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龙与林彪决裂:称其黄鼠狼给鸡拜年
           
中文域名: 古今中外.com  英文域名:www.1-123.com  丰富实用的古今中外人物库
 

贺龙与林彪决裂:称其黄鼠狼给鸡拜年

贺龙,这位蒋介石出10万大洋没能买其首的中共领袖,没想到却惨死在林彪、"四人帮"反党集团之手,可谓满门忠烈,千古奇冤。

1965年11月初,江青精心策划的《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发表了。林彪立即嗅出了该文的出笼不寻常。就在这时,江青意欲在部队召开一个文艺工作者座谈会,并邀请罗瑞卿参加,而被罗拒绝。叶群得知此事告诉林彪,政治嗅觉极敏感的林彪立即喜出望外,马上要叶群与江青联系,说他林彪委托江青召开一个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好出风头和虚荣的江青,一下就同林彪、叶群的距离拉近了。三人对罗瑞卿的恨都集中到了一块儿。

接着,叶群又到了吴法宪处,对吴说:"罗长子到林总处汇报。林总身体不好,没听完就让他走了。他在走廊里大嚷:是病号嘛,就不要占着茅坑不拉屎。你看他多可恶?这是故意气林总。"

吴法宪说:"林总要我干甚我干甚?我是跟林总跟到底了。"

叶群说:"林总要对罗长子动真格的啦,会上你发言火力可要冲啊!"接着,叶群小声说:"刘亚楼临终前向我揭发了罗长子四条。"言罢,叶群附耳低言地对吴法宪说了一遍,吴法宪边听边点头。

1965年11月,林彪写了一封亲笔信给毛泽东,说有重要情况需要汇报,他先派叶群赴杭州。毛泽东当时在杭州。叶群向毛泽东作了长达六七个小时的汇报,直把个罗瑞卿说了个一无是处。叶群说:"我过去对罗瑞卿是毕恭毕敬的,没有想到罗瑞卿和林彪同志的关系搞得这样紧张。以后我发现了一些问题,又不敢轻率上报。罗瑞卿掌握了军队大权,又掌握了公安大权,一旦出事,损失太大。他的个人主义已经发展到野心家的地步。1964年后,罗瑞卿就逼林彪同志退位。国庆节后,林彪约见罗瑞卿,罗瑞卿一来家里,就大声说:‘病号,不能干扰。让贤!让贤!‘出门后又声色俱厉地大喊:‘不要挡路!‘把林彪同志气得昏迷过去。"

林彪在给毛泽东的信中写道:"1962年2月,罗瑞卿让刘亚楼转告叶群,提出逼我下台的四条意见。即:(1)一个人早晚要出政治舞台,林彪也要出政治舞台的;(2)要保护林彪的身体;(3)林彪再不要干涉军队工作了;(4)放手让罗瑞卿工作,一切交给他负责。……"

毛泽东对林彪夫妻二人的阴状半信半疑。

林彪决心对罗瑞卿发难了。批罗首先从批肖向荣开始。在林彪授意下,中央军委直属机关批判军委办公厅主任肖向荣。肖乃广东梅县人,原名肖木元,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于红1军团、红军总政治部、八路军115师、陕甘宁晋绥联防军、东北民主联军总政治部、第4野战军政治部任职,1955年授予中将军衔。

当林彪在阴处策划倒罗时,贺龙正在为社会主义事业而奔忙。9月27日,他率中央代表团前往乌鲁木齐祝贺新疆自治区成立10周年。回来之后,又忙于体委和国防工办方面的工作。11月30日,批判肖向荣的会议结束之际,会议主持人王新亭跑来对贺龙说:"贺总,现在批肖向荣,说肖向荣的后台是罗瑞卿。"

贺龙一怔问:"根据是什么?"

王新亭说:"有位外国国防部长来我们国家访问,罗瑞卿听说这位国防部长不爱看打仗的片子,说怕见流血,便说了一句‘不看战争片,怕见流血,他还算个国防部长呢?!‘罗说这话,是暗指林彪的。说林彪不能当国防部长。"

贺龙说:"还有什么?"

王新亭说:"没了。"

贺龙说:"就这么一句话怎么能说罗瑞卿反林总?不要胡猜疑了。罗瑞卿是拥护毛主席、拥护林总的,他不可能反林总。"

但是事隔两天,也就是12月2号,批判肖向荣会议的主持人王新亭又来了。他眼泪汪汪地对贺龙说:"贺总,马上要出批肖向荣的简报了,简报里还是要写上肖向荣的后台是罗瑞卿。"这时的王新亭两头受挤,批肖的会议让他主持,背后是林彪的压力,另一面是贺龙等老帅们的压力。他真没辙了,急得哭了起来,所以又来找贺龙。

贺龙握着烟斗,挑着双眉说:"我不是说过嘛,不要瞎联系,乱扯线。"又问:"有什么新根据吗?"
回答说没有。贺龙说:"既然没有就不要写。"

王新亭说:"那,我们就写上您担保罗总长没问题,不是肖向荣的后台。"

贺龙一扬手:"你就这么写。"又补充一句:"罗瑞卿绝不会反党!"

