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道宗
设本页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中文域名: 古今中外.com  英文域名:www.1-123.com  丰富实用的古今中外人物库
 

李道宗

    李道宗(600—653年),字承范,陇西成纪(今甘肃秦安)人,唐朝宗室,名将

    李道宗为唐高祖李渊的堂侄。唐武德元年(618年)五月二十日,李渊在长安称帝,建立唐朝。李道宗的父亲李韶,被追封东平王,赠户部尚书。李道宗则封为略阳郡公,起家左千牛备身。

    武德二年(619年)三月,柏壁(今山西新绛西南)割据势力刘武周在突厥支持下举兵南下,太原告急。六月二十六日,李渊以右仆射裴寂为晋州道行军总管讨伐刘武周。九月,裴寂在度索原(今山西介休东南介山下)战败,刘武周进逼河东。

    十一月,李世民率军自龙门关(今山西河津西北)乘坚冰过黄河,屯兵柏壁,与刘武周主力宋金刚军对峙,并同固守绛州(治正平,今山西新绛)的唐军形成犄角之势,进逼宋金刚军。李道宗时年十九岁(新旧《唐书》记载为十七岁,应有误),也随秦王李世民前去抵抗。李世民柏壁城(新旧《唐书》记载为玉壁,玉壁在今山西稷山西南,与柏壁相距不远,但玉壁在隋、唐两朝无战史,柏壁则是河东之战的主战场,所以这里以柏壁为准)观察军情,回头问李道宗:“贼恃其众来邀我战,汝谓如何?”李道宗答道:“群贼乘胜,其锋不可当,易以计屈,难与力竞。今深壁高垒,以挫其锋;乌合之徒,莫能持久,粮运致竭,自当离散,可不战而擒。”李世民说:“汝意暗与我合 。”(《旧唐书·李道宗列传》)后唐军诸将皆请求出击,李世民则对众将说:“金刚悬军深入,精兵猛将,咸聚于是,武周据太原,倚金刚为捍蔽。军无蓄积,以虏掠为资,利在速战。我闭营养锐以挫其锋,分兵汾、隰,冲其心腹,彼粮尽计穷,自当遁走。当待此机,未宜速战。”(《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八十八》)对照前后两句话,从中不难看出李道宗的话对李世民的决策起了很大的影响。

    武德三年(620年)四月十四日,与唐军相持约5个月的宋金刚军终因粮秣断绝,被迫以寻相部为后卫,向北撤退。李世民即率军跟踪追击,于二十三日在介州(今属山西)大败宋金刚,刘武周放弃并州与宋金刚逃往突厥,后为突厥所杀。时刘武周大将尉迟敬德收集败军镇守介休,李道宗与宇文士及奉李世民之命前去招降,尉迟敬德遂举城而降。唐军夺回河东要地,对巩固关中,尔后争夺中原具有重要意义,李道宗也功不可磨。

    七月至唐武德四年(621年)五月,秦王李世民又率军于洛阳、虎牢(今河南荥阳汜水镇西)地区,先后击破郑帝王世充、夏王窦建德军二大势力。李道宗在此次作战中又屡建战功。

    武德四年(621年)十月,窦建德旧部刘黑闼率部起兵反唐。至十二月,刘黑闼军尽复窦建德故地。又遣使北连突厥。武德五年(622年)正月,刘黑闼自称汉东王,恢复窦建德时文武百官的职位,设法行政均效法窦建德,使唐朝在河北的统治受到严重威胁。李道宗再次随李世民出征。双方相持60余日,刘黑闼暗中率军袭击李世绩军,李道宗随李世民率袭击刘黑闼军侧后以救援李世,结果被刘黑闼包围,此时尉迟敬德率勇士冲入包围,李道宗与李世民趁势脱险。三月二十六日,唐军大败刘黑闼,刘黑闼逃入突厥。

    十一月初八,唐封宗室李道宗等十八人为郡王,李道宗此时为灵州(治回乐,今宁夏灵武西南)总管。朔方割据势力梁师都据夏州(治岩绿,今陕西靖边东北白城子)遣其弟梁洛仁带几万突厥兵包围灵州(治回乐,今宁夏灵武西南)。李道宗据城固守,并寻隙出击,大败突厥军。唐高祖闻讯后,称道不已,并对左仆射裴寂、中书令萧瑀说:道宗今能守边,以寡制众。昔魏任城王彰临戎却敌,道宗勇敢,有同于彼。”(《旧唐书·李道宗列传》)遂封李道宗为任城王。时突厥与梁师都相勾结,派郁射设进驻五原(今陕西定边)故地,李道宗率军将郁射设赶出五原,振耀威武,并向北开拓疆土千余里。此战,李道宗采取据城固守,待敌懈怠的策略,一举击败强敌,并为大唐开疆拓土千余里。

