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域名: 古今中外.com  英文域名:www.1-123.com  丰富实用的古今中外人物库
 

护法战争

    1917年(民国六年)9月至1918年11月,由孙中山发动的旨在为维护《中华民国临时约法》,反对北洋军阀专制独裁统治的革命战争。

    袁世凯死后,北洋军阀政府的实权落入国务总理段祺瑞手中。1917年初,在中国是否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问题上,总统黎元洪和段祺瑞因各自投靠的帝国主义后台不同而发生尖锐分歧。段祺瑞力主参战,并向日本借款。与日本有矛盾的美国则唆使副总统冯国璋反对参战。国会内黎元洪一派议员也反对参战。4月,段祺瑞在京召开督军团会议,胁迫国会和黎元洪,立即宣布对德作战。5月23日,黎元洪下令免去段祺瑞国务总理兼陆军总长职,这就是轰动一时的“府院之争”。

    段祺瑞被免职后离京赴津,授意皖系、奉系各省督军闹独立。黎元洪于惊慌之中向“辫帅”张勋求援。张勋则借机搞复辟,黎元洪去职,7月1日拥废帝溥仪复辟。张勋的倒行逆施,激起全国人民的愤怒。段祺瑞借机在天津组织“讨逆军”,7月5日马厂誓师,讨伐张勋。12日“讨逆军”进入北京,复辟失败。段祺瑞以再造民国的功臣自居,重新掌握实权,黎元洪辞职,冯国璋继任大总统。

    段祺瑞重新掌权后,拒绝恢复张勋复辟时期已被抛弃的国会和《临时约法》,准备号行召集由各省督军指派的“临时参议院”。段祺瑞的专制独裁和武力统一方针,使亲英、美的西南军阀感到威胁。陆荣廷、唐继尧联名谴责北洋政府解散国会、废弃约法的行径,否认段内阁的合法性,宣布暂行自主。7月24日,孙中山致电陆荣廷,敦促陆荣廷协力护法,恢复国会,举起了护法旗帜。孙中山准备借西南军阀的力量与北洋军阀的假共和作斗争。

    孙中山先生的护法主张得到了广泛支持。1917年7月21日,原海军总长程璧光发表拥护约法、恢复国会的宣言,率领第一舰队,由吴淞起航赴粤。原国会议员150余人也于7—8月间陆续到达广州,西南军阀想利用孙中山的威望,借“护法”之名来对抗段祺瑞的武力统一,因而表示愿与孙中山“合作”。8月,孙中山在广州召开由南下议员组成的非常国会,议决成立军政府。9月,护法军政府选举孙中山为大元帅,陆荣廷、唐继尧为元帅。10月1日,段祺瑞下令“出师剿灭”南方军队。护法战争正式开始。孙中山为首的军政府所辖军队主要是陆荣廷、唐继尧、陈炯明、程璧光所统各军,总兵力约15万人。北军可用于前线兵力10余万人,双方在湘、川、粤、闽等地展开争夺,尤以湖南战场最为激烈。

    1917年8月,为取得南攻粤桂的前进基地,段祺瑞命其心腹傅良佐代替谭延闿出任湖南省长兼督军。谭延闿无奈只得于9月9日交出印信。北军势力首先伸入湖南。傅良佐到任后,立即撤销刘建藩的零陵镇守使、林修梅的第一师第二旅旅长职务。刘、林都是革命党人,在湘军中威望较高。9月18日,刘、林在衡阳宣布湘南自主。傅良佐急令第一师代师长李佑文率该师第一旅前往进攻。9月28日,第一旅大部分官兵起义,加入护法军。李佑文仅带10余人逃回长沙。10月6日,湘省护法军各路将领齐集衡阳,决定组织“湘南护法军总司令部”,程潜为总司令。

    傅良佐进攻湘南护法军,表明南北军队在湘决战已不可避免。桂系军阀决定以武力援湘,驱逐傅良佐,收复湖南。北军也积极备战。

    10月6日晨,南北两军在湘潭接战。10月9日,北军占领衡山北12公里处的护湘关。10日,北军又攻占衡山北面最后一个据点石桥铺。11日又轻取衡山。护法军在贺家山(位于衡山、衡阳之间)顽强阻击。从10月15日起,南北两军各投入兵力万余人,在贺家山一带连日激战。护法军各部顽强抵抗,挫败了北军的进攻,但由于弹药不继,未能发起新的攻势。双方呈胶著状态。

