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巡
设本页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中文域名: 古今中外.com  英文域名:www.1-123.com  丰富实用的古今中外人物库
 

张巡

    张巡(709—757.11.24),邓州南阳(今属河南)人,唐朝著名的军事将领。

    张巡自幼便聪悟有才干,长大后,身高七尺,须髯一怒尽张。他不但博览群书,才华出众,而且记忆力惊人,读书不过三遍,便终身不忘,写文章不用打草稿。后来守睢阳时,士兵仅有万人,而城中居民百姓却有数万人,张巡每见一人就询问其姓名,以后没有不认识的。张巡还晓战 阵法 ,为人气志高迈,喜欢与有学识的长者交流,不屑与庸俗之辈为伍,以至“时人叵知也”。唐玄宗开元(713—741年)末年,张巡进士及第,初仕为太子通事舍人。当时其兄张晓任监察御史,兄弟二人皆以文行知名,称重一时。

    天宝(742—755年)中,张巡调授清河(今河北清河西北)令。张巡性格倾财好施,扶危济困,在任期间由于公正廉明,体恤民情,不仅政绩出众,而且深受百姓爱戴。任职期满后回到长安。当时,杨贵妃的族兄杨国忠执掌朝政,权倾朝野,有人劝张巡去走杨国忠的门路,为自己找个好出路。但被张巡严辞拒绝,他说:“是方为国怪祥,朝宦不可为也。”不久,他调任真源(今安徽毫州西)令。真源地处中原,多豪强地主,他们与官府相勾结而,为非作歹。当地豪强华南金最为横暴,当地人称“南金口,明府手”。张巡到任后,将华南金依法处决,然后赦其党羽,威恩并施,从此人人向善。张巡为政简约,使百姓安居乐业。

    唐玄宗李隆基即位之初,励精图治,国家进入全盛时期,史称“开元盛世”。但到天宝年间,在一派歌舞升平声中,他开始踌躇满志,不愿过问政事,委政于李林甫、杨国忠等奸佞之人,一味纵情享乐,政治日趋腐化。天宝十四年(755年)十一月初九,平卢(治营州,今辽宁朝阳市)、范阳(治幽州,今北京城西南)、河东(治太原,今山西)三镇节度使安禄山以讨杨国忠为名,从范阳发兵15万,号称20万,南下反唐,向洛阳、长安(今西安)进攻。当中原已多年没有战事,很多郡县无兵可用,毫无应变准备。地方官吏闻叛军将至,或弃城逃跑,或开门出迎。安军长驱南下,几乎没有遭到什么抵抗,很快占领了黄河以北大部分地区。十二月十二日,安禄山率众从灵昌(今河南滑县东)渡过黄河,接连攻陷陈留(今河南开封)、荥阳(今荥阳东北),大败封常清部于武牢(即虎牢关,今河南荥阳汜水镇西)、葵园,进占洛阳。

    安禄山攻陷洛阳后,以其将张通晤为睢阳(今河南商丘县南)太守,使与陈留(今河南开封)长史杨朝宗率精骑数千,向东发展,郡县官吏多望风降附或逃走。但进至山东时,却遭到东平(今属山东)太守吴王李祗与济南(今属山东)太守李随的抵抗,其他各地官民也纷纷举兵响应,起兵讨贼。当张通晤向东略地时,谯郡(今安徽亳县)太守杨万石降敌,并强令张巡为其长史,到西边迎接叛军。

    天宝十五年(756年)二月,单父(今山东单县)尉贾贲率吏民南克睢阳,斩张通晤。当时雍丘(今河南杞县)令令狐潮想以城投降叛军,率军东击,于襄邑(今河南睢县)击败了淮阳(今河南淮阳)救兵。令狐潮将俘获的百余人押至雍丘,准备处死。恰值令狐潮出城办事,淮阳士兵乘机解开绳索,杀死看守,闭城拒纳令狐潮,令狐潮只得丢下妻儿逃走。随后淮阳士兵迎贾贲入城,贾贲进据雍丘,有众2000人。

    西迎叛军的张巡行至真源后,率属部哭祭皇帝祖祠,宣布起兵讨叛。吏民中愿意相随者达数千人,张巡从中选取出精兵1000人西去雍丘,与贾贲会合。贾贲、张巡入雍丘后,首先杀令狐潮妻子,然后共同守城。吴王李祗闻讯后,即授贾贲为监察御史。令狐潮为报杀妻儿之仇,于二月十六日率精兵攻打雍丘,贾贲出击,战败而死。张巡率众力战,击退叛军,因作战勇敢,赢得了军民的信任,被奉为主帅。张巡遂兼领贾贲之众继续守城,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击败了叛军的多次进攻,使其伤亡过半。张巡将战况上报李祗后,李祗将兖州以东的战事委认给张巡,从此张巡自称吴王先锋使,担负起保卫雍丘的重任。

