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孝宽
设本页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中文域名: 古今中外.com  英文域名:www.1-123.com  丰富实用的古今中外人物库
 

韦孝宽

    韦孝宽(509—580.12.17),名叔裕,字孝宽,京兆杜陵(陕西西安南)人,南北朝时期西魏、北周杰出的军事家、战略家。

    韦孝宽少以字行,所以皆称其为韦孝宽,而很少称韦叔裕。韦孝宽的祖父韦直善,为北魏冯翊、扶风二郡守;父亲旭,曾为武威郡守,建义初,后为大行台右丞、辅国将军、雍州大中正,永安二年,拜右将军、南幽州刺史。

    韦孝宽性格沉敏和正,好经史。二十岁时,萧宝寅作乱,韦孝宽请为先锋前去征讨,朝廷即以他为统军,随长孙承业西征,屡有战功,拜国子博士,行华阴山郡事。随大都督杨侃出镇潼关,为司马。杨侃见韦孝宽才能出众,便将女儿嫁给他。北魏永安(528—530年)年间,韦孝宽拜宣威将军、给事中,不久又赐爵山北县男。北魏普泰(531—532年)年间,韦孝宽为都督,随荆州刺史源子恭镇守襄城,因功任析阳郡守。时独孤信为新野郡守,二人关系甚好,而且政绩出众,被荆州吏人称为联璧,传为美谈。孝武初,以都督镇析阳城。

    北魏永熙三年(534年)四月,韦孝宽随宇文泰赴雍州,克潼关后,任弘农郡守。又随宇文泰擒窦泰,兼左丞,节度宜阳兵马事。与独孤信入守洛阳。又与宇文贵、怡峰应接颍州义徒,于颍川破东魏将任祥、尧雄。

    西魏大统三年(537年)十一月,韦孝宽攻克东魏豫州城,俘刺史豫州冯邕。西魏大统四年(538年)二月,东魏军进攻,西魏军作战不利,韦孝宽与颍川守将梁回均弃城西归。时边境骚乱,宇文泰孝宽以大将军行宜阳郡事。不久,迁南兖州刺史。

    是年,东魏将段琛、尧杰占据宜阳,并遣阳州刺史牛道恒引诱西魏边境的居民韦孝宽深以为患。于是韦孝宽使人模仿牛道恒的手迹,信中与牛道恒论归款之意,然后派人送到段琛营中,段琛见信后,果然怀疑牛道恒。以后牛道恒所献的策略,段琛均不采纳。韦孝宽趁其猜阻,出兵袭之,俘段琛和牛道恒,崤、渑两地从此遂清。

    西魏大统五年(539年),韦孝宽进爵为侯。西魏大统八年(542年),韦孝宽转晋州刺史。西魏大统十二年(546年)八月,并州(治玉壁)刺史王思政转任荆州刺史,并推荐韦孝宽接替他的职位,韦孝宽遂率军镇守玉壁(今山西稷山西南),兼摄南汾州事,进授大都督。

    不久,东魏丞相高欢倾山东之兵自邺城(今河北临漳西南)出发,向西魏大举进攻。玉壁在今山西稷山县西南,处于汾水的下游。西魏设在这里的要塞对东魏的晋州威胁很大,所以高欢决定先攻玉壁。九月,东魏军连营数十里,包围玉壁,以引诱西魏军出战。韦孝宽据城固守。