王新亭走了。贺龙却一袋接一袋地吸起了烟,他感到这背后有什么名堂。

果然,两天后,即1965年12月2日,毛泽东即在一份报告上批示:"那些不相信突出政治,对于突出政治表示阳奉阴违,而自己又另外散布一套折中主义(即机会主义)的人们,大家应当有所警惕。"

毛泽东的这个批示可非同一般,军队中明眼人一看就知批示所指了。看到批肖又追查肖的后台,这其中的文章就复杂了。又过了四天,即12月6号,通知贺龙到上海参加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以往开会,都事先发"安民告示",把开会的内容、所要解决的问题通知下来,使参加会的人有个思想准备。但这次却很反常,会前没有开会迹象,而是搞了个突然袭击。贺龙想:前不久中央曾下发了关于东南沿海加强战备的通知,是否与此有关?于是他要秘书带上了作战地图。

贺龙到了上海,被安排在兴国路1号的一座平房里。会上发了一包材料,贺龙看了看材料,有叶群到杭州向毛泽东的汇报提纲,有林彪写给毛泽东的亲笔信。贺龙才知道此次会议是解决罗瑞卿的问题。贺龙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暗道:"此次会议,醉翁之意不在酒,怕是矛头对准我的。"他自语道:"凶多吉少。"

贺龙住处与刘少奇住处相距不远。晚上,西南局第一书记李井泉来看贺龙,刘少奇、王光美也顺道来访。刘少奇问贺龙:"批罗瑞卿是怎么一回事?"

贺龙说:"此事我一点不知道。"

刘少奇说:"你是主持工作的军委副主席,这么大的事怎么能不知道。"

贺龙低头吸了几口烟说:"没有人和我打招呼,只是开会来了,才给了我这一堆材料,我还以为研究东南沿海的战备情况呢。"

刘少奇又问李井泉:"你知道吗?"

李井泉摇摇头说:"我更是一点都不知道。"

刘少奇吸了几口气说:"这么大的事,咱们这些人,都一点不知道。"

贺龙说:"刘主席,你也不知道?"

刘少奇说:"我和你们一样,也是刚刚知道。"
一阵沉默,一股不祥之感涌到了几个人的心头。贺龙感到山雨欲来风满楼了。

正式会议于1965年12月8日开始,久病不出的林彪出场主持会议。连中央委员都不是的叶群也出席了会议。且唱了主角。她连续讲了11个小时,揭发罗瑞卿的问题,但是,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贺龙、彭真等绝大多数人都没有表态。会场上有的人忍不住说了句"真是奇闻"。

叶群听了发疯似地说:"你们要不信,可问问吴胖子嘛。"

吴法宪忙说:"确有此事。"接着,吴法宪顺着叶群描的葫芦画了起来。他说:"罗瑞卿有对林总的四条意见,要刘亚楼转达,这是真的。"

邓小平插了一句:"死无对证。"

陆定一说:"一面之词,难于置信。"

刘少奇说:"揭发材料未可轻信。"

叶群一旁更急了,她拿出一张纸,声嘶力竭地说:"这是刘亚楼夫人翟云英同志签了字的一份记录。刘亚楼谈话时林立衡也一起去了。怎么叫死无对证?"

直到15年后,总政治部"两案"审判办公室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成立特别检察厅,通过调查取证,查明证实了事情的真相,是叶群、吴法宪欺骗蒙蔽翟云英而制造出了那份伪证。可是,在这上海会议上,这伪证,却如同重磅炸弹!

于是,在会上,吴法宪、李作鹏、叶群等人上窜下跳,把罗瑞卿说得一无是处,最后竟下结论说罗瑞卿"篡军反党"。

北京军区司令员杨勇说:"说罗瑞卿有错误、有缺点可以,说反党不可能。"

贺龙听了叶群等人的发言,非常生气。开会回来,薛明见贺龙脸色阴沉,问道:"有什么情况?"

贺龙把烟斗在桌上砰砰地磕了几下说:"真让人生气,叶群在会上发言一个人就讲了几个钟头,说了罗瑞卿那么多坏话,好像罗瑞卿马上篡党篡军了。"说完又补充一句:"叶群的话我不信!"

会议开到第四天,叶群突然来到贺龙住处。贺龙见叶群突然来了,不觉一怔,心说:"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她来做甚?"