    在洛阳失守后,唐朝廷迅速调集和组织兵力,在洛阳南、北两个方向抗击安军。在河北有常山(今河北正定)太守颜杲卿、平原(今山东陵县)太守颜真卿、东平太守吴王李祗、济南太守李随、饶阳(治个河北深州西南)大守卢全诚等,皆以兵讨安禄山,阻击和牵制了安军,使其不能西进。此时唐军逐渐形成了两大战场:一是牵制安军西进的作战;二是阻裁安军南下江淮的作战。江淮地区是唐朝的财赋供应之地,一旦被叛军攻占,后果不堪设想。而雍丘则是从洛阳通往江淮地区的要道,有著极为重要的战略意义,所以当叛军初次攻打雍丘失败后,并不就此甘心,准备再次攻打雍丘,一场大仗已是不可避免。

    三月二日,令狐潮又与叛将李怀仙、杨朝宗、谢元同等率兵4万余人争夺雍丘。城中军民大为恐慌,皆无守城的信心。张巡经过冷静思考,认真分析敌情后,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他对诸将说:“贼兵精锐,有轻我心。今出其不意击之,彼必惊溃。贼势小折,然后城可守也。”诸将听后皆表示同意。张巡立即使千人登城防守,自率千人,分数队,突然打开城门直冲叛军阵营,叛军刚到,还立足未稳,遂惊骇后撤。第二天,军再次攻城,环城安置百门石炮轰击,城楼及城上女墙全被毁坏。张巡于城上立木栅,挡住叛军进攻。叛军黔驴技穷,只好采取强攻,纷纷缘城攀登。张巡毅用蒿草束灌上油脂,焚而投之,叛军被烧得焦头烂额,无法登城。张巡有时瞧准叛军松懈,突然出兵袭击;有时夜深人静,偷袭敌营。如此坚守60多天,经大小300余战,带甲而食,裹伤再战,终于将叛军击退,并乘势追击,歼灭敌兵2000余人,几乎 活捉令狐潮。五月中旬,令狐潮再次领兵围攻雍丘。令狐潮与张巡过去相识 ,他亲至城下,想劝张巡投降。令狐潮说:“本朝危蹙,兵不能出关,天下事去矣。足下以羸兵守危堞,忠无所立,盍相从以苟富贵乎?”结果遭到张巡的断然拒绝,并借此机会羞了令狐潮:“古者父死于君,义不报。子乃衔妻孥怨,假力于贼以相图,吾见君头干通衢,为百世笑,奈何?”令狐潮听后,羞惭而退。

    此时,哥舒翰固守潼关,使叛军无法前进;郭子仪与李光弼在河北接连大败史思明部,切断了叛军前线与范阳老巢之间的交通线;叛军东进、南下又被张巡和鲁炅阻于雍丘和南阳(今河南邓州)。安禄山前进不得,后方又受到威胁,军心动摇,打算放弃洛阳撤回范阳。战争形势出现了有利于唐军的转机。但此时唐玄宗却过高估计战局的好转,于六月强令哥舒翰出兵决战,结果唐军在灵宝西原中伏大败,潼关防线彻底瓦解,平叛形势随即急转直下。潼关陷落几天之后,唐玄宗带著皇族亲贵,仓皇逃往蜀中。长安被安军占领。李光弼正围困史思明于博陵(今河北定州),并准备著挥师北上直捣范阳,忽闻潼关失守,只好解围南退,与郭子仪一起退入井陉(今河北获鹿西南)。七月,李亨在灵武(今宁夏灵武西南)即帝位,是为唐肃宗,改元至德,尊玄宗为上皇天帝。

    此时令狐潮围攻张巡于雍丘已40余日,与朝廷已断绝联系。当令狐潮闻知长安已经失守,玄宗已逃往西蜀时,便写信给张巡,再次进行劝降。守军将领中有6人也认为兵势悬殊,且玄宗存亡未卜,都劝张巡投降。张巡表面上装作答应。第二天,张巡把玄宗画像挂在堂上,率将士进行朝拜,一时间人人皆哭。然后张巡引6将于堂前,责以大义,斩之,更加坚定了守城决心。

    当时粮食馈乏,叛军送来的数百艘装运盐米的船支即将运到前线。张巡得知这一消息,采取声东击西之计,自己率兵乘夜出城南,令狐潮闻讯领兵来战。而张巡却另派勇士来到河边,夺取叛军的盐米千斛,其余全部烧毁,然后安全返回城中。

