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域名: 古今中外.com  英文域名:www.1-123.com  丰富实用的古今中外人物库
 

程潜

    程潜(1882.3.31—1968.4.5),字颂云,湖南醴陵人,国民党一级陆军上将(1939.5.13),军事家。

    程潜,1882年3月31日生于湖南省醴陵县北乡长连冲。程家世代以耕读为业。程潜父亲程若凤,母亲钟氏,生子女五人,程潜最小。幼时家贫,父母经常告诫程潜兄弟,应以耕读继承祖业,借读书振起家声。

    程潜九岁时,家境稍宽,父母亲即送他人塾,从同宗前辈寿峰先生受业,习读《四书》、《五经》。程潜资质聪敏,学业日进。十五岁时,有次乘船赴长沙应考院试,同船应试学子张某见他年少,即出“浏水同舟,偶合营台列宿”上联,要他属对。程潜即时作对“青云得路,高折桂林一枝”。同舟之人,齐声赞美。1896年11月,改从湘潭赵璧先生受业,攻读经史子文。赵先生博学多文,程潜经赵详加指点,进步很快。一年后,赋诗作文,都援笔立就。程潜从赵先生受业期间,认识了赵家聘请的教师朱存性。朱工诗词,善言谈,与程潜友谊甚笃。程潜受其影响,习作五古诗,终至一生酷爱五古,留下数百篇诗词。其诗古朴苍劲,雄健豪迈,以诗叙史,气魄宏大,曾被章士钊等文坛名土誉为一代钟吕之音。

    1898年夏,程潜再次赴省应试,考取秀才。翌年春,进长沙城南书院。1900年2月,考取岳麓书院正课生。

    当时的中国,清朝政府腐败无能,帝国主义不断入侵,国家处于内忧外患之中。这时程潜认识了一位讲陆王之学而又留心时事的学者曹毅亭,得知“戊戌政变”的真相以及发生政变的原因,开始关心时事,思想慢慢发生了变化,认为中国大势日就危亡,非有一种大变革,不足以振起人心;救亡之道,必须废科举而兴学堂,爱国之心与日俱增,渐萌投笔从戎之志:“庚子之乱”后,程潜再也不能坐视列强肆行侵略中国,毅然决定不再习举业应科试,断然结束十余年中国经学及文学的生涯,弃文从武,怀抱救国救民的理想,投考湖南武备学堂。1903年春,程潜以名列第一的成绩被湖南武备学堂录取。从此开始了他漫长的军人生涯。

    1904年夏,湖南选送程潜等四名武备学生去北京应考留学日本,他以优异成绩被录取。8月下旬赴日,10月进入日本东京专为中国留学生设立的振武学校,补习日文。不久,程潜结识了黄兴、末教仁、李根源、李烈钧等许多从事反清救国革命活动的留日学生,在传统的民族主义思想上,接受了资产阶级民主主义思想的熏陶,走上了反清救国革命的道路。

    是年12月。程潜同黄兴、宋教仁、程子楷等百余人,组织了革命同志会,从事民族革命。翌年8月,孙中山在东京创建中国同盟会,经仇亮介绍,程潜加入了同盟会。没过几天,仇亮引导他到东京赤阪区灵南阪日人阪本金弥宅,谒见同盟会总理孙中山先生。程潜见中山先生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就提出革命方略的问题请教。中山先生说,首先要打倒自己头脑里的敌人,树立爱国爱民思想;其次,每占一地,必须立即成立政府;第三,慎选革命基地。程潜亲聆教诲后,思想大为开朗,从此衷心服膺三民主义,心悦灭服地敬佩中山先生,成为留日学生中三民主义积极宣传者。

    1907年3月,孙中山被迫离日后,黄兴代理同盟会总理,在陆军学生中选择了一批坚贞可靠的同盟会员组织了一个秘密的“丈夫团”,以孟子所说“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作为团员应具的品德。程潜和李根源、李烈钧、李书城等三十余人加入了这个组织。

    程潜在振武学校肄业后,到姬路野炮兵第十联队当了一年兵。1907年,转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六期炮兵科学习,与李烈钧,唐继尧同学,于次年12月毕业。适四川总督赵尔巽请调程潜等四人入川训练新军,他即受同盟会东京本部委派担任同盟会长江上游联络员,启程回国。

    1909年2月,程潜抵达成都,充任陆军第三十三混成协参谋。第三十三混成协协统朱庆澜素有廉洁勤敏之名,与程潜相处颇为融洽。赵尔巽打算编练一镇新军,朱即推荐程潜担任购买枪炮、器材服装的任务。程潜正欲借机到长江中下游联络,便欣然应承,于11月沿江而下。程潜在武汉拜访了蒋翊武、黎元洪、张彪等人,看到两湖反清革命力量迅速发展.极为振奋,认为革命前途,大可乐观。1910年冬,四川陆军第十七镇成立,朱庆澜任统制,程潜受任正参谋官,即幕僚长。

    1911年8月上旬,程潜请假回乡奔父丧。9月下旬,丧事刚毕,忽接朱庆澜来电,派充程潜为水下秋操观操官,限二十天内赶到北京报到。程潜遂于1 0月初偕程子楷离湘赴京,行至彰德,得知武昌爆发起义。程潜心情振奋,决意奔赴武汉前线效命,以遂平生之志。两人商议,立即折转天津航海南下,经沪往汉。

    11月7日,程潜等到达武昌。当时战局非常紧张,自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后,清廷启用北洋军阀袁世凯,派兵南下,已于11月2日攻陷汉口。黄兴在危急之时出任战时总司令,率起义军退守汉阳,思图反击,收复汉口。正需要人手之时,程潜等人赶到了。黄兴非常高兴,告诉程潜等人,汉阳战役关系很大,如一战而胜,则革命形势即可稳定。当即便请程潜协助曾继梧指挥炮兵团,担任龟山炮兵阵地指挥,参与汉阳战事。程潜慷慨受命,随即同曾继梧至龟山察看炮兵阵地,选定指挥部。14日,黄兴召集会议,商议进攻汉口。会上,多数人主张速攻,程潜力主利用长江天堑,借助各省响应蚀立的声势,作防御中的攻势准备,一边派得力部队渡襄河扰敌侧背,牵制敌人,使敌不敢一意进攻;一边待援等候敌人内部变乱。但未获采纳。

    16日,黄兴下令次日拂晓反攻。收复汉口。17日拂晓前两小时,程潜指挥龟山阵地炮兵向敌大智门前哨阵地轰击,掩护步兵进攻。激战一个多小时。敌人前哨撤回大智门奉阵地。程潜见状,急令大小炮向人智门敌军阵地猛轰,大智门敌军凭借地形地物的障碍,顽强抵抗,战个呈胶著状态。战斗到正午时分,起义军忽有一部分部队自行后退,接著影响到全军。各部队纷乱溃退,进攻汉口终于失败。

