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域名: 古今中外.com  英文域名:www.1-123.com  丰富实用的古今中外人物库
 

 

寒山、拾得
  中文名称: 寒山、拾得
  性  别: 男
  朝  代: 唐
  国  别: 中国
  出  处: 中国历代名僧

  生平简介

  佯狂诗僧寒山、拾得

  寒山子是继王梵志之后的唐代又一神秘诗僧。其生平事迹,未见正式记载。宋初李昉编纂的《太平广记》摘录了《仙传拾遗》中的一段记载:“寒山子者,不知其名氏,大历中隐居天台翠屏山。其山深邃,当暑有雪,亦名雪岩,因自号寒山子。好为诗,每得一篇一句,辄题于树间石上。有好事者随而录之,凡三百余首。多述山林幽隐之兴,或讥讽时态,能警励流俗。桐柏征君(按即桐柏宫道士)徐灵府序而集之,分为三卷,行于人间。十余年忽不复见……”

  这是有关寒山子事迹的最早记载。很可惜,徐灵府收集并作序的寒山子诗集早已失传。现在流传的《寒山子诗集》,由托名初唐台州刺史闾丘胤的人作序,序言说寒山子和拾得是国清寺僧厨的苦行僧,面貌枯瘁,以桦木为冠,穿一双大木屐,说话疯疯癫癫,但寻思其意,又都合于佛理。时闾丘胤出任台州刺史,临行前突患头疾,多方医治,仍未见效。后遇来自国清寺的封干禅师,以净水治好其病。闾丘胤问其此行吉凶,又问他当访何贤人?封于答以当访文殊。又说此人在国清寺僧厨当火夫。闾丘胤到国清寺见寒山、拾得正在烧火,满地都是老虎脚印。闾丘胤上前施礼。二人连声吆喝,哈哈大笑道:丰干饶舌,丰干饶舌。你们不识弥陀(指丰干禅师),为何却来拜我。说罢,两人便携手走出寺门,奔归寒岩。闾丘胤回郡城后,做了两套衣服,备好香药等礼物,派人送去。使者至寺,得知两人一去未返。再到山上,遇到寒山子,寒山子连呼:“贼!贼!边说边退入山洞,山洞也随之自动闭合。从此寒山、拾得再没出来。闾丘胤吩咐寺僧搜寻他俩的遗迹,在竹木石壁等处得寒山诗300余首,又在土地堂墙壁上发现拾得写的偈语数十首。此序将丰干、寒山、拾得说成是弥陀、文殊、普贤的化身,自然不足信。但说寒山、拾得在国清寺烧火打杂,写了许多诗、偈,平日举止有些疯疯癫癫,却是可信的。

  关于寒山、拾得的传说虽然带有很浓厚的神秘色彩,但他们的诗、偈却写得实在。特别是寒山的许多诗,写得还很有水平。如他讽刺秦皇、汉武的幻想长生不老:“常闻汉武帝,爰及秦始皇。俱好神仙术,延年竟不长。金台既摧折,沙丘遂灭亡。茂陵与骊岳,今日草茫茫”。讽刺贪官污吏的勾心斗角:“我见百十狗,个个毛鬇鬡。卧者渠(“渠”,意为“它”自卧,行者渠自行。投之一块骨,相与啀喍争。良由为骨少,狗多分不平”。劝人不必贪富贵:“多少般数人,百计求名利。心贪觅荣华,经营图富贵。心未片时歇,奔突如烟气。家眷实团圆,一呼百诺至。不过七十年,冰消瓦解置。死了万事休,谁人承后嗣?水浸泥弹丸,方知无意智。”“常闻国大臣,朱紫簪缨禄,富贵百千般,贪荣不知辱。奴马满宅舍,金银盈帑屋。痴福暂时扶,埋头作地狱。忽死万事休,男女当头哭。不知有祸殃,前路何疾速。家破冷飕飕,食无一粒粟,冻饿苦凄凄,良由不觉触。动人读书识字:“读书岂免死,读书岂免贫。何以好识字,识字胜他人。丈夫不识字,无处可安身。黄连揾蒜酱,忘计是苦辛。”关心民生疾苦,反对过分刻剥百姓:“国以人为本,犹如树因地。地厚树扶疏,地薄树憔悴。不得露其根,枝枯子先坠。决陂以取鱼,是取一期利。”

  寒山不慕荣华富贵,但希望人们都能过安宁的生活,他的《茅栋野人居》诗,也许就是他理想中的人间生活:“茅栋野人居,门前车马疏。林幽偏聚鸟,溪阔本藏鱼。山果携儿摘,皋田共妇锄。家中何所有,惟有一□书。”

  寒山既然出家,自然不忘劝人皈依佛门。他的劝善戒恶诗,也无不贯穿这一思想。如他提醒人们,即使在春风得意之时,也不要忘记礼佛传灯:“可怜好丈夫,身体极□□。春秋未三十,才艺百般好。金羁逐侠客,玉馔集良朋。唯有一般恶,不傅无尽灯。”

  寒山一生写了许多诗,自然希望觅得知音,使之流传于世。他说过:“有人笑我诗,我诗合典雅。不烦郑公笺,岂用毛公解?不恨会人稀,只恨只音寡。若遣趁宫商,余病莫能罢。忽遇明眼人,即自流天下。”正像寒山所希望的那样,他的诗果然流传于世,并获得很高的赞誉。有人为他的诗题跋,说他“以诙谐谩骂之辞,寓其牢愁悲愤之慨,发为诗歌,不名一格,莫可端倪”。又有人为他的诗集作序,说他的诗“如空谷传声,乾坤间一段真韵天籁也”。又有人评价其白话诗“俚语俱趣,拙语俱巧”,耐人寻味。寒山诗在思想内容和艺术风格上都有其特点,故后世文人常有“拟寒山诗”之作。如北宋的王安石,就曾“拟寒山诗十二首”,南宋的慈受深和尚也有“拟寒山诗一百四十八首”。有些诗人的诗作,虽未标明“寒山体”,但也深受寒山诗的影响,白居易的白话诗就是如此。至迟到元代,寒山诗便传入朝鲜、日本。到了近代,寒山诗更走向世界,被译成日、英、法等国文字。

  拾得的诗多为劝善惩恶,劝人修行。如他写道:“人生浮世中,个个愿富贵。高堂车马多,一呼百诺至。吞并田地宅,准拟承后嗣。未逾七十秋,冰消瓦解去。”“嗟见多知汉,终日枉用心。歧路逞喽罗,欺谩一切人。唯作地狱滓,不修来世因。忽尔无常到,定知乱纷纷。”“男女为婚嫁,俗务是常仪。自量其事力,何用广张施。取债夸人我,论情入骨痴。杀他鸡犬命,身死坠阿鼻”。

  拾得的诗和寒山诗一样,都很通俗易懂,易为民庶所接受。因而,寒山、拾得的传说在民间广泛流传,形象也越来越高大。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俩竟变成主宰婚姻幸福、家庭和睦的“和”、“合”二仙。这一切自然是寒山、拾得生前所始料不及的。


 

 

 

相关人物

 

相关文章

 

世界人物介绍,著名人物资料,企业家、名星、伟人、政治家、军事家、科学家个人资料

| 联系站长 | 按拼音检索人物 | 现代人物分类索引 | 自助友情链接 | 新站登录 |下载本站

备案序号 蜀ICP备05009253号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