古柏见大势已去,5月下旬于库尔勒气急暴病而死(一说绝望自杀,或谓被人毒死)。海古拉携其父尸西遁,由白彦虎防守喀喇沙尔(今焉耆)、库尔勒等地。阿古柏长子伯克·胡里在库车杀其弟海古拉,后于喀什噶尔(今喀什)称王,企图在英俄庇护下负隅顽抗。

  是年秋,左宗棠决心尽复南疆,遂以刘锦棠部为“主战”之军,以张曜部为“且战且防”之军,相继长驱西进。南疆各族人民久受阿古柏的荼毒,纷纷拿起武器配合清军作战。10月,刘锦棠部以破竹之势,驰骋两千余里,收复喀喇沙尔、库车、阿克苏、乌什等南疆东四城。西四城叶尔羌(今莎车)、英吉沙尔(今英吉沙)、和阗(今和田)、喀什噶尔之敌日渐孤立,内部分崩离析。

  已降敌的前喀什噶尔守备何步云亦乘机反正。刘锦棠闻讯,立即挥军分路前进,于12月中下旬连克喀什噶尔、叶尔羌、英吉沙尔。伯克·胡里、白彦虎等率残部逃入俄境。1878年1月2日,清军攻克和阗。至此,整个新疆除沙俄侵占的伊犁地区外,全部收复。

  在收复新疆的战争进程中,清政府多次与俄国交涉,要求归还伊犁。沙俄政府以种种借口,拒不交还。阿古柏侵略势力被消灭后,清政府乘胜向俄国索还伊犁,并要求引渡白彦虎等。沙俄政府一面答称,如果赔偿俄国占领伊犁之军费,可以交还;一面又唆使白彦虎、伯克·胡里残部等多次回窜新疆,骚扰边境,企图借口边境未靖,缓交伊犁。清军粉碎了敌人的骚扰,予敌以歼灭性打击。
崇厚在沙俄的威胁讹诈下,竟于1879年10月2日在黑海岸边的里瓦吉亚与俄国代表签订了丧权辱国的《交收伊犁条约》。消息传来,激起朝野上下的极大义愤,以致“街谈巷议,无不以一战为快”。左宗棠更是痛心疾首,上奏痛斥沙俄的侵略行径和崇厚的卖国行为。他提出解决伊犁问题必须坚持“先之以议论,委婉而用机;次决之以战阵,坚忍而求胜”的方针。

  1880年5月25日,已68岁高龄的左宗棠亲自率军1000余人离开肃州,出嘉峪关向哈密进发。我们可以想象,花甲之年又重披战袍,骑上战马,指挥千军万马,驰骋于塞北边关,此等场面何等的壮烈;此爱国之心何等的忠贞。

  6月15日,左宗棠率大军抵达哈密,立刻积极部署防务。在左宗棠以武力为后盾的努力下,1882年2月17日(光绪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塔尔巴哈台参赞大臣升泰抵达伊犁,与俄方代表商讨收交办法。3月22日,双方换文,伊犁将军金顺随即带兵进驻。至此,被沙俄强占达11年之久的伊犁,终于回到了祖国怀抱。

  从左宗棠收复新疆的战争中我们可以看出,只要指挥统一得当,将帅上下一心,满清的战斗力还是强大的。占领新疆的浩罕国(实为俄罗斯属国),其装备也为俄式。但清军仍能高歌猛进,一路西进,打得敌人狼狈而逃。

  洋务运动给清军带来的变化不能不说让清军战斗力得到了提升。其实,更应该说是力主洋务运动的左宗棠给清军带来的这种战斗力。这不仅仅表现在装备的先进化,更重要的是老将军的一颗爱国之心和那股让侵略者望风而逃的斗志。

  这些让当时的沙皇帝国也大为惊愕。不得不与中国签订了《改订伊犁条约》,承认了伊犁地区为中国领土。这在满清末年的外交史上可谓是为数不多的亮点。直到今天,左老将军抬棺出战的英姿,依然激荡在我们心头,让多少国人热血沸腾。

    重创法军,捍卫尊严

  如果说从俄国人手中收复伊犁仅仅是有战胜的希望,而不能说有绝对的把握,“胜仗败约”之说略为勉强;那么,三年之后的中法战争,则是中外历史上极为著名的胜仗败约。并且,胜仗的主要功绩仍在左宗棠,这也是左宗棠一生抵抗外来侵略的最后一役。这位戎马一生的爱国将军在临终前的遗言中讲的仍旧是“爱国”!