    唐武德八年(625年),突厥军多次南下攻扰唐边八月十九日,突厥袭扰灵武,二十三日,李道宗率军将其击败。

    唐武德九年(626年)六月四日,秦王李世民率部在玄武门(长安太极宫北面正门)伏杀太子李建成、齐王李元吉,夺取了皇位继承权。八月初八,李渊退位。初九,李世民即皇帝位,是为唐太宗。

    贞观元年(627年)李道宗征拜鸿胪卿,历左领军、大理卿。时唐太宗将经略突厥,又拜李道宗为灵州都督。

    在隋末唐初时,突厥趁中原地区战乱不休,开始重新崛起,屡次发兵南下骚扰,唐高祖对突厥采取了优容策略。唐太宗继位后,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很快培养出一支能征善战的精锐部队。贞观三年(629年)十一月初四,突厥军进扰河西。唐太宗以此为借口,于二十三日诏命任城王李道宗为大同道行军总管,率所部反击突厥。同时以并州都督李绩为通汉道行军总管,兵部尚书李靖为定襄道行军总管,华州刺史柴绍为金河道行军总管,检校幽州都督卫孝杰为恒安道行军总管,灵州大都督薛万彻为畅武道行军总管,共率兵10余万,皆受李靖节度,分6路共同反击突厥。

    十一月二十八日,李道宗在灵州击败突厥兵。

    贞观四年(630年)二月,李靖率所部大破颉利可汗部,颉利可汗逃往灵州西北的沙钵罗部落,欲投奔吐谷浑。三月,李道宗领军进逼,让苏尼失交出颉利。颉利可汗率几名骑兵趁夜逃跑,藏于荒山野谷中。苏尼失害怕,忙派骑兵将颉利可汗抓回。十五日,行军副总管张宝相率领大批兵力包围沙钵罗营帐,俘颉利可汗送回长安,苏尼失举兵投降,至此漠南之地遂空,北部边境数十年无大战事。李道宗因功赐实封六百户,召拜刑部尚书。

    贞观五年(631年)四月十三日,灵州(治今宁夏灵武西南)斛薛部(归附唐朝的少数民族部落)反叛,李道宗率部追击,将其击破。

    贞观八年(634年),吐谷浑伏允可汗依其臣天柱王之谋,进袭唐廓(治化隆,今青海化隆西南)、兰州,使唐通往西域的咽喉河西走廓受到威胁。六月,唐遣左骁卫大将军段志玄率军反击,追至青海湖后班师。十一月十九日,吐谷浑再次寇扰凉州(治姑臧,今甘肃武威)。唐太宗大为震怒,下决心大举征伐吐谷浑。十二月初三,起用已致仕的右仆射李靖为西海道行军大总管,以李道宗和兵部尚书、积石道行军总管侯君集为副将,同时出征的还有凉州都督、且末道行军总管李大亮、岷州都督、赤水道行军总管李道彦、利州刺史盐泽道行军总管高甑生和归唐的东突厥及契苾何力等军。

    吐谷浑闻唐军将至,退嶂山(今甘肃旧宁夏府),已距唐军几千里。诸将商议准备回军,李道宗则坚持追击,得到李靖的同意,但侯君集却反对,李道宗遂率偏师急行军十日,于贞观九年(635年)闰四月初八在库山(今青海湖东南)追上吐谷浑吐谷浑部凭险殊死作战,李道宗派千余骑逾山袭其后,吐谷浑腹背受敌,大败而逃。伏允可汗烧尽野草,轻兵入碛。

    李靖分兵两路追击,自李大亮、薛万均等部由北路切断其通往祁连山的退路,并迂回至伏俟城;李道宗和侯君集等部由南路追截南逃的吐谷浑军。李靖一路进展顺利,二十三日在曼头山(今青海共和西南一带)、二十八日在牛心堆(今青海西宁西南)、接著又在赤水源(今青海兴海东南)接连获胜。李道宗和侯君集率南路唐军在沓无人烟地区行军2000余里,途经无水无草的破罗真谷(在今青海都兰东南一带)时,只能“人龀冰、马瞰雪”,于五月间在乌海(今青海苦海)追上伏允可汗,大破其众,俘其名王骁将。伏允可汗向西败走,准备渡突伦川(又称图伦碛,今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投奔于阗。李靖部将契苾何力闻讯,率骁骑追上伏允可汗,伏允可汗侥幸脱逃,五月,在走投无路的绝境中自缢身亡。南路唐军继续进逾星宿川(即今青海黄河上源星宿海),至柏海(今青海鄂陵湖和扎陵湖)与李靖军胜利会师。伏允之子大宁王慕容顺斩天柱王,率部归唐,被封为可汗、西平郡王,吐谷浑成为唐朝属国,唐西北边境从此得到安定。