    进攻汉口失败后不久,程潜即按黄兴之嘱咐,返湘继续准备力量。

    程潜回长沙不久,南北双方即停战议和。结果,袁世凯窃取了辛亥革命果实,当选为临时大总统。

    1913年3月15日,程潜出任湖南军事厅长,五天后宋教仁在上海被袁世凯派人暗杀。程潜得知,非常气恼,于是加紧筹划武装讨袁,在三个月内迅速组建了三个步兵团和一个炮兵营。又著手将巡防营、赵恒惕旅合编为两个师。不料,袁世凯义派人于7月7日火焚湖南军械局,将革命党人储备的大量军火付之一炬。7月12日,江西都督李烈钧在江西湖口率先起兵讨袁。接著宁、粤、沪、皖、闽等省区亦相继宣布独立讨袁。程潜在得到粤赣两省接济军火后,即宣布讨袁,组成讨袁军,集中力量援赣。这时,赣军战局失利。8月8日,南昌失陷,李烈钧、林虎率残部千余人退守赣西。程潜急派兵接应李、林入湘。由于国民党缺乏明确的纲领,内部涣散,在袁军大举进攻下不到两月,讨袁失败。谭延闿于8月13日宣布取消湖南独立,程潜被褫夺军权,遂于8月底离湘赴沪。10月,逃亡日本,进入早稻田大学攻读政治经济。

    不久,国民党的主要人物先后到达日本东京。1914年7月,孙中山在东京组织中华革命党,程潜参与商议,但因不赞成宣誓效忠的入党方式而未加入。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程潜与李烈钧、李根源、钮永建、陈炯明等二十余人,组织欧事研究会,探讨世界大战与中国革命的关系。程潜任干事。

    1915年11月,程潜奉孙中山之命,同李根源一同回国促进反袁运动。到上海后,程潜与湖南“民意社”取得了联系,说服杨王鹏、廖湘芸回湘西宝庆边远地区组织队伍,俟云贵两省出兵湘西,一同收复湘南。

    不久,程潜得知前滇督蔡锷已入云南,同滇督唐继尧共组护国军讨袁,急转道香港、越南赴云南,准备参加蔡锷等组织的反袁起义。1916年1月27日,程潜抵昆明。这时蔡锷已出任四川督军,经唐继尧、李烈钧协助,2月1日委任程潜为护国军湖南招抚使,并拨一营部队由其率领回湘召集旧部,策动湘南反袁起义。程潜受命后,欣然赋诗曰:“义旗举天南,我行越万里,受命抚一万,扬旌返桑梓。”2月3日,程潜率部离昆明经贵州入湖南讨袁驱物。

    湖南督军汤芗铭,依附袁世凯,血腥镇压革命党人,滥杀无辜,人称“汤屠夫”。袁世凯实行帝制,汤极力附和,率先通电上表劝进,遥称臣,被袁世凯封为靖武将军。程潜出兵湖南,欲以湘西为根据地,西与黔合,南同桂联,北出宝庆,把汤芗铭驱逐出湘。3月25日,程潜率兵攻克靖县,建立护国政权,召集旧部,很快编就了三旅部队。程潜见湘南人民反袁驱汤的呼声越来越高,遂同参谋长林修梅商议,于4月26日在靖县召开护国军湖南人民讨袁大会。程潜被四十八县的代表推举为护国军湘军总司令。4月28日,程潜宣誓就职,宣布湖南独立,誓师讨袁。5月3日,率部从靖县开拔,沿邵潭公路急速向长沙方向进军。5月22日,抵达湘西南重镇邵阳。程潜认为一举恢复全湘的时机大体成熟,就亲往衡阳见已率兵入湘的广西都督陆荣廷,争取陆的支持。5月下旬,程潜得到陆荣廷接济的军械后,挥兵直下湘乡。6月6日,他在湘乡电报局无意间截获北京电讯,得知袁世凯于当天暴死。程潜急返军中,集合部属报告消息。10日,程驰赴宁乡,令第二旅旅长周伟率部开到宁乡道林一线,将汤芗铭部围困在长、潭之间。这时,汤芗铭居然将部队改编为所谓“护国湖南第一军”,委曾继梧为军长,与程军对抗。15日,程潜驻湘潭布防,捕获汤芗铭派到湘潭暗杀程潜的密探,接著又捕获汤派遣暗杀陆荣廷的四名凶手。程潜急乘船赴衡阳拜访陆荣廷,面陈迅速驱汤,安定湘粤的利害。陆即拨炮兵营和四个步兵营归程潜指挥。程潜决心一雪“二次革命”失败的耻辱,于6月30日发出“护国军湖南总司令程潜布告汤芗铭罪状”的通电。次日,率部由宁乡道林进迫长沙,在道林附近同汤芗铭所部“模范团”遭遇,一经接触,汤部即全体倒戈。汤芗铭闻讯后,于7月4日黄昏仓惶乘船逃离长沙。7月6日,程潜率部进入长沙,全湘底定。讨袁驱汤之役,程潜一时颇负盛名,被授予中将衔。但护国成果不久落在谭延闾手里。8月,段棋瑞政府任命谭为湖南省长兼署督军之职。“洪忍夙所鄙,势位何足论”,程潜毅然辞职,所部交谭延闿改编,于是年冬离湘赴沪,吊唁黄兴、蔡锷之丧。

    1917年7月,段棋瑞毁法乱政,解散国会。8月,孙中山倡议护法,在广州成立护法军政府,被推选为大元帅。中山先生非常器重程潜的军事才能,密派程潜到湖南边境运动护法。程潜暗令其旧部林修梅、李仲麟、周伟等,各率所部分驻在衡宝一带,准备响应护法。段祺瑞则以陆军次长傅良佐督湘,欲进攻广东。傅到职才几天,零陵镇守使刘建藩和湘军第一师第二旅旅长林修梅于9月18日突然宣布衡、永独立,推议程潜为湖南护法军总司令。