    由于叛军不断攻城,城里的箭用完了。张巡就命士卒捆草人千余,穿上黑衣,夜间放下城去。叛军发觉后,以为来偷袭的,争相放箭。当叛军发现是草人时,唐军已得箭数十万支。以后几天之后,张巡精选了500名勇士,在夜色中悄悄放下城去,叛军以为这次仍是草人,笑而不备。这500勇土乘机袭击令狐潮军营,叛军被杀了个措手不及,顿时大乱,焚垒而逃,唐军追击10余里而还。令狐潮接连中计,脑羞成怒,继续增加兵力围城。

    张巡让郎将雷万春在城头上与令狐潮对话,叛军乘机用弩机射雷万春。雷万春脸上虽被射中了六处,仍旧巍然挺立不动。令狐潮怀疑是木头人,就派兵去侦察,得知确实是雷万春,十分惊异,远远地对张巡说:“向见雷将军,方知足下军令矣,然其如天道何!”张巡回答说巡谓之曰:“君未识人伦,焉知天道!”

    雍丘被围日久,薪柴全部用完,张巡又欺骗令狐潮说:“欲引众走,请退军二舍,使我逸。”令狐潮不知是计,于是引兵后撤。张巡遂率领全部军民分四面出城三十里,拆屋取木,然后返回城中。令狐潮大怒,又带军围城,指责张巡言而无信。张巡对令狐潮说:“君须此城,归马三十匹,我得马且出奔,请君取城以借口。”令狐潮果然送来战马三十匹。张巡得到马后,全部分给部下骁将,并对他们说:“贼至,人取一将。”第二天,令狐潮责问张巡为何还不出城投降,张巡说:“吾欲去,将士不从,奈何?”令狐潮这才知道又中张巡之计,准备列阵攻城,阵还未布好,张巡的三十名骁将突然杀出,不久张巡又率兵出战,擒获叛将十四人,斩百余级,收器械牛马。叛军乘夜而逃,收兵入保陈留,不敢再出来交战。

    不久,叛军步、骑兵7000余人进驻白沙涡,张巡夜间率兵袭击,大败叛军。张巡回军到桃陵(今河南汜水县东南十里)时,又与400余名叛军的救兵相遇,将其全部俘获。张巡把被俘的叛军分开,将其中的妫州(治今河北怀柔东南)、檀州(治密云,今属北京)兵以及胡人全部杀掉;将荥阳、陈留的胁从兵则予以遣散,令他们各归其业。十日之间,民众脱离叛军来归附张巡的达一万余户。

    同月,令狐潮率部将瞿伯玉再攻雍丘。狐潮先派四名使者入城劝降,结果被张巡全部斩杀,然后将其随从押送吴王李祗之处。至此,张巡率千人之众,坚守孤城四月,抗击数万叛军的进攻,每战皆捷。当时,河南节度使虢王李巨屯守彭城(今江苏徐州),假张巡为先锋。 雍丘之战,张巡在敌众我寡的形势下,据守孤城,以忠义激励将士,临机应敌,智谋超群,因而取得了防守雍丘的胜利,阻止了叛军南下的企图。

    此后的一段时间,张巡又多次再败了叛军。八月,安禄山的河南节度使李庭望,亲率大军2万进攻雍丘,距城东30里安营,以断张巡之后。张巡率精兵3000出击,大破叛军,斩杀大半。李庭望收军连夜逃走。十月初四,令狐潮与王福德又率领步、骑兵万余人进攻雍丘。张巡领兵出击,再次大败叛军,斩杀数千人,叛军败逃而去。十二月,令狐潮率兵万余人扎营于雍丘城北,张巡领兵出击,又大败叛军,叛军逃走。

    令狐潮、李廷望率兵数万攻雍丘(今河南杞县),不仅数月未能攻下,反而连续战败,遂不敢轻易围攻雍丘。无奈之下,叛军只得在十二月时在雍丘以北设置杞州,筑城断绝雍丘的粮食援助,以逼张巡。又遣兵攻陷鲁郡(今山东兖州)、东平(今山东东平西北)、济阴(今山东定陶西南)均被叛军攻陷,河南节度使虢王李巨领兵东走临淮。叛将杨朝宗率兵2万,准备袭击宁陵(今河南宁陵东南),以切断张巡后路。在这种情况下,雍丘已不可守,张巡遂主动放弃雍丘,率马300匹、兵3000人转守宁陵,与睢阳太守许远、城父令姚訚等合兵。当天,杨朝宗率兵进至宁陵城西北后,张巡、许远派部将雷万春、南霁云领兵迎战。经过一昼夜激烈厮杀,大败杨朝宗部,杀叛将20员,斩首万余级,死尸塞满汴水,顷流而下。杨朝宗收集残部,连夜逃去。唐肃宗下敕书任命张巡为河南节度副使,指挥江淮方面的作战。张巡认为部下将士有功,派遣使者向虢王李巨请求给予空名的委任状以及赏赐物品,而虢王李巨只给了折冲都尉与果毅都尉的委任状三十通,没有给予赏赐的物品。张巡写信责备李巨:“宗社尚危,围陵孤外,渠可吝赏与赀?”李巨竟不予回信。