    贞观十一年(637年)六月十五日,李道宗迁礼部尚书,改封江夏郡王,同时被封的还有河间郡王李孝恭。不久便因贪赃入狱。唐太宗因此事对侍臣们说:“朕富有四海,士马如林,欲使辙迹周宇内,游观无休息,绝域采奇玩,海外访珍羞,岂不得耶?劳万姓而乐一人,朕所不取也。人心无厌,唯当以理制之。道宗俸料甚高,宴赐不少,足有余财,而贪婪如此,使人嗟惋,岂不鄙乎!”(《旧唐书·李道宗列传》)遂免李道宗的官职,削其封邑,以王就第。

    贞观十三年(639年),李道宗又被起用,为茂州都督,还未上任,又转为晋州刺史。贞观十四年(640年),再拜为礼部尚书。

    当时侯君集于十二月攻灭高昌,回京后,自恃功高,颇有怨望。正值李道宗侍宴,便从容地说:君集智小言大,举止不伦,以臣观之,必为戎首。”唐太宗问道:“何以知之?”李道宗回答:“见其恃有微功,深怀矜伐,耻在房玄龄、李靖之下。虽为吏部尚书,未满其志,非毁时贤,常有不平之语。”唐太宗说:“不可亿度,浪生猜贰。其功勋才用,无所不堪,朕岂惜重位?第未到耳。”贞观十七年(643年),侯君集果因参与太子李承干谋反未成而被杀。事后,唐太宗笑著对李道宗说:“君集之事,果如公所揣 。”(《旧唐书·李道宗列传》)

    贞观年间朝鲜半岛上并存三个独立国家,北部为高丽,南部偏东为新罗,南部偏西为百济,其中新罗一直与唐保持朝贡关系。贞观十七年九月,新罗遣使入朝,述说百济攻占其40余城,并与高丽联合图谋断绝新罗与唐的通道。贞观十八年(644年)二月,唐太宗出兵征讨高丽。十一月二十四日,以太子詹事、左卫率李绩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以李道宗为辽东道副总管,率步骑兵6万及兰、河二州降胡进逼辽东。贞观十九年(645年)二月十二日,唐太宗由洛阳出发,亲征高丽。

    此前,唐太宗准备攻打高丽,先派营州都督张俭率轻骑度到辽东去查看形势,张俭由于胆小,不敢深入。李道宗请求率百骑前往。唐太宗许之,然后约定了所用时间,李道宗说:“臣请二十日行,留十日览观山川,得还见天子。”(《新唐书·李道宗列传》)随即秣马束兵,旁南山入高丽境地。任务完成后准备撤回,此时发现退路已被高丽军切断,李道宗遂率部走小路如期反回。唐太宗称赞道:“贲、育之勇何以过!”(《新唐书·李道宗列传》)遂赐其黄金五十斤,绢千匹。

    出征后,李绩采用疑兵之计,秘密北上直趋甬道,于四月初一从通定镇(今辽宁新民西北辽河西岸)渡过辽水(即辽河),到达玄菟。高丽大骇,各城皆闭门自守。初五,李道宗率数千人马到达新城(今辽宁沈阳东北),派折冲都尉曹三良率十余骑兵逼近城门,守军不敢出战。十五日,李道宗与李绩合兵攻打盖牟城(今辽宁抚顺),至二十六日攻取该城,俘虏2万余人,获粮食10余万石。

    唐军进至辽东城(今辽宁辽阳)下,初八,高丽步骑兵4万余人救援,李道宗率4000骑兵迎击。军中士兵都认为众寡悬殊,不如挖深濠沟加高壁垒坚守,等侯大军到来时在战。李道宗说:“不可。贼赴急远来,兵实疲顿,恃众轻我,一战必摧。昔耿弇不以贼遗君父,我既职在前军,当须清道以待舆驾。”(《旧唐书·李道宗列传》)李绩也认为有道理,遂与高丽军展开激战,行军总管张君接战不利,败退。李道宗收集散兵,登高观察敌阵,见高丽军阵形混乱,遂率领几十名骁勇骑兵冲击敌阵,左进右出,右进左出。李绩又领兵助阵,大败高丽军,斩首千余级。初十,唐太宗御驾渡过辽水,驻扎在马首山(即今辽宁辽阳西南首山),对李道宗大为赞赏,赐奴婢四十人。十七日,唐军攻占辽东城,杀死万余人,俘获高丽兵万余、男女4万口,以其城置辽州。

