斛律光
设本页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中文域名: 古今中外.com  英文域名:www.1-123.com  丰富实用的古今中外人物库
 

斛律光

    斛律光(515—572.8.22),字明月,朔州(今山西朔县)人,高车族,南北朝时期北齐名将。

    斛律光出身于将门之家,其父斛律金,官至北齐大司马、左丞相、咸阳郡王,因在军中吟唱《敕勒歌》而名扬古今。其弟斛律羡为都督幽州刺史,负责抵御突厥入侵。

    斛律光为长子,马面彪身,神爽雄杰,不善言谈少工骑射,以武艺知名。初为侯景部下,时彭乐谓高敖曹说:“斛律家小儿,不可三度将行,后夺人名”(《北史·斛律光列传》)。北魏末年,斛律光随斛律金西征,擒敌将莫孝晖,时年十七岁,高欢将其擢升为都督。后为高澄引为亲信都督,不久为征虏将军,累升卫将军。

    东魏武定四年(546)十一月,高澄至晋阳打猎,见一大鸟在云际飞翔,斛律光引弓射之,正中其颈,大鸟如车轮般盘旋而下,落地后方知是一只大雕。高澄取而视之,对斛律光大加赞赏丞相属邢子高见后慨叹道:“此射雕手也”(《北齐书·斛律光列传》),所以当时号称为“落雕都督”。

    东魏武定五年(547)斛律光被封永为乐县子。是年正月,东魏司徒侯景叛东魏降梁十一月,东魏慕容绍宗进攻侯景,两军对垒于涡阳(今安徽蒙城),慕容绍宗大败,退回谯城。斛律光张恃显责备慕容绍宗,慕容绍宗对二人说:“吾战多矣,未见如景之难克者也。君辈试犯之!”二人披甲将出时,慕容绍宗又告诫二人:“勿渡涡水”(《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十》)。二人军于涡水北,斛律光率轻骑射侯景,侯景隔水对斛律光说:“尔求勋而来,我惧死而去。我,汝之父友,何为射我?汝岂自解不渡水南?慕容绍宗教汝也”(《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十》)!斛律光无以应。侯景派田迁射斛律马,穿胸而入,斛律光换战马藏于树后,但仍被射中,只得退回军中,张恃显被擒,斛律光只好逃至谯城。后兼左卫将军,进爵为伯。

    北齐天保元年(550),高洋代东魏称帝,国号齐,是为文帝宣帝。斛律光开府仪同三司,别封西安县子。北齐天保三年(552)斛律光随文帝宣出塞,讨库莫奚于代郡斛律光率先破敌,多斩敌军首领,同时还缴获大批杂畜。回军后,斛律光任晋州刺史。

    时北周有天柱、新安、牛头三个戍堡,屡次骚扰边境。北齐天保七年(556),斛律光率步骑5000袭破之,又大破北周仪同王敬俊等,俘500余人,杂畜千余头。北齐天保九年(558),又率军取北周绛川、白马、浍交、翼城四个戍堡。同年任朔州刺史。

    北齐天保十年(559),斛律光任特进、开府仪同三司。二月,斛律光率1万骑兵击北周开府仪同三司曹回公,斩之柏谷城主薛禹生弃城而逃,斛律光遂取文侯镇,立戍置栅而还。

    北齐乾明元年(560)斛律光任并州刺史。同年,北齐改元皇建,斛律光进爵巨鹿郡公。时乐陵王高百年为皇太子,孝昭帝高演以斛律光世代醇谨,又是功勋王室,便纳其长女为太子妃。

    北齐太宁元年(561)十月斛律光任尚书右仆射,食中山郡干。次年五月,斛律光任尚书令;七月,升为司空。河清二年(563)三月,斛律光率步骑2万于轵关西筑勋掌城,并筑长城二百里,置十二戍。九月,周武帝宇文邕派柱国杨忠率领1万步骑兵与突厥联军自北道南下攻北齐;派大将军达奚武率3万步骑兵自南道出平阳(今山西临汾),成南北夹击之势,约定于晋阳(今山西太原西南)会师,合攻北齐。十二月,杨忠部进入北齐境,连克20余城。并于陉岭(今山西代县西北)山口突破北齐防线。旋与突厥木杆、地头、步离三可汗所率10万骑兵会合,自恒州(今山西大同市东北)分三路继续进攻。时值大雪,北齐武成帝高湛冒雪由邺城(今河北临漳西南)兼程赶至晋阳,斛律光也奉命率领3万步骑兵驻守平阳,以御达奚武军。