    9月25日,程潜只身莅衡,即被公推为总司令,受命统军。傅良佐急电北洋政府援兵。段棋瑞派王汝贤、范国璋为援湘正副司令,率两个师入湘,分三路从湘潭向衡阳进迫。这时,程潜尚未部署妥当,护法军力量极为单薄。程潜闻讯,一面电请广州护法军政府和两广当局支援,一面分三路迎敌。两军在衡、宝之间遭遇。护法军作战失利,向后退却。程潜见情势危急,单人匹马从零陵驰赴前线。10月11日,行至萱洲河畔,遇到一个整团部队狼狈向南溃退。程潜当即横马喝令部队停止后退,集合起官兵讲演护法意旨,重申军纪,士气又振。萱洲河一带山地,左倚南岳,右临湘江,丘陵起伏,形势险阻,是个绝好的要隘。程潜下令部队就地构筑工事,抵抗北军:“右戒攸醴虚,左防湘邵侵。于中扼萱洲,险隘凭崎嵌”。王汝贤,范国璋占领衡山后,乘势南进,不意赶到萱洲河附近,遭列护法军顽强阻击。两军激战八昼夜,短兵肉搏拼杀,护法军终于挫败北军进攻。北军尸横山谷,锐气顿挫,亦构筑堡垒,凭险相持,渐成胶著局面。

    陆荣廷闻报,命广西督军潭浩明为护法军粤桂联军总司令,出师湖南。10月30日,林修悔部在桂军配台下,冒雨奇袭,收复邵阳,北军败退。程潜即今各部不分昼夜追击,很快推进到湘潭、株州一线,将王、范两师包围。北军措手不及,被俘两万余人,残众败北而去。傅良佐于11月14日夜急逃离长沙。“惨淡偏师捷,虎狼中夜遁”。护法军终于取得了性利。

    11月16日,程潜抵达长沙,地方各界推举他为湖南省长。潭延闿在上海闻汛,即向陆荣延抗议,反对程潜任省长。陆即电告谭浩明。程潜只好敦促潭浩明术长沙上持。谭延闿义命仇鳌坚请陆荣廷迫令程潜改称湘南总司今,促其离开长沙。程潜鉴于大敌当前,率部出驻湘阴新市。

    这时,段祺瑞部李奎元、卢金山、孙传芳犹踞岳州。程潜认为岳州地处要冲,全局未可乐观,遂分三路向北进发。程潜亲领第一、二师居中央,进取岳州要害白湖荡,直捣岳州。1918年1月22日,在白湖荡同北军李奎元、王金镜两师主力遭遇。程潜深知北军指挥迟钝、行阵迂缓,果断命令部队迅猛进攻,速战速决,连战四昼夜,击败北军,于27日克复岳州。

    段棋瑞因岳州失守,调集曹锟、张敬尧、张怀芝、吴光新、张作霖等军约五十万人马,分五路进攻湖南。程潜所辖湘、粤、桂护法军总计不过三万二干人,敌军压境,战事一触即发。程潜镇定调度指挥,亲率湘军主力守羊楼司正面,韦荣昌率桂军担任桃林方面防务,刘建藩和粤、桂军一部担任浏醴边境警戒,左起羊楼司,右至萍乡,战线亘长。3月1日,曹锟部第三师师长吴佩孚率五个旅,攻击湘鄂赣边境军事要地羊楼司。湘军苦战旬余,死伤惨重,终以兵力单薄,于13日失陷羊楼司,桃林相继失守。程潜将湘军从羊楼司撤至云溪附近待敌,忽报张敬尧间道占领干江,桂军溃败,岳州亦失守。程潜只得步步向南退却。20日,程潜在衡山召开紧急会议,商定确保湘南的部署。决定由程潜、林修悔扼守衡阳,刘连藩、赵恒惕扼守攸醴,相机袭击北军薄弱环节。4月下旬,刘建藩率部在醴陵、渌口等地同北军激战三昼夜,击败北军。刘率部乘胜追击,抢占白石港时,不意进军过速,落水阵亡。衡山正面林修梅率部同吴佩乎鏖战月余,终因寡不敌众,弃衡阳退保郴、永。

    此时,吴佩孚因段棋瑞委任张敬尧为湖南督军,心中不快,在衡阳屯兵不进。而南军内部亦矛盾重重。谭延闾借口湘桂不和,出面调解,依靠陆荣廷支持,占据永州排挤程潜。北洋政府认为有隙可乘,派湘籍人上陆鸿逵携巨款赴郴州拉拢程潜。陆在栖凤随被粤军马济部扣留枪杀。谭延闾宣称程潜“通敌有据”,逼迫程离湘。“西邻妒厥成,道旁纵谗口。众犬同吠声,纷来掣吾肘”,“能鲜惧事债,德薄惭内讧”。程潜被谣言诬通,于1919年6月29日愤然离开郴州,寓居粤北韶关滇军李根源处,次年与李同赴上海。

    1920年11月28日,孙中山先生回到广州,重组军政府。12月8日,程潜领孙中山先生之命。上任广州军政府陆军次长,襄理戎机,协助中山先生组织北伐,统一两广。因陆军总长陈炯明全力关注自己的军队,由程潜代理部务,实际指导军事。1921年10月,孙中山在桂林组织大本营,筹备北伐。程潜受命为大本营陆军总长。)922年3月21日,陈炯明暗杀其参谋长邓铿。孙中山发觉陈炯明与北洋军阀勾结,阴谋叛乱,下令大本营 自桂林迁往广东翮关,凋集各军于梧州待命。4月21日,中山先生免去陈炯明陆军总长、粤军总司令、广东省长各职。不久,陈炯明因匿惠州璇部谋叛,中山先生即命陆军总长程潜、内务总长居正往渝,并许给陈炯明两广巡阅使职务而不阻挠北伐。程潜“中夜受新命,前驱返粤京”,于5月17闩赴惠州同陈炯明谈判,劝阻其煤叛,经两天两夜的劝说,陈炯明始允承。程潜、居正方返回复命。不料,5月末,孙中山白韶关返回广州,陈炯明部队罗布广州,叶举驻白云山郑仙祠,索饷要挟甚急。6月6日,程潜去陈部探察,见陈部将领成集,甲兵满堂,“设辞叩彼渠,数语露肺腑”,反情毕露,“势发殆难御”,急归报中山先生,劝清其返回韶关,但中山先生不许。6月16日,陈炯明终于叛变,是夜陈郝四千多人围攻总统府,炮击中山先生住处。程潜“譬秉忠贞心,一死酬盟主”,掩护中山先生。中山先生脱险。抵珠海海军司令部,登“楚豫舰”驶入白鹅潭,组织海陆军队平叛时,程潜率千余人,抗击叛军,在沙基、韶关等地同叛军激战。7月,北伐军奉中山先生手书从速返粤平叛,因梁鸿秸部降叛,北伐军失利。8月8日,程潜登“水手舰”谒见中山先生,催促其离开广东。8月9日,陪从中山先生乘英舰“摩轩”号去香港,继转上海。