    此时,平叛战争逐渐恶化。至德二年(757年)正月,安禄山为其子安庆绪所杀,安庆绪据洛阳称帝。叛军史思明部重新夺回河北诸郡,然后进围孤城太原,企图夺取河东,进而长驱直取朔方、河西、陇右等地。安庆绪又以尹子奇为河南节度使,率兵进攻睢阳,以图向江、淮方向发展,夺取财赋重地。这样一来,双方争夺的焦点遂转移到太原、睢阳两个战略要地,两地如有一处被攻克,其后果都不堪设想。

    正月二十五日,尹子奇率妫、檀二州及同罗、突厥、奚等兵,与杨朝宗会合,共13万大军进攻睢阳。睢阳太守许远闻讯,急忙向张巡告急。张巡率军3000余自宁陵入睢阳,与许远合兵共6800人,在全城人民的支持下,与叛军展开激战。叛军全力攻城,张巡亲自督战,勉励将士,与叛军昼夜苦战,有时一天之内打退叛军20余次进攻,连续战斗16昼夜,共俘获叛军将领60余人,杀死士卒2万余人,守军士气倍增。许远见张巡智勇兼备,便对他说:“远懦,不习兵,公智勇兼济;远请为公守,公请为远战。”⑤从此二人做了分工,许远负责调军粮、修战具等后勤保障工作;张巡全面负责军事指挥。从此二人密切配合,胆肝相照,结下了生死之情。当时许远部将李滔救援东平,降于叛军,还暗中与大将田秀荣勾结。许远知道后,将此事告之张巡,张巡将田秀荣召至城上,斩首示众。在守军的顽强抵抗下,叛军屡次攻城不下,只好乘夜退去。张巡率士兵连败尹子奇,获车马牛羊甚多,全部分给将士,自己丝毫不要。唐肃宗下诏拜张巡为御史中丞、许远为侍御史、姚摐为吏部郎中。

    张巡欲乘胜袭击陈留,尹子奇闻讯后,于三月中旬再次引大军围攻睢阳。张巡激励将士说:“吾受国恩,所守,正死耳。但念诸君捐躯命,膏草野,而赏不酬勋,以此痛心耳。”⑥将士们听后,情绪激动,奋勇请战。于是张巡杀牛设宴,犒劳士卒,率全军出战。叛军看见官军兵少,不以为意。张巡手执战旗,亲率将士直冲叛军营垒,叛军准备不足,大溃。唐军斩敌将30余人,杀士卒3000余人,追逐数十里。第二天,叛军又至城下,张巡率兵出战,多次击退叛军的进攻,最激烈时一昼夜要接战数十次,多次挫败了叛军的锋芒,但叛军仍围攻不止。

    五月,尹子奇增加围城兵力,攻城更加猛烈。张巡为了疲惫敌人,经常于夜间在城内鸣鼓整队,作出要出击的样子,使叛军通宵达旦不敢休息,处于戒备状态。天亮之后,张巡又停鼓息兵。叛军以飞楼瞰视城中,见城内毫无动静,于是解甲休息。张巡乘敌懈怠,与勇将商霁云、雷万春等十十余人,各率50骑兵,突然出击,直冲尹子奇军营,叛军大乱,斩敌将50余人,杀士卒5000。

    叛军中有一胡人酋长披甲,率胡兵千骑欲招降张巡。张巡暗中将数十名勇士缒在护城壕中,并配以钩、陌刀、强弩等兵器,约好:“闻鼓声而奋。”胡人恃其兵多,未加防备。当胡人行至墙下时,城上鼓声忽然响起,数十名勇士突然杀出,将其全部擒获。后面的叛军不知前面的胡人因何出事,想要救人,但都被强弩射退,无法前行。过了一会儿,藏在护城壕中的勇士顺城墙爬回女墙,叛军这才知道其中的原由,大为惊谔,从此按兵不动。

    张巡想擒贼擒王,决定射杀尹子奇,但将士们都不认识他。张巡遂将蒿草削作箭头,射向叛军。被射中的叛军十分高兴,以为城内箭已用完,立即向尹子奇报告。张巡因此认出了尹子奇,让南霁云射杀尹子奇。南霁云一箭射中尹子奇左眼,叛军顿时乱作一团。唐军趁势杀出,几乎活捉尹子奇,尹子奇只好带伤败退,睢阳之围遂解。

    七月六日,尹子奇又一次集中数万兵力围攻睢阳。在此之前,许远在睢阳本积存的6万石粮食,可供军民一年之用,但虢王李巨坚持把其中的一半分给濮阳(今属河南)、济阴二郡,许远拒理力争也无济于事。结果济阴在得到粮食后,很快就投降了叛军,睢阳城内此时发生粮荒,士卒每口粮食减至一合(10合为1升),只好掺以茶、纸、树皮等为食,严重地影响了战斗力,瘦弱得连弓弩都拉不开。但守军在张巡的率领下,仍然顽强战斗。由于外无救援,士兵饥病不堪,守城兵力减至1600余人。