落坐之后,叶群开口即笑着说:"林总很关心贺总的身体,叫我来问候。"

薛明客气了几句。叶群说:"林总已跟叶帅打了招呼,说这次会议与叶帅无关,所以,林总也要我跟贺帅打招呼。"

贺龙与林彪是很少来往的。1965年过春节时,叶群给薛明打电话,说林总给贺总拜年。当薛明对贺龙说过后,贺龙面目沉着说了句:"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大家闲谈几句,叶群就告退了。叶群走后,薛明问贺龙:"叶群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做甚来呢?"

贺龙还是那句话:"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出于礼貌,隔了一天,薛明前往林彪处回访。叶群表现得十分热情。她拉着薛明的手,亲热得不得了。

叶群和薛明相识已久,然叶群却早就恨上了薛明。叶群原名叶敬宜,又叫叶瑾。当年"一二九"运动时,薛明随平津学生赴南京请愿时即认识了叶群。后来,叶群在国民党电台里当过广播员,还参加过三民主义青年团举办的"一个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的演讲,并为国民党CC派办的壁报写过稿。抗战后,叶群在青年战地服务训练班的时候,与国民党的一个教官关系暧昧。1942年延安整风期间,薛明出于对叶群的关心和对党组织的忠诚,把叶群的情况向党组织作了汇报。贺龙也曾对林彪说:"林总啊,‘坦克‘开到你的床上了。"由此,林彪、叶群对贺龙、薛明一直心怀怨恨。而且贺龙与林彪两人也从来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当叶群满面笑容地拉着薛明的手时,薛明脸上笑心却对叶群十分警觉。叶群说:"今年8月1日《人民日报》上登的贺总写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民主传统》,是林总决定以贺总名义发表的。林总这几年对贺总印象很好,说贺总干了许多工作。"

薛明说:"感谢林总对贺总工作的支持。"

叶群把话题一转说:"贺总这人哪儿都好,就是爱骂人,所以我不敢去你家,怕贺总骂我。"

薛明说:"这怎么可能呢?贺总怎么能骂你呢?"

叶群想起什么似地说:"过去你说了我那么多坏话,只要你不说了,我就既往不咎了。"

薛明见叶群这么一说,心里很恼火,暗说:"你叶群分明做了坏事,怎么还是我说了‘坏话‘,真是岂有此理。"但鉴于当时复杂的情况,她不便发火。对于"说坏话"的事,薛明回忆说:"1942年延安整风时,贺龙同志去部队视察工作,林彪也去了重庆参加国共谈判。我曾找叶群谈南京的事。她承认在南京讲演,内容是三民主义,并说过‘只有蒋介石才是我们惟一的领袖‘。但当我要她自己去向组织上作交待时,她当场耍赖,又哭又闹,满地打滚,说我趁林彪不在,要害她。我觉得问题不好办了,就把她拉到中央组织部组织科长王鹤寿那里去了。"

又过了一天,叶群再次来到薛明住处,对薛明说:"你知道吗?林月琴的弟弟是军统特务。听说你们来往很密切,还把党内文件给他们看。"

林月琴是罗荣桓的夫人,是个红军出身的干部。当时,贺龙与罗荣桓同住在一个院内,彼此关系密切。罗帅病逝后,贺龙、薛明对林月琴各方面都很关心。薛明听了叶群的话后吃了一惊,随即解释说:"那是总政一位负责人让送给林月琴看的。"

叶群说:"我关心你们才告诉你们此事。"

薛明少不得说几句感谢话。叶群走后,薛明把叶群来的意图告诉了贺龙。贺龙听了沉吟说:"不要小瞧这个女人,怕是来者不善啊!"

后来,到了"文化大革命"中,林月琴的弟弟终因此事被迫害而死,直到1978年后此冤案才彻底平反。

12月15日,上海会议结束了,虽然没有揭发出罗瑞卿的什么实质性问题。但是,会议结束之际,林彪主持召集了一个军委常委会议,罢免了罗瑞卿的一切职务,也不让贺龙主持军委日常工作了。罗瑞卿自此被软禁。而贺龙实际上是被"夺权"了。


 

 

 

相关人物

毛泽东  黄克诚  方志敏  邓小平  陈毅  陈赓  李先念   罗荣桓  林彪  刘伯承  聂荣臻  彭德怀  任弼时   粟裕

相关文章

第一野战军  贺龙生平介绍   红2军团   独立自由勋章   贺龙    贺龙简介    将帅贺龙

世界人物介绍,著名人物资料,企业家、名星、伟人、政治家、军事家、科学家个人资料

| 联系站长 | 按拼音检索人物 | 现代人物分类索引 | 自助友情链接 | 新站登录 |下载本站

备案序号 蜀ICP备05009253号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