    不久,滇军杨希闵、桂军刘震寰、沈鸿英派人见孙中山,请求收编。中山先生命令他们讨伐陈逆,并任命程潜为讨逆军总司令,同李烈钧等人指挥粤滇湘佳各军合力讨伐陈炯明。由于陈不得民心,军民离贰,终被驱出广州,败退东江。时隔不久,沈鸿英又图谋据粤,在江防署会议时忽然劫持胡汉民。这时,程潜正奉命抚慰粤军,见事变,遂移第一、三两师进驻江门。声势壮大,乃令杨希闵等迫沈鸿英出广州迎接孙中山返粤,从而平定了叛乱。

    1923年2月,孙中山从上海返回广州,重建大元帅府,任命程潜为大本营军政部长,负责筹划北伐大计。5月,陈炯明兵占博罗,直逼石龙。5月20日,中山先生调集南北两路军队于石龙,任程潜为东江时逆总指挥,东征时伐陈炯明,准备平定两广,再图北伐。程潜竭尽精诚,协助中山先生,屡立军功,深受中山先生赞赏。是年冬,程潜在广州创办大本营陆军讲武学校,自兼校长,培养军事人才。

    1924年1月,孙中山在中国共产党帮助下,召开了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确立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程潜作为湖南代表出席了会议。

    9月,中山先生在广东韶关誓师北伐,程潜随从出征。11月12日,孙中山应冯玉祥之请北上,程潜奉命经略湘鄂,任建国攻鄂军总司令,著名共产党员林伯渠任政治部主任,配合北伐军攻打江西,进图湘南。次年1月,军驻马坎。6月,滇军军阀杨希闵与北洋军阀段祺瑞勾结,同桂军军阀刘震寰率部五万余人叛变,企图占据广州。程潜率部回师广州,同其他军队组成革命联军进军讨伐,又一次平定了叛军。

    中山先生去世后,程潜继续拥护著名的“三大政策”。1925年7月1日,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在广州正式成立,程潜等十六人被选为国民政府委员。

    为统一两广,巩固后方,出师北伐,国民政府决定再次东征,讨伐盘踞在东江的陈炯明、林虎等部。9月29日,组成东征军,分左中右三路纵队,蒋介石为东征军总指挥,程潜任第三纵队长,辖攻鄂军、豫军、赣军、湘军共六干余人,由龙门向河源前进。10月14日,东征军攻下惠州。23日,程部克河源。程潜即以一部警戒南湖,亲率主力沿东江南岸向蓝口墟进发。25日,抵蓝口墟,遇敌李易标部,程潜率将士奋勇将敌击退,乘胜追击。26日,遂占老隆。这时,担任警戒南湖的部队因兵力不足,为驻南湖敌人所挫,河源失守,后方隔绝。此时,如顾虑河源,则不能按原定计划占领五华,影响整个东征作战。程潜内察地势,外度敌情,毅然决然孤军深入,挺进五华,“乘胜捣其巢”。28日,率军出发,急行百里,晚抵五华城。次日夜,敌三干人乘夜偷袭,迫近五华城西十里地方。程潜回师迎击,激战六小时,将偷袭之敌击溃。接著挥师前进,于31日攻占兴宁。11月3日,旋下梅县。程潜左路军进军迅速,遂使中路军作战亦能进展顺利。6日,东征军指挥部抵汕头。陈炯明、林虎部主力,已尽歼灭,东江地区完全平定。9日,程潜进至大埔,清扫残敌,直追入闽,在永定之北三十里,将陈炯明残部一举击破,陈炯明自此不复能为患。程入闽三日即班师回粤。

    1926年1月。程潜当选为中国国民党第二届中央执行委员。程潜所部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六军,他任军长,林伯渠任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辖第十七,十八、十九三个师,共九个团二个营。第六军的成立,得到共产党的帮助,一批共产党员、共青团员成了军中骨干,程潜继续执行中山先生确定的“三大政策”,真诚地同林伯渠等共产党人合作,抵制破坏国共合作的言行,不准国民党右派查问将士的政治身份。

    7月,广州国民政府誓师北伐,程潜率第六军为总预备队,随第四军后向北进发。

    汨罗江战役后,北伐军前锋进抵湖北境内。这时,“五省联军总司令”孙传芳急迅将驻苏、浙、皖各军向江西调动,企图以“剪长绳”的办法,侧袭北伐军。北伐军决定乘敌集中未竣之际,主动出击,予以各个击破。程潜奉命率第六军自咸宁南下入赣,并任中路总指挥,指挥第六军和第一军第一师,进攻铜鼓、修水,直捣德安,截断南浔路。9月5日,从通城出发,连克修水、铜鼓、高安数城,势如破竹。此时,他探知孙军主力已自南昌南下樟树、丰城一带,正与北伐军第二+第三军在樟树以南激战,南昌城内仅有宪兵两个连、省署警备队两个连和邓如琢部的一个骑兵团,守军人数不多,防务十分空虚。程潜遂毅然改变原截断南浔路的战略汁划,命令第六军第十九师转向生米街兼程前进,暗袭南昌;以第一军第一师急往南昌西郊攻占南浔路上的牛行车站向北警戒;以第六军第十七师渡赣江,位南昌以南地区向南警戒。

    程潜率部于19日攻克南昌后,引起了敌人的极大震恐。孙传芳立即电今卢香卓,令郑俊彦串第十师及杨赓和独立旅迅速由南浔路南下,向涂家埠、乐化急进,抢占牛行车站,截断北伐军后路,并夜渡赣江,猛攻南昌。孙部之第一方面军邓如琢接电后,也急率一万五千人自清江分三路回师北攻。这时,程潜感于孤军深入,腹背受敌,形势危急,即令驻牛行车站的第一师第一团同第六军第十七师开赴乐化附近,堵截敌军前进。但由于第一师师长王柏龄在进入南昌后,即离 开部队潜入妓院宿娼,军中无主,第一团团长孙元良又不听程的指挥,擅自行动,致乐化战斗失利,牛行站弃守,南昌以西赣江尔岸地区全部为敌军占领。北伐军朱培德的第三军,此时虽抵生米,但朱偏私嫉功,按 兵不进。在这种情况下,程潜迫不得已于23日晚命令部队向南昌、生米、万舍方面撤退。部队刚撤城郊即被邓如琢包围。程只好化装成收账商人,剃须易袍,泅水脱险。其合队经拚死突围,才于24日渡过赣江,抵达万寿宫。此役第六军牺牲过半,第一师几乎全师覆没,师长王柏龄、党代表缪斌仅以身免。