    叛军重兵包围睢阳,张巡则准备守城的战具抵御叛军。叛军制作云梯,高大如半个彩虹,上面安置了200精兵,推至城下,想由此跳入城中。张巡事先在城墙上凿了三个洞穴,等待云梯快临近时,从一穴中伸出一根大木,头上设置铁钩,钩住云梯使其无法后退,另一穴中出一根木头,顶住云梯使其无法前进;其余一穴中出一大木,头上安置了一个铁笼,笼中装著火,焚烧云梯。结果云梯从中间被烧断,梯上的叛军全部被烧死。叛军又用钩车钩城头上的敌楼,钩车所到之处,敌楼纷纷崩陷。张巡在大木头上安置了连锁,锁头装置大环,套住叛军的钩车头,然后用皮车拔入城中,截去车上的钩头,然后把车放掉。叛军又制作木驴来攻城,张巡就熔化铁水浇灌木驴,木驴当即被销毁。叛军最后在城西北角堆积柴草作成蹬道,想借此登城。张巡白天不与叛军交战,一到夜晚,就派人暗中把松明干蒿等易燃物投进正在堆积的阶道中,叛军却毫无察觉。十余日后,张巡率军出城大战,并使人顺风放火烧其蹬道,叛军无法救火,火经20余日方灭。张巡指挥作战,都是随机应变,叛军无计可施,皆为智勇所慑服,不敢再来进攻,于是在城外挖了三道壕堑,并置立木栅围困睢阳,张巡也在城内挖了壕沟以对抗敌人。

    八月,睢阳守军死伤之余,士卒已锐减到600人。张巡与许远把全城分为两部分,亲自率兵固守,张巡守东北,许远守西南。二人与士卒同甘共苦,昼夜守备不懈。对于攻城的叛军,张巡还对他们晓以大义,结果叛军中有200余人先后倒戈。当时叛将李怀忠 在城下巡逻,张巡问他:“君事胡几何?”李怀忠答:“二期。”张巡又问:“君祖、父官乎?”李怀忠答:“然。”张巡又问:“君世受官,食天子粟,奈何从贼,关弓与我确?”李怀忠 答:“不然,我昔为将,数死战,竟殁贼,此殆天也。”张巡又问:“自古悖逆终夷灭,一日事平,君父母妻子并诛,何忍为此?”李怀忠闻听此言,掩面流泪而去,随即率数十人降于张巡。

    是时,唐军将领许叔冀在谯郡、尚衡在彭城、贺兰进明在临淮,皆拥兵不救。张巡见城中日益艰难,便派南霁云突围,向许叔冀求援兵。但许叔冀拒绝出兵,只送了数千端布。南霁云见状,怒不可遏,在马上大骂许叔冀,要与其决一死战。许叔冀理亏,不敢相应。随后,张巡 又派南霁云率骑兵30人,突出重围,向驻守临淮的贺兰进明求救。南霁云出城后,军数万叛前来阻击,南霁云率骑兵直冲敌阵,左右射击,所向披靡,仅损失了两名骑兵。

    南霁云到达临淮,见到贺兰进明,说明来意,可贺兰进明 却说:“今日睢阳不知存亡,兵去何益!”南霁云说:“睢阳若陷,霁云请以死谢大夫。且睢阳既拔,即及临淮,譬如皮毛相依,安得不救!”⑦但贺兰进明 仍不答应。贺兰进明不发救兵一是忌妒张巡、许远功名。二是他与当朝宰相房管不和,房管以许叔冀为贺兰进明的都知兵马使,俱兼御史大夫,擎制贺兰进明。许叔冀自恃麾下皆是精锐,而且官职与贺兰进明等,所以不受其节制。贺兰进明怕一但出发救兵,会被许叔冀所袭,故不敢分兵。贺兰进明见南霁云骁勇善战,不但不发兵,还想将南霁云留为已用,于是设了丰盛的酒宴招待南霁云,还伴歌舞为乐。南霁云见此情景,泪如雨下,哭著说:“本州强寇凌逼,重围半年,食尽兵穷,计无从出。初围城之日,城中数万口,今妇人老幼,相食殆尽,张中丞杀爱妾以啖军人,今见存之数,不过数千,城中之人,分当饵贼。但睢阳既拔,即及临淮,皮毛相依,理须援助。霁云所以冒贼锋刃,匍匐乞师,谓大夫深念危亡,言发响应,何得宴安自处,殊无救恤之心?夫忠臣义士之所为,岂宜如此!霁云既不能达主将之意,请啮一指,留于大夫,示之以信,归报本州。”⑧言毕,南霁云咬掉自己一根手指,一时间众人皆惊,无不为之泪下。随后,南霁云抽箭射向佛寺浮图的墙壁,发誓道:“吾破贼还,必灭贺兰,此矢所以志也!”