    十月,东魏军攻城,昼夜不停。韦孝宽则随机应变,竭力抗御。东魏军在城南筑土山,欲居高临下攻城。城上先有二楼,韦孝宽缚木加高城楼,令始终其高于土山,并多备战具以御之,使东魏军不能得逞。高欢派人对城中说:“纵尔缚楼至天,我会穿城取尔”(《周书·韦孝宽列传》)东魏军遂改变战术,于城南挖掘10条地道,又用“孤虚法”,集中兵力攻击北城,昼夜不息。北城素为天险,韦孝宽挖掘长沟,切断东魏军的地道,并派兵驻守,待东魏军挖至深沟时,即将其擒杀。韦孝宽又在沟外堆积木柴,备好火种,发现东魏军在地道中潜伏,便将木柴塞进地道,投火燃烧,还借助牛皮囊鼓风,烈火浓烟,吹入地道,地道中的东魏士卒被烧得焦头烂额。东魏军又“攻车”撞击城墙,所到之处,莫不摧毁。虽有排楯,也无法抵挡。韦孝宽便用布疋做成帐幔,随其所向张开,攻车撞之,布受冲击立即悬空,城墙未受损坏。东魏军又把干燥的松枝、麻秆绑到长杆上,灌以膏油燃火,去焚烧帐幔,企图连玉壁城楼一起焚毁。韦孝宽则把锐利的钩刀也绑到长杆上,等火杆攻击时,即举起钩刀割之,把正点燃的松枝、麻秆全部割掉。东魏军又转用地道,在城四周挖掘地道20条,用木柱支撑,然后以油灌柱,放火烧断木柱,使城墙崩塌。韦孝宽在城墙崩塌处用栅栏堵住,使东魏军无法攻入城内。

    东魏军尽用攻城之术,但皆被韦孝宽所破,而且还守城有余。高欢攻城不克,遂派人劝降,先遣仓曹参军祖孝征问韦孝宽:“未闻救兵,何不降也?”韦孝宽回报说:“我城池严固,兵食有余,攻者自劳,守者常逸。岂有旬朔之间,已须救援。适忧尔众有不反之危。孝宽关西男子,必不为降将军也。”祖孝征又对城中人说:“韦城主受彼荣禄,或复可尔,自外军士,何事相随入汤火中耶。”于是向城中射信箭,信中说:“能斩城主降者,拜太尉,封开国郡公,邑万户,赏帛万疋。”韦孝宽在信的背面写上回信,反射城外,同样说:“若有斩高欢者,一依此赏。”高欢又把韦孝宽的侄子韦迁到城下,把刀放在脖子上,对韦孝宽说:“若不早降,便行大戮”。韦孝宽“孝宽慷慨激扬,略无顾意。士卒莫不感励,人有死难之心”(《周书·韦孝宽列传》)。

    高欢攻城50天,士卒死亡7万人,精疲力竭,用尽心计,仍未攻克,高欢急得旧病复发。时有陨石坠入东魏军营中,东魏军惊惧,高欢遂于十一月初一解除对玉壁的包围,撤军。高欢回到晋阳后,一病不起,于次年正月死去。

    玉壁之战是中国古代城邑保卫战中以少胜多,以弱制强的著名战例。作战中,韦孝宽足智多谋,因敌设防,指挥果断,纵使高欢精疲力竭,也未能攻克玉壁。西魏文帝元宝炬特派殿中尚书长孙绍远、左丞王悦前去慰问,并晋升韦孝宽为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进封建忠郡公爵,以奖其守玉壁之功。

    西魏废帝二年(553年)韦孝宽任雍州刺史。此前,雍州路旁每隔一里设置一个土堠(古代在路侧堆起的土堆,用来标记里程),但一下雨,土堠就被损坏,所以经常要修复。韦孝宽上任后,便下令种植槐树以代替土堠,既免去不断修复之劳,又让行人得以在树下乘凉休息。朝廷闻知此事,对他说:“岂得一州独尔,当令天下同之”(《周书·韦孝宽列传》)于是令诸州夹道每隔一里种植一树,每十里种三棵,百里则种五棵。

    西魏恭帝元年(554年)九月韦孝宽(时为大将军)与柱国大将军燕国公于谨、中山公宇文护、大将军杨忠等领兵5万进攻梁朝。十一月,攻克江陵(今属湖北),韦孝宽因功被封为穰县公。回军后,韦孝宽拜尚书右仆射,赐姓宇文氏。西魏恭帝二年(555年)四月,宇文泰北巡,命孝宽还镇玉壁。