    11月1日,北伐军分三路向南昌发起总攻。程潜命第十七师、第十九师在11月3日占领芦坑车站,这两个师未按时攻下。程潜异常忿怒,亲率军部全体参谋、副官赴前线督战,于4日午后攻占了芦坑车站。次日拂晓,命两师夹铁路齐头并进,再取乐化车站。部队在距乐化车站五里处遇阻,同守敌两旅约六干余人发生激战,程潜亲自指挥猛攻,数百人死于敌炮,终将敌阵冲破,占领乐化车站。程潜即令第十九师星夜向涂家埠追击,于6日中午完全占领军事要地涂家埠,切断了孙军首尾联系。北伐军夺取九江后,孙军全无斗志,只图逃窜,于是全线溃败。北伐军于8日进占南昌,江西战争遂告胜利结束。程潜第六军入赣作战两月,损失惨重,遂移驻高安、奉新、萍乡一带休整。

    12月4日,北伐军总司令蒋介石在庐山召开军事会议,决定继续东征,进军安徽、江苏,直指南京。程潜任江右军总指挥,率第六军、第二军(军长鲁涤平)、独立第二师(师长贺耀祖),沿长江南岸前进。1927年1月12日,江右军抵九江,再顺江而下,至彭泽舍舟登岸,直趋秋浦(安徽贵池县)。时雨雪载途,军行甚苦,沿途民众,却箪壶欢迎。2月8日,抵秋浦。孙传芳部直鲁联军第六师及湘军叶开鑫部相继为附,程潜即令主力直取芜湖,分兵由宣城攻溧水。于3月6日占领芜湖,又兵分三路取当涂。15日,程潜、贺耀祖部会攻当涂,经两日激战,击溃直鲁联军第四军、第五军及孙殿英部,进驻当涂。这时,蒋介石命江右军停止前进,固守当涂、溧水一线,俟东路军攻克镇江后,再会攻南京。19日,直鲁联军徐源泉、谢文炳部四个混成旅及张宗昌雇佣白俄军二个团,在飞机掩护下分向贺耀祖部阵地濮塘镇、朱门镇等地反攻,江右军子弹异常缺乏,情势危急,迭电请蒋接济弹药,始终未得。程潜便毅然决定提前发起总攻。20日,江右军全线出击,在尖头山、观音山、将军山、牛首山、寒山,同敌鏖战两昼夜。在战斗最剧烈的时候,幸得陈调元、王普借与五十万发子弹,始得支持危局,终于击败直鲁军,全歼敌军。22日,江右军连取采石矶、溧水、慈湖数地。程潜登上山头,极目远望,满目疮痍,心绪难平,“感愤令前军,疾趋雨花台”指挥江右军乘胜直趋南京。23日,攻下雨花台。接著第六军第十九师率先从中华门冲入南京城。入晚,各军分路进入南京,缴敌械三万余人枪。

    北伐军部队入城后,美、英帝国主义借口侨民及领事馆受到侵害,下令驻下关各军舰向南京城内轰击,死伤军民二于余人,毁坏房屋财产甚多,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南京事件”。程部第六军为保卫人民财产,进行自卫还击,打击了帝国主义嚣张气焰。程潜于24日入城,兼管南京卫戍事宜,同美、英领事馆交涉,阻止事态扩大,很快平息了骚乱。

    当北伐军节节胜利之时,蒋介石同武汉国民政府分裂迹象已日益明显。先是,蒋介石反对国民政府定都武汉,决定中央党部和国民政府驻南昌。3月10日,国民党在汉口召开二届三中全会,通过坚持国共合作和将政治、军事、外交、财政等大权集中于党,限制蒋介石权力的决议。程潜被选为国民政府委员、军事委员会七入主席团成员。武汉国民政府任命程潜为第二方面军总指挥,指挥第二、六、四十等四个军从津浦路进攻直鲁军,继续北伐。不久,武汉国民政府主席谭延闾在一块绸料上写下密令,派人到南京交给程潜,要他逮捕蒋介石。程潜觉得事关重大,且力不胜任,不便贸然行事。3月25日,蒋介石乘兵舰抵达南京下关,程潜等登舰欢迎,蒋竟愤然不登陆,而直趋上海。27日,程潜赴沪参加蒋介石召集的会议,察知蒋将发难,遂假调和之名,急赴汉口报告。蒋乘机收买了负责南京卫戍的贺耀祖,得以由沪抵宁。

    程潜离开南京后,第二军和第六军相继发表通电拥护武昌国民政府。蒋介石即令第二、六两军离开南京,限4月6日前全部渡江北上。第二、六两军急电汉口请示程潜,他复电不许渡江,并潜赴采石矶,欲调第六军赴汉。不料,程潜的复电被蒋介石扣留,部队停待数日未得回电。蒋又借口江北敌人进攻甚猛,严催渡江。待程潜返宁寸,两军已全部渡江。

    程潜到南京后,察知蒋介石即将叛变,情势危急,乃仓促易服,携亲信随从四五人,乘小火轮匆匆逃离南京,潜赴汉口。蒋介石闻汛,急派亲信徐培根乘兵舰追程。至大通江面,程潜见兵舰追来,即化装躲进火轮。徐上船未找到程潜,便将第二军参谋长岳森带回南京。他恐追兵复来,船至秋浦,便舍舟登陆,次日抵湖口,得第六军参谋长唐蟒派兵接应,方始脱险。不几日,蒋介石就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

    程潜逃离南京后,蒋介石忽借口扬州失陷,以巩固南京为名,调第六军返回南岸。同时.密令第七、十、三十七、四十等军预先埋伏,包围监视。第六军陷入重围,粮秣断绝。蒋复令该军各团分割驻扎,乃于4月28日,借口驱逐共产党,解除了第六军武装,然后遣散改编。

    不久,程潜又在汉口重新编组第六军,在林伯渠等协助下,整顿训练,该军很快又成为一支劲旅。

    1927年7月15日,汪精卫叛变革命,武汉国民政府开始实行“分共”、“清共”,但宁汉之间矛盾仍然尖锐。8月初,武汉国民政府正式下令东征讨蒋,程潜受命任东征军江右军总指挥率部东进。蒋介石因北伐攻取徐州受挫,加以同桂系的矛盾,不待东征军到达,便于8月12日宣布下野。这时,程潜所部已推进到芜湖、宣城一带,闻蒋巳下野,即停止前进。8月20日,宁汉双方在庐山谈判,至是宁汉合流。9月初,程潜赴南京、上海参加国民党汉宁沪三方淡话会。9月16日,三方在南京组成“中央特别委员会”,代行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监察委员会职权,程潜由武汉方回推为特别委员。

