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板-现当代小说名篇名作在线阅读欣赏
           
中文域名: 古今中外.com  英文域名:www.1-123.com  丰富实用的古今中外人物库
 

门板

作者:普飞[彝族]

  解放前衣不蔽体,背后露出臂肉。走在路上,财主家的孩子们,在背后用棍子戳你的肉。如今,光滑的裤子光滑的衣衫,柜子里还放着几套,隔三五天换洗一次。
  这鲜明的对比,在彝族老汉普连光的脑海里展现成了一幅图画。他感到今天的日子像是吃甘蔗,一节更比一节甜。这促使他不容不决定:“报吧,报上去。”但是,一霎间,他仿佛见了他的老婆:她面色苍白,躺在床上,“咯!咯咯!……”不住地咳嗽。她老了,年纪比他大得多,如今他也有五十多岁啦。
  想到老婆,冲到嘴边的话,又咽到肚里去了;他顾虑她的病会因此加重起来。
  接着他又想到了自己的儿子和女儿:儿子是干部,在团县委工作;女儿呢,住在城里读书。他们天天受教育,都是聪明人,不会不同意的。一想到这里就牵连到了生活。幸福了,今天幸福了。不然,她怎么读得起书!他怎么能在 县上工作!普连光兴奋了,一股热力通过周身,他蓦地站起来说道:
  “拆我家那一间吧!那是间旧土房。”
  社员们喝采:“又是一间!”
  “不过,我那老伴……”普连光加了一句,但没有说完。
  社员们说:“她自然同意的,她的思想也好,有些事情还表现得比你强。
  普连光蹲下来,暗暗说:“你们不知道。”是的,社员们还不知道啊,因为老婆不曾对别人说过。但是对他是说过四五次了,她说:等秋收过了,把那间旧房打整打整,让她妹子迁进来。
  普连光左思右想,当他想好了对付老婆的办法时,就想回家去。忽然听得有些社员嚷道:“苦干三年,实现社会主义!”前四个字他是不高兴的,于是回转身来,说道:
  “你们说错啦!”
  “苦干三年!哪点差啊?”
  “苦干?错啦!”他说,“解放前哪,臂肉也被太阳晒黑了,衣服裤子满是补丁。今天幸福了,哪点儿苦呢?你们应该说勤干,勤干三年。”
  “说苦干或勤干都可以,好,我们今后说勤干。”
  普连光满意了,踏着月光,两手一挥一甩地回家去。这天晚上,他照顾老婆分外殷勤,他要用感情感化她,让她同意自己的主张:让出那间旧房。
  次日早晨,普连光正在烧火,姨妹就来了。按风俗提着一升米、一壶酒、一只鸡,还有一包红糖。普连光不觉担心起来了:万一这时社员们来商量拆房子的事,姨妹可能会把消息透露给她,那她的病……。于是,他便跑到田边,对生产队长说:“我那间暂时不拆!要等三天后。”
  回到家里,见姨妹依偎在床边。老婆断断续续地说:“你们迁来这个寨里方便些。咯咯……等过了秋收,跟社里理清了账目,咯咯……就迁来吧。”
  “他不来啊,据说修好了那个水库,又要到别的地方去修,不能回家。”
  “只要他同意就行了,搬东西你姐夫和我帮助你。咯咯……”
  姨妹忙倒了一杯开水,递过去:“阿姐,别说话了,静一静吧。”
  隔一天来一次的医生,又按时到了。他量了体温,画在曲线表上。然后留下了两天的药。
  “病怎么样了?不能离开吗?”姨妹问。
  医生说:“别担心。这是支气管炎,慢慢会好的。”
  吃过早饭,姨妹把提礼品来的篮子腾出来,要走了。普连光说:“住三天嘛,鸡还没杀啊!”姨妹说:“不必了,今年不用遵守那规矩了。我今天就得回去,我们正在挖干田啊。”
  姨妹去了,普连光呆呆地望着她的背影,似乎是自言自语地说:“她去了,她不遵守那规矩了。”
  他飞跑到队长家里,喘着气说:“今天,拆我的房,动手吧!”停顿了一下,又说:“你们本来就常来看望她。今后……”说到这里他不好意思地停住了。原来他想说:今后希望你们更加关心她,等到她病好了,知道了社里把房子拆去的时候,也不好意思发牢骚。他想到这类话是用不着说的,社员们自会来呀。
  “今后怎么?”队长问。
  “唔,唔……”他找不到适当的话了,便说:“今后你们去看她,不许谈到拆房子的事。”
  队长说:“好,这事做得到。”
  普连光回到家,心想:“房子要拆了,请不请巫师念咒呢?……巫师修水库去了,顾不得回来。啊,别按那规矩了吧……不过,不过,点两柱香还是应该的。……”他点了香,走出门,穿过寨子,到了座落在南边的古老的土屋前,把香插在大门两旁。他心满意足了,然后,转回家来护理老婆。
  “喂,这床被窝还不脏,但是不暖了,洗洗就会暖的。换这床吧。”