  法军侵越 痛斥议和

  1871年,法国考察发现,通过红江(今红河)可进入云南。被德国铁血宰相俾斯麦在普法战争打败的法国人,急于在东方世界挽回面子和战争损失。1873年11月,法国远征军向越南北部发起进攻。1882年3月,法国再次进攻北坼,越南国主谴使臣入中国求援,在天津哀求李鸿章长达半年多时间,李鸿章都无动于衷。二使臣痛哭而归。1883年4月,清廷命李鸿章速赴广东督办越南事宜,李鸿章借口往上海统筹全局,不赴任。

  左宗棠得知越南战事后,凭借他的性格和忠心,是不会坐以待毙的。他立即上书总理衙门强烈要求抗法援越。他强调:若法占领越南,则我国云贵将永无宁日,只有一战才是挽救时局的唯一办法。之后,左宗棠积极整军备战,巡视沿江炮台。他自己还立誓前线,慷慨激昂的对将士们说:“老命固无足惜,或者四十余年之恶气藉此一吐。自此凶威顿挫,不敢动辄挟制、要求,乃所愿也。”“如敌冲过隘口,则防所即是死所,当即捐躯以殉。”

  1883年9月,法国派海军重兵攻入越南京城顺化,迫使国王投降,将越南沦为“保护国”。在中法交涉紧要关头,淮系集团首领李鸿章强调:“各省海防,兵单饷匮,水师又未练成,未可与欧洲强国轻言战事。”主张以维持越南对清朝的朝贡关系,保住清廷“抚有四夷”的体面为条件,含混默认法国对越南的殖民统治。

  1884年2月,法国当局将侵越军增补到17000人,准备进攻清军据守战略要地北宁。清廷十分惊恐,不断谕饬挑选得力将领加强防备。到战役前夕,清军共58营,24000千人。中法双方各有优势,旗鼓相当。

  法军经过一个月准备,于3月7日开始水陆并进。先利用海军声东击西,从清军薄弱环节攻破防线。清军消极防御、调度失措,岑毓英等不战而逃。清军在中法战争初期的主力决战中失败,法军控制了红河三角洲,利用海军机动性对中国形成大面积威胁。

  慈禧太后对主和派的战事失利极为恼怒,将恭亲王等一班主和内阁罢免,拿徐延续等问罪,让相对主战的醇亲王奕寰进入军机,调湖南巡抚潘鼎新任广西巡抚,命随左宗棠回京三将之一的王德榜招募定边军8营出关增援,启用张之洞大力举荐的老将,原广西提督冯子材。

    水陆并胜 首相垮台

  法国为休整军队和控制新侵占的北坼地区,让一个权限很低的海军中校德璀琳(德国人)绕道天津税务司,与北洋大臣李鸿章联系签订《中法简明条约》:清廷承认法国对越南的保护权;开放西南各省;立即将英法公使曾纪泽调回。法方还以不及早签约将要求赔偿法国军费、占领抵押进行威胁。李鸿章大力促使清廷接受这些条件,并与该法国人签约。

  这时,左宗棠正在从南京赴京入见的途中。他得知条约一事后立即上奏反对,他主动请缨督师,甚至立下军令状:“不效,则请重治其罪,以谢天下。”抵京后,左宗棠发现紫禁城内外风气萎靡,很不正常,便联合主战的醇亲王奕寰等舒张正气,其“胜固当战,败亦当战”的豪言壮语被舆论传扬,京城内外顿然豪气萌生。

1884年8月23日下午2时,法舰对长期提心吊胆、高度警戒下疲惫不堪的清军发起突然袭击,左宗棠、沈葆桢千辛万苦创建的福建水师全军覆没,大多数海防炮台被毁。这就是著名的马江惨败。26日,在海军主力被一举摧毁之后,清廷当局不得不表态宣战。

  遭到如此巨大损失之后,李鸿章不以自己促成的国耻为耻,反而夸耀法军的胜利,说这证明中国海军不堪一击,只有议和。这种论调遭到左宗棠等的大力反击,慈禧太后认为左宗
棠言之有理,并为其气概所鼓舞。在左宗棠的坚决要求下,清廷同意这位73岁的老将亲自到福建前线督师。