    宁汉合流后,汪精卫,颐孟余、唐生智因不满于特委会的权力分配,乃于9月21日返汉,成立中央政治委员会武汉分会,与南京对峙。李宗仁、白崇禧因唐部横阻于广西与京沪之间,成为佳系把持中枢和与前后方联系的巨大障碍,遂与谭延闾、程潜共谋倒唐。

    10月20日,南京国民政府下令讨伐唐生智,由湘桂联军组成西征军,程潜任西征军第四路总指挥,李宗仁任第三路总指挥,夹江并进,攻略武汉。唐生智被迫于11月11日通电下野,当晚乘日轮东渡日本。14日,西征军进占汉口后,组织湘鄂临时政委会,程潜任主席,主持湖北政务。

    1928年1月12日,程潜、白崇禧以唐部李品仙、何键电请弭兵后,仍在平江、岳阳增兵备战,决定分兵三路,进军湖南,剿抚兼施,直下长沙、岳阳。17日,驻守岳阳的刘兴第三十六军在西征军水陆夹击下,败退汨罗,西征军遂占岳阳。21日,西征军强渡汨罗江,发动全线总攻击,激战数小时,突破唐军在南岸防线,击溃守军,乘胜直逼长沙。不意此时,蒋、唐又已重新合作,蒋密令第四十四军军长叶开鑫中途倒戈。是日夜,叶部在岳阳黄沙街起事,同唐军李品仙部结合,袭击程潜第六军。第六军猝不及防,损失甚重。程潜急凋第三、四两路军包围叶部,激战两日,将叶部解决。其余各路唐军,在大军进逼下,节节败退,于23日退出长沙,向湘西、湘南撤退。25日,西征军进占长沙。程潜、白崇禧又兵分两路继续追击,调第六军原留守广东的第十八师自韶关北上,夹击唐军。2月,西征军连克衡阳,宝庆、津市、澧县等地,唐军将领何键、叶琪、李品仙、刘兴等相继向程潜、白崇祷通电表示输诚,听候改编。至此,西征军入湘作战即告结束。3月11日,程潜、白崇禧等将领联衔通电宣布西征任务已毕,克日移师北伐。

    程潜领兵入湘后,国民党于1928年2月召开了二届四中全会,程潜被推定为国民政府委员、军事委员会常委。但程潜忙于湖南的部队整编和地方善后事宜,湘鄂临时政委会实权已属桂系所掌握。程潜对湘桂合作,推诚相见,处处顾全大局。桂系则企图控制广西大门湖南,通过湖南宋扩张势力,争雄全国。待蒋介石复起,桂系又联蒋倒程。3月,国民党设立中央政治会议武汉分会,以李宗仁为主席,程潜仅充任一名委员。程、桂矛盾日渐明显。武汉政治分会曾数度开会密议欲将程潜扣留撤职。5月中旬,程潜不顾左右劝阻,由长沙赴汉口参加李宗仁召集的会议。21日,李宗仁以所谓“专横跋扈,把持湘政”的罪名为借口,拘禁程潜,宣布免除程潜本兼各职。8月,国民党二届五中全会正式决议停止程潜职权。

    程潜在汉口被拘禁,留在湖南的第六军群龙无首,内部矛盾迭起,部队迅速分化,剩下的两师七个团由第十八师师长张轸率领撤回江西。蒋介石则密令江西省主席朱培德消灭第六军,并调金汉鼎第九军入赣助战。第六军在朱培德、王均、金汉鼎等军分进合击下,损失惨重,突围到闽境后,仅存残部一个营,为卢兴邦收编。至是,程潜十余年艰辛组创的第六军再度被蒋介石彻底消灭了。从此,程潜在中国的政治、军事舞台上,再也没有可资凭依的实力了。

    第六军既被消灭,国民党中央也就于11月28日解除了对程潜的监视。程潜忧愤不平寓居上海,“闭户思避嚣,寒风从隙扰。出游以写忧,子怀复如搅”;“辗转苦夜长,披衣坐前庭。忧来谁当见,明月照我棂。北风中夜号,戍角时一鸣。忉怛不自己,翘首望天明。”内心充满苦闷忧伤,常借诗词发泄,消磨岁月。

    “九·一八事变”爆发,东北沦陷后,程潜忧愤更甚,悲痛难塞,却又无可如何。至1931年12月国民党中央因蒋介石辞去国民政府主席及行政院长职务,召开四届一中全会,程潜才重登政界,成为国民政府委员、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

    1935年12月,程潜出任参谋总长,授二级陆军上将衔,重新成为一名军界要人,并在国民党五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为国民党中央最高指导机关政治委员会委员。

    “七·七”卢沟桥事变后,日本侵略军以 平津为据点,分四路向山西、山东、绥远、河南大举进攻。日本华北方面军第一军以四个师团,约十万人,沿平汉线急速南攻,于9月24日攻陷保定,直逼石家庄。平汉线国民党守军纷纷退避后撤,日军大有长驱直人中原之势。在这形势严峻的关头,程潜欣然受命担任平汉线方面指挥,驰赴邢台,坐镇指挥。他正在调整部署,日军师团长土肥原率第十四师团,河边旅团及第二十师团一部数万人,向正定军事要地猛扑过来。这时,平汉线卫立煌部三个师已调赴增援晋北,宋哲元部又凋往津浦线方面作战,正定仅有商震军的一个师及鲍刚的一个旅防守,抵挡不住日军机械化部队的攻击,正定于10月8日失守,两天后日军又占领石家庄。

    石家庄既失,日军复以三个师团迅速南进。河北平原,无险可守,而这时程潜所指挥的部队仅三个半步兵师和一个骑兵师,兵力悬殊。程潜一边急电请调汤恩伯军团及吴克仁军北上驰援,一边将部队撤至安阳、漳河南岸一线布防,严阵以待。程自己预先立下遗嘱,抱著拼死疆场的决心,亲自上前线指挥作战,并鼓励左右将士说:“大敌当前,有进无退。中国虽大,也没有多少地方可退了,战死在阵地上是最光荣的。”严令将士们坚守阵地。10月19日,日军分三路渡漳河进攻,于20日占领保漳一带高地,战局危殆。程潜亲自指挥关麟征军于21日拂晓发起反攻,夺回了高地,将日军压迫到漳河岸边。渡河的日军不久得到河北增援,再次进攻。程潜指挥所部从拂晓激战至晚上12时,双方不分胜负,形成对峙状态。几天后,日军乘汤恩伯部第十三军调援山西之机,向安阳发起攻击。程潜采用“围魏救赵”之法,令右翼宋哲元部从大名抄敌后方,袭击邢台,以解安阳之危。但安阳守军兵力单弱,未得到增援,退守宝莲寺。日军又乘隙进迫大名。宋哲元为保存实力,于11月11日弃守大名,形势复又危急。程潜赶紧调整部署,在安阳以南汤阴以北宝莲寺一带布兵掘阵,激励官兵奋力抗御,与敌对阵相持达三月之久,平汉线形势渐趋稳定。