    为打破僵局,程潜等决定留部分兵力守衡山,主力转攻宝庆,时北军在宝庆方向取守势,仅派湘军第二师之朱泽黄旅进驻永丰,并控扼永丰宝庆间险要山地界岭(永丰西南15里)。10月31日,护法军与朱泽黄旅在洪罗庙激战,朱旅退界岭,旋又退至永丰。11月4日,护法军林修梅部光复宝庆。

    11月8日,护法军克复界岭,11日占领永丰。北军弃城而逃。11月14日,北军第八师师长王汝贤和第二十师师长范国璋(属直系)因对皖系段祺瑞派其亲信傅良佐督湘不满,在进攻受挫的情况下,不愿再为皖系卖命,乃通电停战议和。通电发出后,王、范二部自行停战,并从衡山撤退。段祺瑞无可奈何,只得加委王汝贤以总司令代行督军职务。护法军乘机进攻,11月17日连克湘潭、株州,20日进占长沙。王汝贤、范国璋率残部逃往岳阳。11月22日,段祺瑞因受到直系停战议和的干涉,无法继续实行武力统一,只得辞职。冯国璋装出准备同南军议和的姿态,这一情况,使桂系陆荣廷为之心动。

    但是,段祺瑞不甘心对西南用兵的失败,下野后,策动各省皖系军阀一致主战。冯国璋只得于12月15日任命曹锟为第一路军总司令,张怀芝为第二路军总司令,各率所部南下攻湘。18日,又任命段祺瑞为参战督办,把军事指挥大权交还段祺瑞。1918年1月8日,冯国璋通电北洋各督,同意继续对护法军作战。陆荣廷和护法军将领见求和无望,乃决定乘北军主力抵湘之前,先发制人,收复岳阳。

    1918年1月23日,由粤、湘、桂联军组成的护法军向岳阳发起进攻。经过数日激战,于27日上午占领岳阳,俘敌1300余人,缴获飞机两架,火炮40余门,以及大批枪支弹药。攻占岳阳后,桂系军阀以夺取湖南为满足,不想夺占直系王占元的湖北地盘。桂系潭浩明更声称如“北不攻岳”,则“南不攻鄂”,这样,护法军就丧失了乘胜北进之机。护法军占领长沙岳阳后,护法军内部矛盾日趋激化。先是桂系军阀对军政府故意刁难和破坏,后是夺占湖南地盘,在湖南胡作非为,引起湖南人民和许多湘军官兵的极大反感。在此情况下,北洋军阀发动了第二次攻湘作战。其企图是攻下岳阳、长沙,进而占领全湘。

    1918年2月5日,冯国璋任命吴佩孚署理陆军第三师师长,令其率部向蒲圻、嘉鱼一带开进。23日,吴部到达蒲圻。在此之前,张敬尧部已进入通城。28日,北军发起进攻,当日击败守卫新店、滩头的湘军,向纵深推进。3月2日,北军攻占万峰山湘军阵地。护法联军退守羊楼司。羊楼司是由武昌入岳阳的咽喉要道。联军在此构筑了由堑壕、石垒和铁丝网组成的多道防御阵地,准备坚守。3月10日,吴佩孚挥军猛攻羊楼司,联军防线被敌突破,只得向岳阳方向后撤。11日上午,北军占领羊楼司。此战,北军死伤300余人,南军伤亡更为惨重。15日,北军攻占通往岳阳的最后一个要地云溪。16日,北军总攻岳阳。17日夜,守城联军弃城撤往长沙。

    18日上午,北军进占岳阳。此战,联军内湘桂军之间矛盾重重,互相掣肘,加之兵力分散,消极防堵,装备落后,士气不振,因而一遇吴佩孚精锐之师,便难以招架。吴佩孚则因岳阳之战而名声大振。与岳阳之战同时,北军张敬尧部对平江也发起了攻击。3月22日占领平江。岳阳和平江失守,使坐镇长沙的湘桂粤联军总司令谭浩明束手无策,于3月25日率所属桂军慌忙撤离长沙。26日,吴佩孚第三师不费一枪一弹开进长沙,张敬尧部也随后赶到。这时,段祺瑞已重新出任国务总理。3月27日,段任命皖系军阀张敬尧为湖南督军兼省长,同时电令吴佩孚部立即率部向湘南进军。