  一会儿他又说:“被窝烫下了,等会儿我就去洗。先喝这碗开水吧,糖开水,才煨的。”
  他一会儿又说:“想坐坐吗?我扶着你坐吧。”他把她扶起来,她依偎着他,感激地望着他的脸。
  社员们这个去了那个来,有的拿着鸡蛋,有的拿着水果糖,有的拿来面条。
  她拉住他们说:“你们这么关心我,叫我怎么报答呢!”
  普连光再走到寨子南边的时候,他那间土房不见了,只见一片土块,他远远就高声说:“不许踏着门板!不许跨过门楣!违反规矩哪!”社员们回答:“谁也不曾踏过的,我们知道,你放心。”其实门板和门楣都靠在别户的墙上,谁也踏不着的。
  “这些木材空了,搬回家烧吧,我家几个月不必上山打柴了。”他说,一面把板壁拣出来。
  天黑了,社员们互相看不清楚。队长提来了一盏马灯,但是,光线太小了,照得见这边照不见那边。
  普连光不禁说道:“把拆下来的木材烧起来,不就亮了吗?”
  “这是你家的嘛。”
  他仿佛看见了肥沃的田,每亩产量达到千多斤,户户社员的楼上堆满了粮食,田边地角也堆满了。“烧吧!我愿意。把灯提回去吧,别再耗油了。”他说,一面把木材抛过去。
  火燃烧起来了,整个地方照得通亮。大家在火光里敲土垡,有的用筛子筛。
  普连光想起了老婆,早早回家了。次日早晨,他护理过了她,匆匆跑到寨子南边。啊啊,真快,墙土完全筛细了,社员们正忙着运送。他看见很多人推着车,唯有几个人仍用扁担和箩筐。他问道:“干吗不用车子?”人家回答:“我还没有车子,以后会造的,推杆已砍来啦。”他说:“既然有了推杆,为什么不用那些木板安上呢?”他指着靠在门板边的板壁,说完后又感到有些心痛了。心想这些板壁还是好的,保留起来以后用处多。可是,这时那一堆堆的粮食。一担担的棉花,一片片的甘蔗,立刻又占据了他的脑海。他挥手说:“用吧,都用吧。”
  木匠们的手,特别灵巧,不多时间,板壁变成了八个手车。普连光喜笑颜开地说:“可有我的一个呵!”
  他推着车子,向田野里去了。从那边过来的社员们说:“这边只有两丘田,已经够了,送到那边去。”
  普连光第一个走到那边去,他后面跟着十来个车子。走不多远,他的车子停住了。“这道缺口,怎么过去呢!车子不会跨步呀。”他说。
  “哦,我们竟没有想到这道路缺口。填起来吧。”跟在后面的人们说,接着有人回去扛锄头。
  普连光在思索:“只须用一根木头搭上……不行,木头太窄,车子走不过去。用木板吧……那,得用挺厚的。到什么地方去找呢?哦,有了!”他对大家说:“不必费时间填啦,抬我家那门板来搭上。”
  “门板?不行呀!”大家吃了一惊。
  “是呀,踏都不能踏呢,怎么过车子?”他说。但是马上又说道:“抬来吧,管它!”
  “谁家的门板被踏了,谁家就凶多吉少。”
  “自从共产党来了,家家日子好过啦,哪家有凶事?别迷信那规矩了,连巫师们也不敲神钟啦。”普连光说。“走,去抬吧!怎么你们还不走啊?还算突击队员哩!”
  门板搭上了,车子骨碌碌地过去了。
  “姐夫!”这是姨妹的嗓音。接着听得她说道:“我阿姐好了些吗?我要去看她。”
  “不咳嗽了。”普连光说。忽然他拦住她,“她还没有精神。那旧房已经拆了,你可不要告诉她,要对她保守秘密。”姨妹点点头,走了,他不放心,也跟着回去。
  他倚在睡房门边,听见姨妹说:“阿姐,我那间房子又破又窄,现在拆了压田了。但是我不能迁来,我早就和他商量好了,搬到水库工地去安家。”
  她阿姐自言自语地说:“唔,水库,水库……去吧,我高兴。”
  …………
  普大妈的病完全好了。普连光指着居屋对她说:“你看,解放后盖了这间房屋。那间老土房太旧了。永远不用住啦。”普大妈点点头,然后拄着根青竹,到处走动。她对寨民们说:“我妹子的社里,也把老房子拆了。我们社里要增产,当然也要拆的。”她看着被车轮碾得滑亮的板道,对老伴说:“咦!这是门板哪?哎,把我家那两张也抬来用上吧!”
  “这就是我家的了。”普连光说。
  一个社员走过来,说道:“怎么样?我们早就说过有些事她比你还强哩!”

 

 

 

相关人物

 

相关文章

 

世界人物介绍,著名人物资料,企业家、名星、伟人、政治家、军事家、科学家个人资料

| 联系站长 | 按拼音检索人物 | 现代人物分类索引 | 自助友情链接 | 新站登录 |下载本站

备案序号 蜀ICP备05009253号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