    南霁云愤然离开后,先到真源,真源令李贲送给南霁云马百匹;到宁陵时,又收罗了城使廉坦的步骑3000余人。闰八月十五日,南霁云返回睢阳,叛军因南霁云突围外出,日夜加以提防,南霁云在城外经过大战,杀开一条血路,所带兵马,入城者仅千余人。城中将士闻知救兵未至,恸哭数日。

    尹子奇知道城中粮尽援绝,加紧攻城。至十月时,睢阳粮尽援绝,只好吃树皮,树皮吃光后,被迫宰食马匹,马尽,便掘鼠罗雀。但这仍然无法满足每日所需,在这种情况下,终于发展到食人的悲惨境地。为了保证将士的战斗力,张巡将自己的爱妾带到众人面前,对大家说:“诸公为国家戮力守城,一心无二,经年乏食,忠义不衰。巡不能自割肌肤,以啖将士,岂可惜此妇,坐视危迫。”⑨于是爱妾杀死,煮熟后犒赏将士。将士见后,无不哭泣,张巡强令大家吃下。不久,许远也将奴僮杀死,用来充饥。随后将城中妇女捆束起来,既尽,又将老幼男子用来充饥。至城破之日,所食人口达二三万 。百姓也知城破必死,所以无人相叛,最后只乘下400余人。

    在这种情况下,有人开始议论弃城突围而走,但张巡、许远却坚持认为:“睢阳,江、淮之保障,若弃之去,贼必乘胜长驱,是无江、淮也。且我众饥羸,走必不达。古者战国诸侯,尚相救恤,况密迩群帅乎!不如坚守以待之。”⑩于是坚守待援。

    十月九日(即公元757年1124日),叛军再次攻城,守军将士都无力作战,睢阳城终于被叛军攻破。城破之时,张巡向西遥拜道:“臣智勇俱竭,不能式遏强寇,保守孤城。臣虽为鬼,誓与贼为厉,以答明恩。”(11)城陷后,张巡、许远被俘。部下见到张巡,无不恸哭,张巡安慰大家说:“安之,勿怖,死乃命也。”众人皆不能仰视。尹子奇见到张巡后问道:“闻公督战,大呼辄眦裂血面,嚼齿皆碎,何至是?”张巡答道:“吾欲气吞逆贼,顾力屈耳。”尹子奇大怒,用刀将张巡的嘴划开,只见里面的牙齿只剩下三、四个。张巡怒骂道:“我为君父死,尔附贼,乃犬彘也,安得久!”尹子奇佩服张巡的气节,有意将他释放,这时有人说:“彼守义者,乌肯为我用?且得众心,不可留。”于是想用武力逼张巡投降,但张巡大义凛然,宁死不屈。于是叛军又劝南霁云投降,但南霁云未表态。张巡以为南霁云意志动摇,大呼道:“南八!男儿死尔,不可为不义屈!”南霁云笑道:“欲将有为也,公知我者,敢不死!”遂不肯投降。同日,张巡与南霁云、姚訚、雷万春等36位将领被杀。许远被执送洛阳,于途中被杀。是年,张巡四十九岁。

    睢阳之战,张巡临敌应变,出奇制胜,面对强敌,坚守长达十月之久,历大小400余战,斩将300、歼灭叛军12万人。加上此前的雍丘之战,共计21个月之久,使得唐朝财赋供应基地江淮地区得以保全,并为唐军组织反攻赢得了时间。

    在此之前,唐宰相兼河南节度使张镐闻知睢阳危急,昼夜兼程,并命浙东李希言、浙西司空袭礼、淮南高适、青州邓景山四节度使及谯郡太守闾丘晓等共同出兵救援。闾丘晓距离最近,竟不遵命出兵,等张镐赶到睢阳时,城破己3日了。张镐一怒之下,召闾丘晓至,将其毙于杖下。10天后,唐军组织战略反攻,一举收复长安。 史称:“以寡敌众,以饥御饱,食尽救不至,终以身殉国。从来战斗之苦恶,临难之壮烈,孰有过于张巡者?”(12)

    张巡死后,皇帝下诏,赠张巡为扬州大都督,远荆州大都督;南霁云开府仪同三司、再赠扬州大都督;并宠其子孙,张巡子张亚夫拜金吾大将军;同时还免除了睢阳、雍丘的三年徭税。唐肃宗还诏封其为邓国公,史称张中丞。贞元(785—805年)中,赠张巡之妻为申国夫人,赐帛百。大中(847—859年)年间, 还将张巡、许远、南霁云三人的画像置于凌烟阁。张巡的事迹一直为后人颂扬,为纪念张巡,后人在睢阳、杞县、南阳等地为他建立祠庙。并把他与张衡、张仲景誉为“南阳三张”。至今,江淮、台湾、东南亚等地居民仍供奉张巡像,尊他为“唐代岳飞”、“张王爷”。同时还成立了张巡研究会,出版各种研究著作予以宣扬传颂。