    1918年4月初,段祺瑞决定将在湘北军分三路向南推进。以吴佩孚部为中路,出长沙攻衡阳,以张敬尧为右路,由湘乡、永丰攻宝庆,原第二路军之施从滨师、张宗昌第二混成旅等为左路,经醴陵南下,攻攸县、茶陵。此时,桂军已退到祁阳、宝庆地区,将湘军甩在湘潭、衡山一带。湘军将领决定依靠自己的力量,力保湘南。他们决定以较弱的北军左路为打击对象,对敌实施反攻。

    4月20日,湘军以赵恒惕为湘东前线总指挥,在部分粤军协助下,分五路向进入攸县的北军发起突然攻击。4月21日,湘军一部与粤军一道将北军施从滨师包围,经两昼夜激战,歼施师大半。4月23日,湘军攻克攸县,毙敌千余人,俘敌数百名,夺获飞机两架。25日,湘粤军与扼守黄土岭之敌展开激战。27日,湘粤军发起总攻,据守黄土岭之张宗昌第三旅等部拚死抵抗。赵恒惕亲临督战,指挥湘军从下面连续突击。北军终于不支,弃黄土岭而逃。湘军乘势猛追,连克醴陵、株州,前锋距长沙仅数十里。经此一
战,北军左路军几乎全军覆没。湘东反击战取得重大胜利。后来,已攻占衡阳的吴佩孚部向湘东卷击,湘军遂放弃株州、醴陵,吴部连陷安仁、攸县、耒阳。至此,湖南大部又为北军所占,护法联军全部退守湘桂边界地区。

    与湖南主战场激烈鏖战的同时,护法军(有的省称靖国军)在四川、广东、福建等地区也同北军进行激战,但越到后来,军阀争夺地盘的色彩愈浓,已脱离了护法的轨道。护法战争的大旗是孙中山先生首先高举起来的,但孙中山先生有“政府”(护法军政府)而无军队,因而战争的领导权实际上操纵在西南军阀陆荣廷、唐继尧等人手中。这些军阀一面利用孙中山的名望与北洋军阀争地盘,一面排挤打击孙中山。1918年4月,唐继尧密电西南各省,逼孙中山去职。

    5月20日,西南军阀与反动政客操纵非常国会,改组军政府,废大元帅首领制为总裁合议制,推唐继尧、孙中山、陆荣廷、岑春煊等7人为总裁,后又以岑春煊为主席总裁,而由陆荣廷把持实权。孙中山只得于5月4日向非常国会辞去大元帅职。5月21日,孙中山孑然一身,愤然离粤转沪,标帜著护法战争的失败。此后,护法军政府成了与北洋政府妥协议和的机构。1918年8月,北军主将吴佩孚在湘南前线公开通电主张“和平”,反对段祺瑞的武力统一政策,护法军政府复电赞成和平。此后,各地区的战争基本停止。

    点评:孙中山发动和领导的护法战争虽因西南军阀的破坏而失败,但仍然有一定的进步意义,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北洋军阀的黑暗统治,并使军阀制度的黑暗腐朽受到进一步揭露。事后,孙中山得出结论:“吾国之大患,莫大于武人之争雄,南与北如一丘之貉。”护法战争失败的原因主要是:一、没有坚强的革命政党的领导,没有提出有号召力的政治口号,没有触及民主革命的根本任务;二、没有建立起强大的革命武装,孙中山依靠的是靠不住的西南军阀,因而只能使战争性质逐渐演化为军阀纷争;三、缺乏集中统一的指挥和协调一致的军事行动,各省军阀大多各行其是,各怀私图。当然,北洋军也未能在战争中实现其武力统一的图谋。所以,如果单纯从军事角度讲,南北双方实际上都不是胜利者。是役对反对北洋军阀反动统治,维护《临时约法》尊严,有其进步意义。但由于没有坚强的革命政党领导,缺乏可靠的革命武装,最终失败。

 

 

 

相关人物

 

相关文章

孙中山

世界人物介绍,著名人物资料,企业家、名星、伟人、政治家、军事家、科学家个人资料

| 联系站长 | 按拼音检索人物 | 现代人物分类索引 | 自助友情链接 | 新站登录 |下载本站

备案序号 蜀ICP备05009253号  用户登录