    河清三年(564)正月,北齐以全部精兵发起突击,大败杨忠和突厥军。时达奚武军到平阳,还不知杨忠已退兵,斛律光遗书于达奚武说:“鸿鹄已翔于寥廓,罗者犹视于沮泽”(《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十九》)。达奚武得书遂率军撤还,斛律光率兵追击,入北周境,俘2000余人而归。斛律光至晋阳去见武成帝,武成帝见新遭敌军入侵,抱斛律光头而哭。当初文宣帝在世时,北周常惧北齐西渡,以至每到冬天,都守河椎冰。武成帝即位后,启用宠爱之人用事,至使朝政渐紊,反而北齐要每天守河椎冰,防北周入侵。斛律光对此非常忧虑,说:“国家常有吞关、陇之志,今日至此,而唯玩声色乎”(《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十九》)

    三月,斛律光升为司徒。四月,斛律光率骑兵北讨突厥,获马千余匹。九月,武成帝高湛为改善与北周的关系,曾派人将住在晋阳(今山西太原)的北周权臣宇文护之母送往长安(今陕西西安西北)。不久,突厥在塞北集合兵力,遣使告诉北周,约定再次联兵攻齐。宇文护感念高湛送母之恩,不想再讨北齐,但又怕违背了和突厥的约定而更生边患,不得已,乃征内外诸军20万人东进。十月,宇文护军至潼关(今陕西潼关东北),派尉迟迥率精兵10万为前锋直指洛阳;大将军权景宣率荆襄之兵前往悬瓠(今河南汝阳);少师杨铡进攻轵关(今河南济源西)。

    十二月,北周军乘胜进攻洛阳,三旬未克,宇文护分兵切断河阳(今河南孟县)道路,以阻遏北齐援兵。北周诸将轻敌,以为北齐军必不敢出,因而戒备不严,仅派少量侦察人员作例行侦察。斛律光和兰陵王高长恭救援洛阳,因畏惧周军兵力强盛,不敢前进。高湛无奈,与并州都督段韶一起自晋阳南下,亲督诸军解救洛阳。段韶与诸将登邙阪(今洛阳东北)观察北周军形势。至太和谷(今河南洛阳东)与北周将遭遇,即传令诸营结阵以待。以段韶部为左军,长恭部为中军,斛律光部为右军,周军不意齐军突至,军心不稳,仓卒上山迎战,段韶且战且退诱敌深入;俟其疲惫发起反击,大败北周军。周军全线溃退,达奚武、宇文宪、王雄等被迫撤军。王雄驰马冲入斛律光阵中,斛律光光退走,王雄紧追。斛律光左右一时皆散,只剩一奴一矢。王雄执槊,与斛律光相距不过丈余,对斛律光说:“吾惜尔不杀,当生将尔见天子”(《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十九》)。斛律光沉着发箭,正中王雄额头,王雄抱马而逃,回营后死去,北周军大惧。斛律光乘势掩杀,斩3000余人,尽收其甲兵辎重,尉迟迥、宇文宪仅以身免。斛律光以死者积为京观。武成帝至洛阳策勋班赏,升斛律光为太尉,又封冠军县公。

    天统元年(565)四月,后主高纬即位,斛律光转大将军。天统三年(567)六月,其你斛律金去世,斛律光与其弟斛律一起辞官。是月,后主下诏将斛律光兄弟复职。闰六月,后主斛律光为太保,袭爵咸阳王,并袭第一领民酋长,另封武德郡公,徙食赵州干。

    天统五年(569)八月,北齐将独孤永业攻扰北周,北周人杀孔城(今河南伊川西南)守将能奔达以城降北齐。九月,北周武帝命齐公宇文宪与柱国李穆等率军击北齐,筑崇德等五城后围攻宜阳,并断绝宜阳粮道十一月,后主升斛律光为太傅。