    北周孝闵帝元年(557年),宇文觉代西魏称帝,是为孝闵帝,国号周,史称北周。韦孝宽官拜小司徒。明帝初,韦孝宽参麟趾殿学士,考校图籍。

    北周保定元年(557年),宇文邕即帝位,是为周武帝。周武帝以孝宽在壁之功,于玉壁置勋州,并以孝宽为勋州刺史。北齐派使者到玉壁,要求两国彼此往来互相贸易。晋公宇文护认为两国相战已久,互不往来,而且皇姑和宇文护的母亲皆在北齐,此时北齐忽然派人来求交易,所以怀疑北齐别有用心,遂派司门下大夫尹公正至玉壁,与孝宽商讨对策。韦孝宽于是在郊外设置供帐,派尹公正接待使者,并谈及皇姑和宇文护母亲事,北齐使者和言悦色。时有汾州胡人抢掠到关东人,韦孝宽将其全部放还,并致书北齐,同意两国之间的交易,北齐也派人将皇姑和宇文护的母亲送回北周。

    韦孝宽善于抚慰部下,而且深得人心。韦孝宽善于用间谍,他所派往北齐的间谍,都为之尽力效命,也有齐人得到他的财物,与他遥通书信。所以,北齐的一举一动都为北周所掌握。时有一主帅许盆,为韦孝宽视为心腹,奉韦孝宽之命去镇守一城,领命后却投降北齐。韦孝宽大怒,派间谍前去刺杀韦孝宽,不入便斩其首而回,“其能致物情如此”(《周书·韦孝宽列传》)

    当时在汾州以北,离石以南的地方,全是胡人,他们经常抄掠居民,阻断河路。韦孝宽深患之,但此地包括齐境一部分,所以难以采取行动去打击胡人。韦孝宽遂准备在险要之处筑一大城以制之,于是在黄河以西征役徒十万,甲士百人,派开府仪同三司姚岳带人去筑城。姚岳见所率兵少,不敢去。韦孝宽对他说:“计成此城,十日即毕。既去晋州四百余里,一日创手,二日伪境始知;设令晋州征兵,二日方集;谋议之间,自稽三日;计其军行,二日不到。我之城隍,足得办矣”(《周书·韦孝宽列传》)姚岳遂奉命筑城。北齐军闻讯后果然到南头,怀疑北周有大军在此,便停止不进。是夜,姚岳奉命在汾水以南,傍临介山、稷山的各个村落点柴纵火。北齐军见后,以为是北周军营,便收兵自守,姚岳顺利成而还,一切皆如韦孝宽所言。

    北周保定四年(560年)闰九月韦孝宽进位柱国。北周保定五年(561年)三月韦孝宽进封郧国公。

    北周天和四年(569年),晋公宇文护欲东讨北齐,韦孝宽认为不可,并派遣长史辛道宪前去劝阻,但宇文护并未采纳。周军出师后,果然不利。至天和五年(570年)十二月,两军争宜阳,久不决韦孝宽对部下说:“宜阳一城之地,未能损益。然两国争之,劳师数载。彼多君子,宁乏谋猷。若弃崤东,来图汾北,我之疆界,必见侵扰。今宜于华谷及长秋速筑城,以杜贼志。脱其先我,图之实难”(《周书·韦孝宽列传》)韦孝宽于是画地形,向宇文护具陈其状。但宇文护却派人说:“韦公子孙虽多,数不满百。汾北筑城,遣谁固守”(《周书·韦孝宽列传》)?此事遂作罢。

    是月,北齐将斛律光自平阳进抵汾北,筑华谷、龙门(今山西河津西)二城,与韦孝宽对峙。斛律光至汾东,与韦孝宽相见,斛律光说:“宜阳小城,久劳战争。今既入彼,欲于汾北取偿,幸勿怪也。”韦孝宽回答道:“宜阳彼之要冲,汾北我之所弃。我弃彼图,取偿安在?且君辅翼幼主,位重望隆,理宜调阴阳,抚百姓,焉用极武穷兵,构怨连祸!且沧、瀛大水,千里无烟,复欲使汾、晋之间,横尸暴骨?苟贪寻常之地,涂炭疲弊之人,窃为君不取”(《周书·韦孝宽列传》)。斛律光进围定阳(今山西吉县),筑南汾城以逼之,相附者万余户。字文宪闻讯,即解宜阳之围,驰救汾北,宇文护亦出屯同州(今陕西大荔),与之呼应。