    1938年1月17日,程潜正式出任第一战区司令长官,统辖三十多个师,数十万大军,驻节郑州。2月上旬,又兼任河南省政府主席,统一军政。

    2月初,日军调集四个精锐师团,再次大举进攻,企图直下新乡平原,再转攻曲沃、临汾,来势凶猛。程潜严令各部坚守阵地,挫其锐气,伺机歼敌。2月8日,日军第十四师团土肥原部,在飞机掩护下,向宝莲寺程部守军阵地猛攻。程潜指挥守军奋力抗击,激战数日。不料,右翼末哲元为保存实力,不战而退,日军侵入濮阳、长垣,又急转西进封邱,与沿平汉线南犯的主力相呼应,夹击宋哲元部。末又放弃新乡,向西节节退守。程潜布置的防线被破,因此十分恼恨末哲元。但见宋哲元部渐陷困境,日军指日可渡黄河南下时,于是断然调派部队策应宋哲元,派骑兵北渡黄河,向道清线以南,平汉线以东地区攻击,重创敌军,结果既解了宋哲元的危,又迫使日军不敢贸然渡河南犯。

    3月。程潜指挥第一战区部队作外围策应,在山东临沂、峄县一带牵制打击日军,配合第五战区李宗仁部取得了台儿庄战役的胜利。

    5月初,徐州会战失利。第五战区部队分向豫东和皖北撤退时,日军土肥原第十四师团孤军深入,由鲁西猛向陇海线进逼,企图阻断第五战区部队西撤后路。11日,蒋介石电今程潜指挥兰封会战,集中精锐兵团歼灭侵入鲁西之敌,并亲赴郑州直接指挥。14日,土肥原部二万令人在飞机掩护下强渡黄河,攻陷河泽,进袭兰封。程潜今薛岳兵团、商震集团军在兰封附近,三面围攻敌军。23日夜,日军第十四师团一部乘兰封守军不备,突然袭击,攻陷兰封。蒋介石大为震惊,恐日军长驱西进,直取开封、郑州。这时,从陕西、武汉增援的部队尚未完全集中,开封情势危急。程潜立即奔赴开封,设立指挥所,调整部署,拟定以优势兵力全歼土肥原部的计划。25日晨开始总攻。27日克复兰封,恢复了陇海铁路交通,保障了第五战区部队的安全撤退。土肥原部在程潜优势兵力围攻下,缩在三义砦、罗砦和南北之线,凭借空中优势,固守待援。正当战事比较顺利的时候,蒋介石为避免在豫东平原与日军决战,却命令程潜即刻停止围攻,向平汉路以西山地转移。整顿待命。对此,程潜不胜感慨:“大辱安能忍,兹仇永勿忘。”

    6月5日,第一战区司令部移至洛阳,程潜再次拟定《作战指导纲要》,调遣各军沿平汉路组成左、右地区兵团,准备乘日军沿平汉路南犯之际,在许昌、确山之间将敌包围歼灭。由于日军于次日攻陷开封,兰封会战遂告结束。

    开封一失,郑州危急,蒋介石下令利用黄河伏汛期,在郑州北面花园口决堤,造成千汉线以东地区泛滥,以遏止敌军西进。6月12日,黄河决堤后,程潜指挥部队予以反击,相继收复豫北、豫东、鲁西等地,于11月17日又收复河北大名。

    1938年11月28日,蒋介石在南岳召开军事会议,凋整战区,程潜改任军事委员会天水行营主任,统一指挥北战场。

    1939年5月13日,程潜晋升为一级陆军上将。

    程潜在西安期间,同第十八集团军驻西安办事处主任林伯渠时常往来,掩护一些共产党人、进步人士从事抗日救国活动。

    1940年5月,程潜调重庆国民政府军委会副参谋总长,并继李济深之后接任战地党政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以后又一度代理参谋总长之职,直至抗战胜利。

    程潜调到重庆后,周恩来、林伯渠等中共中央领导入常去看望他,坦诚交谈。1945年8月,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赴重庆同蒋介石举行国共两党和平谈判,程潜亲往桂园拜访毛泽东主席。毛主席回访程潜,两人作了长时间叙谈。

    1946年5月,程潜改任军委会武汉行营主任。9月,行营改称国民政府主席武汉行辕,程潜仍任主席。

    1948年春,国民党召开行宪大会,选举总统、副总统。程潜在部属、幕僚的劝说下,决定竞选副总统,千方百计筹集了一亿万法币竞选经费,赶写出《程朱理学的研究》,以论证自己的政治主张,刊印成册,又洗肖像干余张连同著述题名盖章赠送他人。第一轮投票,六名副总统候选人中,以程潜、李宗仁、孙科得票最多。蒋介石即在幕后操纵为孙科拉选票。在第四轮投票中,程潜愤而放弃竞选,支持李宗仁击败了孙科。

    李宗仁当选副总统后,桂系白崇禧出任华中“剿总”长官,总部设在武汉。武汉行辕随之撤销,程潜于是年7月回湖南任长沙绥靖公署主任兼湖南省主席。

    1948年7月24日,程潜从南京回到长沙,受到长沙各界人士的热烈欢迎。8月10日,他在省政府宣誓就职。

    程潜在离开南京回湖南之前,就已预先谋划,向国防部请准在湘成立五个陆军师。他一回湖南就抓紧扩充军队,编训新兵,仅用了四个月时间,就扩充编组了两个军共五个国防师,又将保安部队扩编为三个旅共九个团,掌握了近十万部队。同时将长沙绥署主任、湖南省主席、省党部主任委员、省保安司令、省军管区司令五大要职集于一身。

    此时程潜同蒋介石、李宗仁、白崇禧的矛盾日渐加深。蒋介石企图利用程潜牵制桂系,在程潜身边安插了一批亲信分掌兵权,进行监视。白崇禧拥重兵驻武汉,则常常对程潜施加压力。程潜在夹缝中间,处境很难,何去何从,顾虑重重,是和是战,举棋不定。到九十月间,人民解放军相继取得济南、辽沈等战役的胜利。程潜及其左右一部分人思想开始动摇,都感到国民党败局已定,湖南一隅绝难自保,必须找一条出路。