    武平元年(570)正月,斛律光奉命率步骑3万救宜阳。军至定陇,与屯兵鹿卢交的北周将张掖公宇文桀、中州刺史梁士彦、开府司水大夫梁景兴等相遇。斛律光身先士卒,英勇出击,宇文桀军一触即溃,大败而逃,斩2000余人,北齐军直入宜阳斛律光虽屡破北周军,但未解宜阳之围。与周军对峙10旬,乃筑统关、丰化(均在今河南宜阳境)二城,以通宜阳粮道而还。斛律光退走时,宇文宪率5万周军追击,斛律光纵反击,俘北周开府仪同三司宇文英、都督越勤世良、韩延等。宇文宪又令宇文桀、大将军中部公梁洛都、梁士彦、梁景兴率步骑3万,于鹿卢交断路拦击,斛律光与韩贵孙、呼延族、王显等合击,大破之,斩梁景兴,获马千匹。二月,斛律光因功被封为右丞相、并州刺史。

    十二月,斛律光自平阳率步骑5万进抵汾北,筑华谷、龙门(今山西河津西)二城,与韦孝宽对峙。斛律光至汾东,与韦孝宽相见,斛律光说:“宜阳小城,久劳战争。今既入彼,欲于汾北取偿,幸勿怪也。”韦孝宽回答道:“宜阳彼之要冲,汾北我之所弃。我弃彼图,取偿安在?且君辅翼幼主,位重望隆,理宜调阴阳,抚百姓,焉用极武穷兵,构怨连祸!且沧、瀛大水,千里无烟,复欲使汾、晋之间,横尸暴骨?苟贪寻常之地,涂炭疲弊之人,窃为君不取(《周书·韦孝宽列传》)。斛律光进围定阳(今山西吉县),筑南汾城以逼之,相附者万余户。字文宪闻讯,即解宜阳之围,驰救汾北,宇文护亦出屯同州(今陕西大荔),与之呼应。

    武平二年(571)正月,斛律光在汾北筑平陇、卫壁、统戎等13城,拓地500余里。韦孝宽自玉壁发动攻击,也为斛律光所败,俘斩周军数以千计。斛律光又被封为中山郡公,增邑一千户。

    三月,北周宇文宪自龙门渡河,攻拔北齐军新筑之五城,斛律光被迫退守华谷。为策应斛律光,北齐太宰段韶、兰陵王高长恭率军下南抵御北周军,攻克柏谷城(今河南宜阳南)后返回。四月,北周将宇文纯攻拔宜阳等9城,斛律光率步骑5万救之。六月,斛律光与北周军在宜阳城下交战,取北周建安等四戍,俘千余人而还。

    斛律光未至邺城,后主便下令散兵,斛律光认为“军人多有勋功,未得慰劳,若即便散,恩泽不施(《北齐书·斛律光列传》)。于是密通表请使宣旨,军队仍然前行。朝廷发使迟留,军还,将至紫陌,斛律光仍驻营待使。后主忽闻斛律光军至,心中甚为不满,急令舍人召斛律光入见,然后宣劳散兵。十一月,封斛律光为左丞相,又另封清河郡公。

    斛律金死时,斛律光为大将军,斛律武都和斛律皆为开府仪同三司,出镇方岳,其余子孙也皆封侯贵达。斛律家一门一皇后、二太子妃、三公主,尊宠之盛,当时无人可比。所以斛律金生前常告诫斛律光说:“我虽不读书,闻古来外戚梁冀等无不倾灭。女若有宠,诸贵人妒;女若无宠,天子嫌之。我家直以立勋抱忠致富贵,岂可藉女也”(《北齐书·斛律金列传》)?后斛律金想辞官回家,却没有被齐帝批准,斛律金常以此为忧。斛律金死后,斛律光也怕惹来祸患,所以“居家严肃,见子弟若君臣。虽极贵盛,性节俭,简声色,不营财利,杜绝馈饷。门无宾客,罕与朝士交言,不肯预政事。每会议,常独后言,言辄合理。将有表疏,令人执笔,口占之,务从省实”(《北史·斛律光列传》)。