  9月中旬,法国舰队再度进犯台湾,侵占基隆。在随后的淡水战役中,法军遭到重创。法军转而采取封锁海峡,围困台湾的策略。刘铭传电请李鸿章派北洋舰队增援,李鸿章却仍以“法舰毁闽船不过数刻,万难与敌”为由,按兵不动。

  此时,左宗棠调旧部5000人一同抵达福建后,立即在港口遍布水雷,将马江沉舰上的炮拆下来移装到陆地炮台。福建海防形势改观之后,左宗棠随即用计暗渡海峡,成功增援台湾。法国海军在台海处境每况愈下,被迫发起镇海战役,并遭到重创。

  王德榜在左宗棠的支持下,毅然克服淮系上司潘鼎新的不断阻挠,配合冯子材、刘永福等接连取得镇南关(今友谊关)大捷、谅山大捷和临洮大捷。清军将士乘胜追击,决心与越南义军一起,一举收复北宁、河内,把法军驱逐出越南。29日法军谅山大败之后,欧洲震惊。这直接导致了法国茹费理政府的垮台。这在晚清历史上是空前的第一次。

  辱国条约 遗恨平生

  但令人们无法理解的是,当中国军队在前线浴血奋战终于扭转战局的时候,李鸿章等却在英国人赫德等的怂恿下,派出赫德手下的一个英国税务员金登干代表清朝政府,于1885年4月4日在巴黎签订了《中法停战条约》。7日清廷便宣布停战。

  停战诏书飞抵前线,左宗棠、张之洞、彭玉麟等大为震惊和愤怒,纷纷表示反对,前线将士更是以剑砍地,冯子材、王德榜等纷纷上书请战,并要求处死议和者。

  重病在身的左宗棠痛心疾首。在和约签署的第十天,他上书开缺回乡养病。1885年9月5日,左宗棠病故福州。他临终遗嘱:“此次越南和战,实中国强弱一大关键,臣督师南下,迄未大伸挞伐,张我国威,遗恨平生,不能瞑目。”

  在去世之前,左宗棠抱病上书数道重要奏折。他建议当局“专设海防大臣”“驻扎长江,南控闽越,北卫畿辅。”“台湾孤注大洋,为七省门户,关系全局。”建议将福建巡抚移驻台湾,以震摄外敌。“凡铁路、矿物、船炮各政,应及早举行,以策富强之效,上下一心,实事求是,则臣虽死之日,尤生之年。”

  这一条条都是这位忠君爱国的悍将未了的心愿,左宗棠就这样带着未酬的遗憾离开了。若这一条条都能如老将军所愿实现,那么我想之后发生的甲午战争,日本侵略者也许就不会那么轻易得逞了。

    左宗棠档案

  左宗棠又字季高   出生: 公元1812年    卒年: 公元1885年

  左宗棠身世:

    小深受儒家正统思想教育,并中规中矩地走大多数文人的科举之路。在三次会试不中的迷惘之后,终悟出“身无半亩,心忧天下;读破万卷,神交古人。”之道理。

  左宗棠主要事件:

    1. 公元1860年,左宗棠奉诏命以四品京堂从曾国藩治军。他招募了5000人,组成“楚军”,这是左系湘军的起点,也是左宗棠人生中的一个转折。

  2. 公元1875年,饮差大臣左宗棠,进新疆督办军务,出兵平叛。

  3. 公元1877年,左宗棠乘胜进军南疆,经达坂城、托克逊、吐鲁番三次激战,彻底击败了阿古柏。

  4. 公元1880年创办了兰州机器织呢局,促进了民族工业的发展。

  5. 公元1884年9月初被任命为钦差大臣、督办福建军务,12月进驻福州。他巡视海口,布置防务,派兵援台。

  6. 公元1885年7月,上奏提出专设海防大臣,建立海军十大军的设想。

  左宗棠震撼声音:“身无半亩,心忧天下;读破万卷,神交古人。” 


 

 

 

相关人物

李鸿章  载沣  章学诚  周希陶  奕䜣  慈禧太后  林则徐  林永升  光绪皇帝

相关文章

左宗棠    甘肃回民起义   金积堡之战   左宗棠简介   左宗棠生平介绍   左宗棠之死

世界人物介绍,著名人物资料,企业家、名星、伟人、政治家、军事家、科学家个人资料

设本页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联系站长 | 按拼音检索人物 | 现代人物分类索引 | 自助友情链接 | 新站登录 |下载本站

备案序号 蜀ICP备05009253号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