    六月二十日,唐军进至安市城(今辽宁海城东南营城子)下,纵兵攻城,守军凭坚城固守。此时,安市百姓闻知李绩奏请克城后坑杀全城男女老幼,皆全力支援守城士卒,致使唐军久攻不下。李道宗率部在安市城东南角筑土山,渐渐逼近城墙,城中也不断加高城墙拒战。士卒轮番作战,每日达六七次,唐军用冲车和发射石块,撞开城墙垛,城中随即立木栅栏以堵塞缺口。李道宗脚部受伤,太宗亲自为他针炙,并赐给他御膳。。唐军昼夜不停地加筑土山,共用60余日,土山顶离城只有几丈,可以向下俯瞰城内。此时李道宗让果毅都尉傅伏爱领兵驻守在山顶以防备高丽兵突袭。不巧的是土山坍毁,压向城墙,城墙也崩塌,正赶上傅伏爱擅离职守,使数百名高丽兵从城墙缺口处出来迎战,乘混乱之机抢占了土山,挖沟堑守护。唐太宗大怒,将傅伏爱斩首示众(一说李道宗失于部署,归罪于傅伏爱),命诸将攻城,但唐军连攻三天未能夺回。李道宗光著脚到唐太宗的麾旗下请罪,唐太宗说:“汝罪当死,但朕以汉武杀王恢,不如秦穆用孟明,且有破盖牟、辽东之功,故特赦汝耳。”(《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九十八》)

    此时已近深秋,辽东一带早寒,草枯水冻,军粮将尽,唐太宗被迫于九月十八日下令班师还朝,李道宗与李领步骑兵4万人负责殿后。唐廷此次东征高丽,前后一年,攻占玄菟、横山、盖牟、磨米、辽东、白岩、卑沙、麦谷、银山、后黄等10城,获7万余户,斩杀高丽兵4万余人,唐军阵亡近2000人,战马损失十之七八。唐军虽斩获颇丰,但并未达到预期目的。高丽直到高宗时期才被灭掉

    此时,薛延陀多弥可汗乘唐太宗率大军亲征高丽之机,发兵入寇夏州,为右领军大将军执失思力击败。不久,多弥可汗再次发兵进犯夏州。十二月二十五日,唐太宗诏令李道宗征发朔、并、汾、箕、岚、代、忻、蔚、云9州兵马镇守朔州(治善阳,今山西朔县);右卫大将军、代州都督薛万彻、左骁卫大将军阿史那社尔,征发胜、夏、银、绥、丹、延、鄜、坊、石、隰10州兵马镇守胜州(治榆林,今内蒙古准格尔旗东北黄河南岸十二连城);胜州都督宋君明、左武侯将军薛孤吴,征发灵、原、宁、盐、庆5州兵马镇守灵州(治今宁夏灵武西南);又命执失思力征发灵、胜2州的突厥兵,与李道宗等人相互呼应。薛延陀军入塞,见唐军已有防备,未敢贸然进攻。

    贞观二十年(646年),唐太宗见击灭薛延陀时机已到,遂于六月十五日命李道宗、阿史那社尔为瀚海安抚大使,执失思力率突厥兵,右骁卫大将军契苾何力统领凉州及胡族兵,代州都督薛万彻、营州都督张俭各率本部兵马,分兵几路,齐头并进,进攻薛延陀。多弥可汗见大势已去,率数千骑投奔阿史德时健部落,回纥发兵进攻该部落,杀死多弥可汗,其宗族也被屠戳殆尽。薛延陀余众7万余口向西溃逃,拥立夷男侄子咄摩支为伊特勿失可汗。伊特勿失遣使上书朝廷,请求在郁督军山(即今蒙古共和国境内杭爱山东支)北麓保聚驻牧,唐太宗派李绩和兵部尚书崔敦礼前去安抚。李绩至郁督军山,击败佯装乞降的伊特勿失,将咄摩支带回长安。李道宗则率兵渡过沙漠,薛延陀达官阿波率数万人抵抗。李道宗将其击败,杀千余人,乘胜追击200里。回纥、拔野古、同罗、仆骨、多滥葛、思结、阿跌、契苾、跌结、浑、斛薛等铁勒11部酋长相继前来请求归附唐朝。求置唐官,同为编户,并设州郡。唐灭薛延陀,使北部边境从此得到安定。