    张巡的军事思想:

    张巡在抗击叛军中表现了杰出的军事才能,其军事思想集中体现在雍丘、宁陵、睢阳三次作战中,概括起来具体有以下几点:

    1、高瞻远瞩的战略远见。张巡虽然官职不高,但在战争发生后,能清醒地认识到坚守雍丘的重要意义。而当雍丘已不可守时,又能做到审时度势,主动放弃雍丘,退守宁陵,变被动为主动,再败叛军。宁陵取胜后,又主动与许远合兵,坚守战略要地睢阳,虽然自知兵微将寡,但却像钉子一样牢牢地钉在哪里,使叛军始终也没有染指江淮。在两年的艰苦防御中,张巡与优势叛军前后进行大小400余战,不但牵制了大量叛军,还歼其12万余人。始终阻止了安军向江淮方向的发展,确保了唐王朝江汉漕运的畅通,保护了唐朝的财赋和交通运输线,使江淮物资能源源不断地运往关中,同时还为唐军组织反攻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安史之乱的最后胜利,与张巡的卓越指挥是密不可分的。

    2、智谋超群,指挥卓越,尤其善于临机应敌。张巡在战争相继导演出了火烧叛军、草人取箭、出城取木、诈降借马、鸣鼓扰敌、城壕设伏、削蒿为箭、火烧蹬道等一幕幕活剧,可谓计无穷出,已经达到“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河”(13)的境界。不仅已为将士们为其折服,连叛军也对其智谋敬佩不已,最后只好改用长围久困的战术,不敢再轻易攻城。张巡在战争所表现出的智慧,实为中外战争史上所罕见。

    3、“兵将相习,人自为战”的作战指导。由于叛军兵军将广,在攻城时四面围攻,这样一来张巡无法保证面面具到,所以他“勒大将教战,各出其意”,做到万无一失。正如张巡所讲:“古者人情敦朴,故军有左右前后,大将居中,三军望之以齐进退。今胡人务驰突,云合鸟散,变态百出,故吾止使兵识将意,将识士情,上下相习,人自为战尔。”所以“兵将相习,人自为战”是张巡长期立于不败之地的重要保障。

    4、积极防御,主动出机的守城思想。张巡守城,不是用坚固自保的战术消极防御,而是守中有攻,以攻代守,以麻痹和欺骗为手段出其不意地进行反攻、偷袭,以此达到守城的目的。比如雍丘之战开始时,张巡认为:“贼兵精锐,有轻我心。今出其不意击之,彼必惊溃。贼势小折,然后城可守也。”结果首战便取得胜利,从而大大增加了军民的守城信心。这种主动主击的情况,张巡在战争中多次使用,而且在出击时,又采取多路出击,使叛军无法判断唐军的主攻方向,分散了兵力。积极防御,主动出机,是张巡能够坚守孤城,大量歼灭叛军的主要原因。

    5、战术上灵活多变,不拘泥古法。张巡用兵,主张“云合鸟散,变态百出”,这深合《孙子兵法》中“兵无常势、水无常形”之意。张巡在两年的作战中,战术运用非常丰富,先后进行过城邑防御战、伏击战、夜袭战、反击战、追击战,什么战术合理就用什么,什么战术能消灭敌人就用什么,所以史书上称其“用兵未尝依古法”。成功在使用各种战术,是张巡能够少以胜多,长期立于不败这地的主要原因。

    6、取之于敌的后勤保障思想。由于张巡所守的是孤城,兵器、粮秣的补给无法得到保证,后勤补给因此更显重要,所以张巡每次出战的目的,一半是用来歼敌,一半是取得补给。张巡通常抓住一切战机夺取补给,而当没有战机时,又能主动创造战机。如偷袭粮船、草人借箭、出城取木、诈降借马都是典型的战例,作战结果后,经常“收器械牛马”、“获车马牛羊甚多”。当南霁云率援兵回睢阳时,正值大雾,张巡听到交战的声音,知道是南霁云,于是开门接应,最后居然“驱贼牛数百入”。“自兴兵,器械、甲仗皆取之于敌,未尝自修(14),这种取给于敌的策略,是张巡能够长时间坚守的重要原因。

    7、身先士卒,作战英勇。身为主将,张巡时刻能起到表率作用,或督军守城,或出城作战,他常亲自率军出现在最危险的地方,奋勇冲杀,因此赢得了部下的尊敬和信赖,无不用命,以至连战连捷。