    天和六年(571年)正月,斛律光在汾北筑13城,拓地500余里。韦孝宽自玉壁发动攻击,但为斛律光所败。由于斛律光善于用兵,韦孝宽对其颇为忌惮,因此命令曲严编造歌谣, 说:“百升飞上天,明月照长安”,“百升”就是一斛。还说“高山不推自崩,槲树不扶自竖 ”(《周书·韦孝宽列传》)。祖珽与斛律光不和,又趁机添油加醋:“盲眼老公背上下大斧,饶舌老母不得语 。”并叫儿童歌之于路。然后在齐帝面前诬陷斛律光:“斛律累世大将,明月声震关西,丰乐威行突厥,女为皇后,男尚公主,谣言甚可畏也”(《北齐书·斛律光列传》)。又以斛律光违令率军入京之事为借口,说斛律光蓄意谋反。天和七年(572年)七月,斛律光被诛。周武帝闻斛律光死,大喜,下令大赦境内。

    北周建德四年(575年),周武帝欲灭齐,统一北方。二月,韦孝宽上书陈三策。第一策曰:“臣在边积年,颇见间隙,不因际会,难以成功。是以往岁出军,徒有劳费,功绩不立,由失机会。何者?长淮之南,旧为沃土,陈氏以破亡余烬,犹能一举平之。齐人历年赴救,丧败而反,内离外叛,计尽力穷。传不云乎:‘仇有衅焉,不可失也。’今大军若出轵关,方轨而进,兼与陈氏共为掎角;并令广州义旅,出自三鸦;又募山南骁锐,沿河而下;复遣北山稽胡绝其并、晋之路。凡此诸军,仍令各募关、河之外劲勇之士,厚其爵赏,使为前驱。岳动川移,雷骇电激,百道俱进,并趋虏庭。必当望旗奔溃,所向摧殄。一戎大定,实在此机。”

    第二策曰:“若国家更为后图,未即大举,宜与陈人分其兵势。三鸦以北,万春以南,广事屯田,预为贮积。募其骁悍,立为部伍。彼既东南有敌,戎马相持,我出奇兵,破其疆埸。彼若兴师赴援,我则坚壁清野,待其去远,还复出师。常以边外之军,引其腹心之众。我无宿舂之费,彼有奔命之劳。一二年中,必自离叛。且齐氏昏暴,政出多门,鬻狱卖官,唯利是视,荒淫酒色,忌害忠良。阖境熬然,不胜其弊。以此而观,覆亡可待。然后乘间电扫,事等摧枯。”

    第三策曰:“窃以大周土宇,跨据关、河,蓄席卷之威,持建瓴之势。太祖受天明命,与物更新,是以二纪之中,大功克举。南清江、汉,西龛巴、蜀,塞表无虞,河右底定。唯彼赵、魏,独为榛梗者,正以有事三方,未遑东略。遂使漳、滏游魂,更存余晷。昔勾践亡吴,尚期十载;武王取乱,犹烦再举。今若更存遵养,且复相时,臣谓宜还崇邻好,申其盟约。安人和众,通商惠工,蓄锐养威,观衅而动。斯则长策远驭,坐自兼并也”(《周书·韦孝宽列传》)

    周武帝采纳韦孝宽的建议,先派人带重金访问北齐,然后再向北齐展开进攻,至北周建德六年(577年)正月,周武帝灭亡北齐,统一了中国北方。

    时韦孝宽认为自己已年近七十,便屡请请求辞官,但周武帝认为天下尚未统一,没有同意。后韦孝宽又称病,周武帝说:“往已面申本怀,何烦重请也(《周书·韦孝宽列传》)

    北周建德五年(576年),周武帝伐北齐时,路过玉壁,察看御敌之所,深为叹羡。韦孝宽认为自己熟悉北齐虚实,便请为先锋。但周武帝认为玉壁为军事重地,非韦孝宽无人能守,所以没有同意。后及赵王宇文招率兵伐稽胡,与大军成掎角之势,周武帝才让韦孝宽为行军总管,围守华谷以应接之,韦孝宽克其四城。周武帝平晋州后,仍让韦孝宽镇守玉壁。