    李道宗不仅是当时屡立战功的名将,同时他在唐与吐蕃的联姻上也做出了重要贡献。在公元七世纪初,雅隆(今西藏穷结)悉补野部首领松赞干布(即弃宗弄赞)弱冠嗣位,在部族联盟基础上,建立奴隶制王朝。贞观八年,赞普(吐蕃君主的专用称号)松赞干布听说突厥及吐谷浑均娶唐朝公主,也遣人随唐使冯德遐入唐,多带金宝,奉表求婚,唐太宗未许。使者回报系吐谷浑王离间所致。松赞干布大怒,即发兵击败吐谷浑、党项、白兰诸羌。十二年八月,吐蕃军号称20余万进屯唐松州(治嘉城,今四川松潘)西境,遣使进贡金帛,声称来迎娶公主。后为唐军所败,松赞干布遣使到长安谢罪,并再次请求通婚。唐太宗应允。松赞干布十分欢喜,立即准备了丰厚的聘礼,黄金五千两,珠宝珍玩数百件,命大论禄东赞到长安纳聘。

    十四年十月,禄东赞到达长安,朝见了唐太宗,向唐太宗述说松赞干布仰慕大国,殷切请求结亲的愿望和诚意,得到了唐太宗的信任。十五年正月,唐太宗以宗室之女文成公主嫁松赞干布。据说文成公主就是李道宗的女儿在文成公主入吐蕃以前,双方都做了许多准备工作。最重要的就是把文成公主安全送入吐蕃,所以唐太宗决定由李李道宗前往护送。入吐蕃的行程,事先也作了周密的安排,在吐谷浑边境修筑了行馆,作为公主和随从人员中途作较长时间的休息,以熟悉高原的气候。十五日,李道宗护送李道宗离开长安。行至大城鄯城(今西宁)时,大队作了停留。然后前行200余里到险峻的赤岭(今青海日月山),下车换乘马,进入吐谷浑境内。在此一行人受到河源郡王诺易钵和弘化公主的热烈欢迎,住在早已建成的行馆。经过一个多月的休息,解除旅途疲劳以后,又继续西行。在吐谷浑和吐蕃边界的柏海(今青海鄂陵湖和扎陵湖),松赞干布率军按约早已到此等候迎接。见到前来护送的李道宗,松赞干布非常恭敬,执子婿这礼。行过亲迎礼后,李道宗告别文成公主和松赞干布,回朝复命,胜利完成了他的历史史命。文成公主入藏后,为汉藏两族的友好关系作出了重大贡献,成为中国历史上伟大的女性,这一切和李道宗都是密不可分的。

    贞观二十一年(647年),李道宗因身体不适请居闲职,转为太常卿。

    贞观二十二年(648年)五月,唐太宗病逝,太子李治继位,是为唐高宗。

    永徽元年(650年)李道宗加授特进,增实封并前共六百户。

    永徽四年(653年)二月初二,房遗爱(房玄龄之子)、薛万彻、柴令武(柴绍之子)因谋反被杀。李道宗平时即与长孙无忌褚遂良不和,二人便诬陷李道宗与房遗爱有交结,结果李道宗被流放象州(今广西柳州东南),于途中去世,时年五十四岁。后长孙无忌褚遂良被下狱后,李道宗才又复官爵。李道宗子李景恒,降封卢国公,官至相州刺史。

    在评书《薛家将》中,李道宗被描写成无恶不作的人,实际上并非如此。李道宗晚年时十分好学,敬慕贤士,不以以势凌人,李氏宗族中,唯有李道宗与河间王李孝恭兄弟二人最为当时人们所称颂。贞观六年九月二十九日,唐太宗大摆酒宴,同州刺史尉迟敬德参加宴席,见到有人的席位在他之上,勃然大怒。时李道宗坐在他的下首,反覆劝解。尉迟敬德竟用拳头殴打李道宗,一只眼睛几乎被打瞎。但李道宗并未与其计较。在唐太宗的规劝下,尉迟敬德从此才约束自己。

    唐太宗在评论当时名将时说:“于今名将,惟世绩、道宗、万彻三人而已,世绩、道宗不能大胜,亦不大败,万彻非大胜则大败。”(《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九十九》)

 

 

 

相关人物

 

相关文章

灵州之战

世界人物介绍,著名人物资料,企业家、名星、伟人、政治家、军事家、科学家个人资料

设本页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联系站长 | 按拼音检索人物 | 现代人物分类索引 | 自助友情链接 | 新站登录 |下载本站

备案序号 蜀ICP备05009253号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