    8、善于作思想工作,以此来保证将士们的斗志。二年多的艰苦守城,守军竟然能够始守保持著高昂的斗志,即使在最后一刻,也宁死不屈,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张巡之所以能够长期守住坚城,并大量消灭敌人,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善于鼓舞本方士气,以忠义激励将士,使上下团结一心。例如,当战斗激烈时,会有将士后退下来,张巡就站在阵地上对后退者说:“我不去此,为我决战。”将士感其诚,皆以一当百向前冲杀,无人再退。张巡不但对本方将士做思想工作,对敌人也是如此,他用劝降的方法就使叛军先后200余人来降,起到了瓦解敌军的作用。

    9、军纪严明、赏罚分明。张巡精通兵法,治军有方,能够与部下同甘共苦,因而深得军心。为了使有功将士得到应有的奖赏,张巡甚至敢于写信责备虢王李巨,拒理力争。

    附:

    1.闻笛 张巡
    岧峣试一临,虏骑附城阴。不辨风尘色,安知天地心。营开边月近,战苦阵云深。旦夕更楼上,遥闻横笛音。

    2.守睢阳作 张巡
    接战春来苦,孤城日渐危。合围侔月晕,分守若鱼丽。屡厌黄尘起,时将白羽挥。裹疮犹出阵,饮血更登陴。
    忠信应难敌,坚贞谅不移。无人报天子,心计欲何施。

    3.念奴娇 刘克庄(宋)
    隆干间事,两翁有、手泽遗编曾纪。余掌兰台修纂到,景定初开忠邸。抔起复麻,奋涂归笔,嚼碎张巡齿。德音犹在,
    非卿何足语此。
    老来兹事都休,问门前宾客,今朝来几。达汝空函,投伊大瓮内,谁曾提起。丹汞灰飞,黄粱炊熟,跳出槐宫里。
    儿童不识,秃翁定是谁子。

    4.某蒙示咏家弟所撰班史属辞长句三叹之余辄用 陈与义(宋)
    隽永杂俎虽甚旨,何似三冬足文史。羡子皮里西京书,议论逼人惊亹亹。戏为语韵网所遗,人皆百能子千之。
    虽非张巡遍记诵,岂与李翰争毫厘。不待区区隶古定,便令景宗知
去病。掇要虚烦四十篇,三卷之博能拟圣。
    儒林丈人摛藻春,作诗印可融心神。我亦从今悔迂学,不须更辨瓒称臣。

    5.书愤 陆游(南宋)
    白发萧萧卧泽中,秪凭天地鉴孤忠。厄穷苏武餐毡久,忧愤张巡嚼齿空。细雨春芜上林苑,颓垣夜月洛阳宫。
    壮心未与年俱老,死去犹能作鬼雄。

    6.正气歌 文天祥(南宋)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
    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在秦
张良椎,在汉苏武节;为严将军头,为嵇侍中血
    为张睢阳齿,为颜常山舌;或为辽东帽,清操厉冰雪;或为出师表,鬼神泣壮烈。或为渡江楫,慷慨吞胡羯
    或为击贼笏,逆竖头破裂。是气所磅礴,凛然万古存。当其贯日月,生死安足论!地维赖以立,天柱赖以尊。
    三纲实系命,道义为之根。磋余遘阳九,隶也实不力。楚囚缨其冠,传车送穷北。鼎镬甘如馅,求之不可得。
    阴房冥鬼火,春院閟天黑。牛骥同一皂,鸡栖凤凰食。一朝蒙雾露,分作沟中瘠。如此再寒暑,百沴自辟易。
    哀哉沮洳场,为我安乐国。岂有他谬巧,阴阳不能贼!顾此耿耿在,仰视浮云白。悠悠我心忧,苍天曷有极!
    哲人日已远,典刑在夙昔。风檐展书读,古道照颜色。

    7.沁园春·追次文丞相,题张巡许远两忠臣庙 沈禧(元)
    临死不惧,临危不惊,何碍何妨。纵刀锯在前,鼎锅居后,当斯之际,观作寻常。天汉桥头,睢阳城上,两处成名一样香。
    精忠操,何堪与比,出冶坚钢。
    江山几见兴亡。□野草平原总战场。慨区区忍死,偷生恃宠,欺孤虐寡,敢并遗芳。庙食从今,纲常不弛,功烈何如郭汾阳。
    千秋下,论二公节义,天地难量。

 

 

 

相关人物

 

相关文章

雍丘之战      张巡生平介绍

世界人物介绍,著名人物资料,企业家、名星、伟人、政治家、军事家、科学家个人资料

设本页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联系站长 | 按拼音检索人物 | 现代人物分类索引 | 自助友情链接 | 新站登录 |下载本站

备案序号 蜀ICP备05009253号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