    周武帝灭北齐后,回军又路过玉壁,从容对韦孝宽说:“世称老人多智,善为军谋。然朕唯共少年,一举平贼。公以为何如?”韦孝宽回答:“臣今衰耄,唯有诚心而已。然昔在少壮,亦曾输力先朝,以定关右。”周武帝大笑道:“实如公言。”于是诏命韦孝宽随驾还京。五月,韦孝宽拜大司空,出为延州总管。

    北周宣政元年(578年)六月,周武帝去世,宣帝继位。九月,韦孝宽进位上柱国。北周大象元年(579年)二月,韦孝宽为徐兖等十一州十五镇诸军事、徐州总管。九月,宜帝任命韦孝宽为行军元帅,领行军总管宇文亮、梁士彦等攻陈淮南(泛指今淮河以南地区)。十一月,韦孝宽分遣杞公宇文亮自安陆攻黄城,郕公梁士彦攻广陵,自率众攻寿阳。陈帝陈顼命南兖州刺史淳于量为上流水军都督,中领军樊毅都督北讨军事及其他将领一起,率军抗击周军。不久,韦孝宽攻克寿阳(今安徽寿县),宇文亮攻克黄城,梁士彦先克广陵(今江苏扬州西北),继取霍州(今安徽霍山北)等地。陈军难以抵挡,遂将南、北兖、晋三州以及盱眙(今江苏盱眙东北)、山阳(今江苏淮安)、平阳(今江苏宝应西)等九郡民众徙往江南。周军乘势攻下谯州(今安徽蒙城)、北徐州(治燕县,今安徽凤阳东北)。至此,长江以北土地皆入于北周。

    北周大象二年(580年)三月,周军回师,至豫州时,宇文亮谋反,准备突袭韦孝宽,兼并其众。时宇文亮的部下茹宽知道此事,并告之韦孝宽,韦孝宽遂暗中设伏。宇文亮于夜间派数百骑来袭,不克而逃,韦孝宽将其追斩。

    五月十一日,北周宣帝宇文赞病死。周静帝宇文衍年幼,左丞相杨坚专政。杨坚为预防北周宗室生变,稳固其统治权力,以千金公主将嫁于突厥为辞,诏赵、陈、越、代、滕五王入朝;因尉迟迥(北周文帝宇文恭外甥)位望素重,恐有异图,遂以会葬宣帝为名,诏使其子尉迟惇召尉迟迥入朝;并以韦孝宽为相州总管赴邺取代尉迟迥。又以小司徒叱列长釜为相州刺史,先赴邺。

    六月,尉迟迥恐杨坚专权对北周不利,欲举兵讨之。韦孝宽至朝歌,尉迟迥遣其大都督贺兰贵候韦孝宽。韦孝宽留贺兰贵交谈后,疑其有变,遂称病慢行,并派人至相州求医问药,暗中观察尉迟迥的行动。既到汤阴,逢长釜奔还。韦孝宽侄韦艺为魏郡守,尉迟迥派其迎韦孝宽。韦孝宽向其打听尉迟迥动向,但韦艺与尉迟迥是同党,不肯以实相告。韦孝宽大怒,欲将其斩首,韦艺这才以实相告。韦孝宽遂率韦艺驰还,并将所经过的桥全部拆毁。第到驿站,尽驱传马而去,同时还对驿站的守将说:“蜀公将至,可多备肴酒及刍粟以待之”(《周书·韦孝宽列传》)尉迟迥果然派梁子康率数百骑追赶韦孝宽,但追兵一到驿站,便为守将所留,盛情款待,又无马,以至追赶不及,韦孝宽这才得以脱身。不久尉迟迥公开起兵反对杨坚