    同年12月,白崇禧发起“和谈”攻势,逼蒋介石下野,并派人串通程潜,一致行动。3月1日深夜,程潜请族弟程星龄密商。程星龄曾因“共产党嫌疑”被蒋介石拘禁在台湾,后经陈仪、程潜等人保释。程星龄见程潜相问,劝他借接受白的倡议,坚持和平到底,同共产党合作,并告诉程潜,自己已同中共地下党取得联系。程潜便委托程星龄全权代表自己同中共地下党联系。

    1949年1月14日,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发表关于时局的声明,提出同国民党政府进行和平谈判的“八项条件”。这在程潜部属中引起很大的震动,主和主战两派争执相当激烈。程潜已决意走和平道路,乃大声呵斥主战分子欲上山打游击“真是寻死”。23日,程潜电告孙科,“其所谓战犯如果系和谈对象而言,则和谈无从谈起”;其他几条“可以全部接受”,并将电文在当时湖南《中央日报》发表。接著下令停止征兵,减少征粮,以后又相继释放了一批监禁已久的“政治犯”。但此时,程潜思想仍有疑虑。原因是自己的名字列入1948年12月25日中共权威人士宣布的四十三名战争罪犯之中,担心共产党与其算老帐,和谈后仍作战犯对待。3月,程潜去南京,遇到章士钊,章转告了毛泽东主席对程潜的期望,说明共产党不仅会不咎既往,而且会给以优待。程潜这才消除了一些顾虑。

    程潜考虑,和平起义,必须有适当的人为自己执掌兵权,才能应付将来的局面,乃密召程星龄商议。程星龄建议设法把第一兵团司令陈明仁从武汉凋到湖南来。陈系程潜醴陵同乡,又是他举办的大本营讲武学校的学生,因1947年6月在四平街之战立了“大功”,反被蒋介石削职,由此对蒋产生了不满。程潜即派同桂系关系密切的刘斐去汉口活动,获得了白崇禧的同意。

    2月,陈明仁率第一兵团到湖南。不久,程潜约陈明仁密谈,坦率告诉陈,自己准备和共产党合作,走和平道路。陈考虑再三,默许同程潜暗中联系,共谋和平,表面上仍以反共面貌出现。

    4月20日,代总统李宗仁拒绝在和谈协议上签字。和谈破裂,人民解放军于21日晚渡江,23日占领南京。李宗仁要程潜全力支撑,对广州作有效外围防卫。程潜即会见了中共湖南省地下工委的代表,表示争取和平的态度。

    5月16日,白崇禧从武汉仓惶败退长沙。白一到湖南,就改组省政府,去掉程潜左右主和派人员的职位,又将程潜扩编的五个师与陈明仁的两个军合编为三个军九个师,划归陈明仁指挥,并借机消灭了拒绝受编的程潜嫡系部队第一○二军第三一四师。

    程潜受此打击,感到郁闷孤独。惶恐不安,害怕白崇禧对自己下毒手,即便遇到白等人辱骂自己,也只得忍气吞声,于是打算辞职离湘,并先将妻小送去香港。这时,中共湖南省委派人转告程潜,要他坚定起义决心,向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送交“起义备忘录”,正式表明态度。程潜欣然同意,亲自签署了“备忘录”,表示:“决心根据贵方公布和平八条二十四款之原则,谋致湖南局部和平。……一俟时机成熟,潜即当揭明主张,正式通电全国,”“备忘录”送出后,程潜日夜焦急地盼望答复。7月11日,解放军派人送来毛泽东主席亲笔复信,写道:“先生决心采取反蒋反桂及和平解决湖南问题之方针极为慰佩”,“请先生派员至汉与林将军会面,商定军事小组联合机构及军事处置诸项,”“如遇桂系压迫,先生可权宜处置一切,”“诸事待理,借重之处尚多。”程潜顿时一扫愁容,高兴之情溢于言表。

    7月14日,李宗仁派人到长沙,敦促程潜去广州就任“考试院长”,被程潜断然拒绝。白崇禧随即欲武力强行裹胁程潜去广四。程潜早料到白这步棋,于是嘱长沙绥署副主任唐星找白设法开脱。经唐劝说,白崇禧同意程潜和长沙绥署移驻邵阳。7月21日,程潜率长沙绥署人员和警卫团队去邵阳。

    程潜到邵阳后,为麻痹白崇禧,住进第三十六师师长、反共大土匪陈光中家中,暗中却在加紧筹备起义,秘密起草起义通电,频繁同中共湖南省工委派来的联络人员接触,就起义通电发表的时机、地点、部队部署等问题进行研究。

    26日,陈明仁通知程潜速回长沙。他见时机已到,便密返长沙,住进长沙音乐专科学校。待白崇禧发觉,程潜已到达长沙多时了。他一到长沙,随即同陈明仁会晤,接著秘密会见解放军代表团代表李明灏,表示一定按中共方面的决策行事。8月1日,程潜以他个人名义发出和平通电。接著又和陈明仁同解放军代表就起义的一些重大问题进一步达成协议。8月4日下午,程潜、陈明仁领衔发表湖南“和平起义通电”,宣布正式脱离“广州政府”,接受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提出的国内和平协定“八条”。程潜并在同时发表的《告湖南民众书》中说:“我是一个国民党的老党员,追随孙中山先生最早且久,做过他的讲武学校校长,做过他的军政部长。他的革命事业,我是亲见的!他的革命理沦,我是亲闻的……”程潜这一革命行动,受到全国人民赞扬。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向程潜、陈明仁及全体将士发出贺电:“诸公率三湘健儿,脱离反动阵营,参加人民革命,义声昭著,全国欢迎,南望湘云,谨致祝贺。”

    8月31日,程潜应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邀请赴北平参加全国政协会议。9月9日晚抵达北平车站,毛泽东、朱德、周恩来、林伯渠等中共中央领导人亲到车站迎接。9月21日,参加了全国第一次政治协商会议。10月1日,登上天安门城楼参加了隆重的开国大典。

    建国以后,程潜历任湖南军政委员会主席、中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湖南省人民政府主席、省长,当选为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第一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二、第三届全国政协常务委员;国防委员会副主席,民革中央副主席等职。1968年4月5日,在北京逝世,终年八十七岁。

 

 

 

相关人物

孙中山    周恩来    黄兴    何应钦    蒋介石

相关文章

程潜简介   30位国民党起义将领的结局   程潜——最使毛泽东尊敬的人

世界人物介绍,著名人物资料,企业家、名星、伟人、政治家、军事家、科学家个人资料

| 联系站长 | 按拼音检索人物 | 现代人物分类索引 | 自助友情链接 | 新站登录 |下载本站

备案序号 蜀ICP备05009253号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