    齐后主昏庸无能,宠信小人,使北齐政治非常腐败。尚书右仆射祖珽,权倾朝野,斛律光对其非常反感。一次斛律光在朝堂垂帘而坐,祖珽不知,便乘马过其前。斛律光大怒,对人说:“此人乃敢尔”(《北齐书·斛律光列传》)!祖珽在内省,言声高慢,正好斛律光路过,听到后,又非常和气。祖珽知道后,便收买了斛律光的从人,问道:“相王嗔孝征耶?”从人回答道:“自公用事,相王每夜抱膝叹曰 :‘盲人入,国必破矣’”(《北齐书·斛律光列传》)!时穆提婆要娶斛律光的庶女,但被斛律光拒绝。后齐帝赐穆提婆晋阳的田地,斛律光又在朝中说:“此田神武帝以来常种禾,饲马数千匹,以拟寇难,今赐提婆,无乃阙军务也”(《北齐书·斛律光列传》)?从此,斛律光和二人结怨。

    由于斛律光善于用兵,所以北周名将韦孝宽对其颇为忌惮,因此命令曲严编造歌谣, 说:“百升飞上天,明月照长安”,“百升”就是一斛。还说“高山不推自崩,槲树不扶自竖 ”。又趁机添油加醋:“盲眼老公背上下大斧,饶舌老母不得语 。”并叫儿童歌之于路。然后在齐帝面前诬陷斛律光:“斛律累世大将,明月声震关西,丰乐威行突厥,女为皇后,男尚公主,谣言甚可畏也”(《北齐书·斛律光列传》)。又以斛律光违令率军入京之事为借口,说斛律光蓄意谋反。

    武平三年七月二十八日(公元572年8月22日,资治通鉴》记载为六月戊辰,有误,本文以《北齐书·后主纪》和(《北史·后主纪》)所载七月戊辰为准)斛律光被后主诱至凉风堂,刘桃枝从后面扑向斛律光,但没扑倒,斛律光说:“桃枝常作如此事,我不负国家”(《北史·斛律光列传》)。刘桃枝与三名勇士用弓弦将斛律光勒死,时年五十八岁。然后后主下诏称斛律光,将其弟斛律羡及子侄十五岁以上同时杀害。唯幼斛律钟只有几年岁,才得以幸免。后官至北周崇国公、隋朝骠骑将军。

    斛律光死后,祖廷派祖信去抄没他的家产,然后问其抄得何物,祖信说:“得弓十五张,宴射箭一百,贝刀七口,赐槊二张。”祖廷又厉声问:“更得何物?”祖信说:“得枣子枝二十束,拟奴仆与人斗者,不问曲直,即以杖之一百”(《北史·斛律光列传》)。祖廷闻后大为惭愧。

    斛律光“少言刚急,严于御下,治兵督众,唯仗威刑。版筑之役,鞭挞人士,颇称其暴。自结发从戎,未尝失律,深为邻敌所慑惮(《北齐书·斛律光列传》)。出征时,“军营未定,终不入幕,或竟日不坐。身不脱介胄,常为士卒先。有罪者,唯大杖挝背,未尝妄杀。众皆争为之死(《北史·斛律光列传》)。所以斛律光被杀后,朝野皆为之痛惜。周武帝闻斛律光死,大喜,下令大赦境内。北齐承光元年(577年),北周发兵灭亡北齐,周武帝追赠斛律光为上柱国、崇国公,并指著诏书说:“此人若在,朕岂能至邺”(《北齐书·斛律光列传》)!

    点评:“光以上将之子,有沉毅姿,战将兵权,暗同韬略,临敌制胜,变化无方。自关、河分隔,年将四纪,以高氏霸王之期,属宇文草创之日,出军薄伐,屡挫兵威。而大宁已还,东邻浸弱,关西前收巴蜀,又殄江陵,叶建瓴而用武,成并吞之壮志。光每临戎誓众,式遏边鄙,战则前无完阵,攻则罕有全城;齐氏必致拘原之师,秦人无复启关之策。而世乱谗胜,诈以震主之威;主暗时艰,自毁籓篱之固。昔李牧之为赵将也,北翦胡冠,西却秦军,郭开谮之,牧死赵灭。其议诛光者,岂秦之反间欤?何同术而同亡也!内令诸将解体,外为强邻灭仇。呜呼!后之君子,可为深戒者欤(《北史·斛律光列传》)

 

 

 

相关人物

 

相关文章

宜阳、汾北之战

世界人物介绍,著名人物资料,企业家、名星、伟人、政治家、军事家、科学家个人资料

设本页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联系站长 | 按拼音检索人物 | 现代人物分类索引 | 自助友情链接 | 新站登录 |下载本站

备案序号 蜀ICP备05009253号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