    当时有人劝韦孝宽,认为“洛京虚弱,素无守备,河阳镇防,悉是关东鲜卑,迥若先往据之,则为祸不小”(《周书·韦孝宽列传》)。韦孝宽入保河阳,时河阳城内有鲜卑人800,家都在邺,见韦孝宽势单力薄,便想响应尉迟迥。韦孝宽知道后,遂密造东京官司,佯称遣行,分人到洛阳受赐。既至洛阳,将其全部留下。鲜卑人因此离散,其计划也被打破。是月,杨坚调发关中兵,以韦孝宽为行军元帅,郕公梁士彦、乐安公元谐、化政公宇文忻、濮阳公宇文述、武乡公崔弘度、清河公杨素、陇西公李询等皆为行军总管率军讨伐尉迟迥

    七月,青州总管尉迟勤(迥弟之子)从尉迟迥反杨坚。尉迟迥所统相(治邺,今河北临漳西南)、卫(治朝歌,今河南淇县)、黎(治黎阳,今河南浚县东北)、沼(治广年,今河北永年东南)、贝(治武城,今河北清河西北)、赵(治广阿,今河北隆尧东)、冀(治信都,今河北冀县)、瀛(治赵都军城,今河北河间)、沧(治饶安,今河北盐山西南)及尉迟勤所统青、齐、胶、光、莒等州(均属今山东)皆从之,有众数十万。荥州(治成皋,今河南汜水)刺史宇文胄、申州(治平阳,今河南倌阳)刺史李惠、徐州(治彭城,今江苏徐州)总管司录席毗罗等,皆据州响应;怀县(今河南武陟西南)永桥镇将纥豆陵惠以城降尉迟迥。整个山东(太行山以东)除沂州(治琅邪,今山东临沂西)外,几乎都为尉迟迥控制。尉迟迥遣兵分路进攻,陷钜鹿(今河北平乡东南)、建州(治高都,今山西晋城东北)、潞州(治上党,今山西长治北古驿)、东郡(治滑台,今河南滑县东旧城)、曹州(治左城,今山东曹县西北)、亳州(治小黄,今安徽亳县)、永州(治楚城,今河南信阳北长台关西)等地;同时质其子于江南陈朝,以请援;并派人出使并州(治晋阳,今太原西南),欲招降上柱国、总管李穆,遭到拒绝。

    时杨坚挟幼帝以号令中外。结好并州李穆,送千金公主与突厥和亲,以消除北方之患;加强洛阳守御,作为进讨尉迟迥的战略基地;并令计部中大夫杨尚希先发精兵3000人镇守潼关,防其偷袭。

    七月末,韦孝宽率大军自洛阳进驻河阳(今河南孟县南)。尉迟迥军正围攻怀州(治野王,今河南沁阳),孝宽即以宇文述等将其击破,遂率军东进,于三十日进至永桥镇(今河南武陟西南)东南。永桥城池坚固,地当要冲,已为降于尉迟迥的镇将纥豆陵惠据守。诸将一致请先攻此城,韦孝宽为求歼敌主力,说服众将:“城小而固,若攻而不拔,损我兵威。今破其大军,此亦何能为也”(《周书·韦孝宽列传》)遂断然引军避开坚城,进至武陟(今河南武陟西)扎营。时尉迟迥已派其子尉迟惇率军10万进抵武德(今河南武陟东南),在沁水东岸布阵20余里。适值沁水暴涨,两军隔水对峙。八月十七日,杨坚委派的监军高颎到达前线,遂令在沁水架桥准备发起进攻。尉迟悼军从上游放下火筏,企图焚桥;高颎命士卒在上游构筑水中障碍“土狗”—(前锐后广,前高后低,状如坐狗的土墩),以阻火筏近桥。尉迟惇挥军稍退,欲待韦孝宽军半渡而击之;韦孝宽乘机擂鼓齐进,待全军渡毕,高颎又下令焚桥,以绝士卒反顾之心。孝宽军奋力猛攻,大败尉迟惇军。尉迟惇单骑逃往邺城(今河北临漳西南)。韦孝宽军乘胜追击,直趋邺城。此战,韦孝宽避敌坚城,寻歼敌军主力;乘敌稍退,即挥军猛攻;然后快速追击,获得全胜。

    武涉之战后,韦孝宽率6总管军乘胜追击尉迟惇溃军,迅速迫近相州(治邺城),尉迟迥之根据地邺城。尉迟迥遂以精兵3000埋伏于相州南之野马岗,被韦孝宽属下行军总管宇文忻率500骑兵突袭歼灭。尉迟迥又在草桥(邺城南)部署阻击,亦为宇文忻部击败。韦孝宽军于十六日进抵邺城近郊。尉迟迥集中全部兵力13万,列阵城南,准备决战。时青州总管尉迟勤(迥弟之子)来援之先头部队3000骑已经到达,5万主力尚在途中。孝宽当即发起进攻。尉迟迥不顾年老,仍披甲上阵,其部属关中兵均拼死力战,韦孝宽军进攻受挫,被迫撤退。时宇文忻见邺城百姓数万人观战,即与监军高颎、长史李询商定:先射观者,造成混乱,然后乘势冲击。观战士民被射,纷纷逃避,喊声震天。宇文忻趁机传呼:“贼败矣”!韦孝宽军士气复振,乘乱进击,大败尉迟迥军,尉迟迥率余部退入城中。韦孝宽乘势挥军围攻。李询和大将军贺娄子干率部首先登城,破城而入,尉迟迥被迫自杀。尉迟勤、尉迟惇等向青州(治益都,今山东淄博)方向逃走,被开府仪同大将军郭衍率精骑千人追获。此战,韦孝宽不使守敌与援军会合,至邺当日即发动进攻,又在攻战失利时运用策略,先射观战者,扬言敌败,重振士气,然后趁乱进击,乘胜围城,迫使尉迟迥自杀,是平定尉迟迥之乱的决定性作战,至此,尉迟迥举兵68天即宣告失败。尉迟迥的失败也为杨坚在军事上代周建隋奠定了基础。

    随后,韦孝宽分兵进击关东各地降附尉迟迥的势力,彻底平定了尉迟迥之乱。十月,韦孝宽凯凯旋回京。十一月二十五(公元580年12月17日),韦孝宽去世,时年七十二,追赠太傅、十二州诸军事、雍州牧,谥曰襄。韦孝宽共有六子,其中总、寿、霁、津最为知名。

    韦孝宽在边关多年,屡抗强敌所有经略,在布置之初,人莫能解,待事情办成后,人们才恍然大悟,惊叹折服。虽常年在军中,却“笃意文史,政事之余,每自披阅”(《周书·韦孝宽列传》)韦孝宽晚年眼病,却仍让学士给他读书,可谓孜孜不倦。韦孝宽早年即丧父母,所以侍奉兄嫂特别谨慎,所得俸禄,也不入私房。亲族中若有孤儿,他一定全力救济,朝野上下对他都十分尊重。其长子谌十岁时,西魏文帝欲将女儿许给谌。韦孝宽却认为兄子世康年长,便请将公主许给世康,文帝对此甚为赞赏,便同意了韦孝宽的请求。

    点评:“高氏藉四胡之势,跨有山东,周文承二将之余,创基关右,似商、周之不敌,若汉、楚之争雄。又连官渡之兵,未定鸿沟之约。虽弘农、沙苑,齐卒先奔;而河桥、北芒,周师桡败。于是竞图进取,各务兵戈,齐谓兼并有余,周则自守不足。韦孝宽奇材异度,纬武经文,居要害之地,受干城之托。东人怙恃其众,悉力来攻,将欲酾酒未央,饮马清渭。孝宽乃冯兹雉堞,抗彼仇仇,事甚析骸,势危负户,终能奋其智勇,应变无方,城守六旬,竟摧大敌。齐人既焚营宵遁,高氏遂愤恚而殂。虽即墨破燕,晋阳存赵,何以能尚?若使平阳不守,邺城无众人之师;玉壁启关,函谷失封泥之固。斯岂一城之得丧,实亦二国之兴亡者欤”(《北史·韦孝宽列传》)

 

 

 

相关人物

 

相关文章

邺城之战

世界人物介绍,著名人物资料,企业家、名星、伟人、政治家、军事家、科学家个人资料

设本页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联系站长 | 按拼音检索人物 | 现代人物分类索引 | 自助友情链接 | 新站登录 |下载本站

备案序号 蜀ICP备05009253号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